床上的悟り

剛從香港回來,下了飛機。

時差,凌晨二時起來,還以為自己在媽媽爸爸的家。看到天花板的羽毛燈,才發現,回到倫敦的家了。

我躺在床上,微弱的街燈從窗簾的縫隙透進來,脆弱的藍白光。

一年多前我進入了中年危機期,我覺得我人生到了一個階段,要不是追逐了不是夢想的道路,就是已經沒有任何值得追逐的目標。我感到惶惑,我不知所措,我寂寞。

這一刻我卻身心舒暢,手手腳腳在床上劃圓圈,享受著一個人睡在King’s size床的空間感。我深深的吸入一口氣,從前我覺得自己是背棄了香港,只有一個在倫敦的小窩;今天,我成熟了,與父母和好了,我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有兩個家,兩個同樣溫暖的家。

現在很好,我很滿足。將來的事,有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信心。

工作一樣未變,夢想像霧又像花,依然孤家寡人。心態卻不同了,一份粉紅色的幸福感,在不需要別人滿足自己的情況下,在內心綻放出來。有點像月野兔變身是從心口爆出來的迷幻粉紅蝴蝶結。

這一份突出其來的滿足感﹑通透感﹑呈明的思緒,原來在日本佛學上叫做悟り(讀音︰Sa-to-ri)。看漢字就知道,是領悟的意思。從讀書開始的我們,追求著前好成績﹑入好大學﹑打份好工﹑三十歲前同個好人結婚,除非中途有無限失意(像米多莉早前那樣),盲目的跟著做,我們很少會有悟り的機會。

遇上挫折,又或是突發有甚麼事,我們就會反思。有時候我們的反思令我們相當負面,為甚麼我做到咁高級都買唔到樓,為甚麼我讀好書一世還是要擠地鐵上班,為甚麼人稱我是鑽石王老五卻一直都未出pool之類的。這些時候如果我們能跳出自己的思想,用一個旁觀人的角度觀察自己的思想行為和成就,當中的一小撮人也許會有悟り也不一定。

而更多的人就是垂頭喪氣,怨天尤人;在這些人當中,更有的進入無限的哀傷,憂鬱症﹑邊緣人格障礙等等。但你在不知道,在走下坡的心理層面上,我們有些人又抓住了悟り的機會,成為覺醒的人,從此開朗起來。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讓在營營役役的人們注意(aware of)這個悟り的概念。如果你在痛苦或茫然當中,或許有一天,你會有自己專屬的悟り,協助你走完一輩子的道路。

註︰悟り,並不是完全的覺醒,而是覺醒的開端。這篇文章有趣,不妨參閱(鏈結)。

PS 我不信佛的不要誤會,人家用不著我來相信。

喜歡此文請分享出去吧﹗
Follow我的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Follow我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執起筆來吧-意識流

最近回港有一天起床,我特別䒐䒏(grumpy)。我在狹小的房間來回踱步,深呼吸時空氣進不到胸口。我把心一橫,在錢包裏找到張收據,一口氣寫寫寫,並沒有特別的條理也不是日記,我只是不斷寫我當時如泉水般湧出的想法在紙上,一發不可收拾,寫滿了所有帳單(可見我在香港喪買)。

我坐了在床上,深呼吸,空氣一下子就吸進肚子裏,暢通無比,開朗抒懷,親身的體會「直抒胸臆」四個大字的奇妙。

會跟大家分享這檔小事,是因為這次回港發現港人的負面情緒又加重了,過了很久大家依然放不下林鄭山竹後迫人上班的怒火;也發現港人的耐性愈來愈短了,人人都說我的文章太長沒人看。朋友說自己愈來愈少寫字,竟然說上次執筆寫紙竟然是在別人婚禮上寫紀念本子的時候(笑)。

我不相信我是香港僅餘內心有悶氣要用文字來發泄的人。喝酒做運動甚麼的,都不是正面面對腦中的事情。雖然可以跟人說,但有些事不應該說,有些事說了就是講是非,對人格修養不好。因此,抬起你低過的頭來,執起無印紙筆來,我們寫吧。寫罷也可以一把火燒掉,心情特別爽。

有一個心理學的治療叫stream of consciousness (意識流治療),用者每天在A4字大小的簿子上不停息地寫5至20分鐘,寫甚麼都得,沒有東西寫下去的時候就直接寫「沒有東西可以寫,寫甚麼好呢……」讓手和意識直接對話,在紙上說出抑壓著的想法。至少要寫幾個星期,但大部分人都會持續這個習慣,容許自己的黑暗面﹑的不負責任爆發出來。

這是一個很棒的self-loving(自愛)技巧,不要停止疼愛自己。

喜歡此文請分享出去吧﹗
Follow我的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Follow我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好像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哭一樣

我常常都做心理測驗,是測驗自己有沒有精神病的那一種。我甚麼測驗都做過,由抑鬱症到過度活躍症,為的就是為自己乖僻的個性作一個全面的分析。為甚麼,為甚麼我會如此這般。

最近才發現這是無中生有,沒有病都迫到有病的一種強迫症(笑)。

想起法國電影<天使愛美麗>開首,就說在雙風車咖啡廳裏賣煙的Georgette總說自己身患奇難雜症,今天是坐骨神經痛,改天就是偏頭痛。

在香港的時候,也有這樣的,好多人去看醫生,人人都有鼻敏感,個個都吃中藥調理身體。

我不知道,我開始懷疑是不是我們潛意識都不知道自己心理生理在幹甚麼了,所以給自己的不安加上疾病的名字。睡不好的頭痛就是migraine,打個噴嚏就是流行性感冒。

這一年我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一年過後我回想覺得自己可能曾經抑鬱。可是我沒有去看醫生(也不是不支持病向淺中醫的說法),而是努力的觀察自己。我把自己的警覺性調至最高,我留意自己的思想,也留意自己傷心時的表現。往往我一哭,我就轉念觀察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哭一樣。

這樣做有點像把自己當成白老鼠一樣,可是觀察自己的過程十分有趣,慢慢我愈來愈了解自己,甚麼時候會突然傷感起來,看到甚麼電影情節會燥動心靈之類的,吃甚麼東西會令自己全心快樂等等。(讀者們現在應該明白為甚麼米多莉總是覺得自己有點怪怪的,可能會這樣做的人都是有點怪怪的。)

Anyways,在自我觀察的途中遇上了一本書叫做<當下的力量> (The Power of Now),內容竟然也是講到人要觀察自己的腦袋,就會發現許多煩惱都是虛構的(illusion),是我們過度活躍的大腦不停重複思考一件事(overthinking)。我也是有點領悟力的好不好,搞不成我也是個靈性大師(笑)。

好像有一個人擔心考試,考試是在十天之後,但那個人現在便開始緊張起來,然後一直在幻想考試那天的災難,不論是忘了帶准考證,遲到,巴士出事故﹑原子筆沒墨水。然後他花了許多時間在擔心這些事,人變得愈來愈緊張和沮喪,最後溫書效率變差,睡得不好。十天後,就算帶齊了准考證﹑沒遲到﹑沒出事故,原子筆有墨,還是考得不好。Guess why!

Voila。

在我開始做很多心理測驗想知道自己為甚麼不快樂的那一刻,我的problems便真正開始,我真正的進入憂鬱,因為我相信我自己有問題,憂心忡忡,週完復始,愈來愈憂鬱。

一個月開始,我決定不再覺得自己有憂鬱,不再覺得自己有問題。這不是死撐﹑強裝堅強的生活,而是集中精神在觀察自己的腦袋,集中精神在幹手上在幹的事。不論是打坐冥想﹑寫字﹑瑜珈,還是刷牙﹑上廁所﹑洗衫,我都是全神貫注地做。

忽然我發現自己甚麼憂鬱都沒有了。

當然,寫到這裏我還沒有跟大家說甚麼事令到我感到憂傷。是有一兩件特別的事,但這些事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in fact,現在甚麼可以做的事也沒有,故此,我學習把不能以行動解決的事拋諸腦後,認真做現在可以做的事,尤其是做好事,包括每天的工作,友好的對待陌生人,關心家人朋友之類的,我發現,那些「一兩件特別麻煩的事」也真的不再是屬於我的事。

我不再控制,我活在當下,結果我不必再做任何「心理測驗」也不必醫師檢定本人有沒有抑鬱症,就在倫敦愈來愈早出現的斜陽下,輕鬆的回家,睡一個飽飽的覺去。

PS 重點不是覺得自己沒有問題,而是把重點轉移到現在這一刻裏去。希望大家真的覺得身心靈不舒服,不要誤會上文的意思,及早就醫。但在就醫的過程中,嘗試觀察一下自己,可能會有有趣的大發現大領悟也不一定哦。

不必辯解

香港人有兩個特點今人感到百般無奈,其中一點是會自動為某些事情作辯解(justification)。

好像是自己的小孩成績不如理想,最終找到出路,要花一筆錢去外國讀書。沒有錯,如果成績好好的,可以升香港的大學,又省錢又省力,多好。但是,很多家長表面上很支持自己的小孩,但口裏卻是多層次的辯解,放不下孩子的小失敗。

好像問起小孩去外國讀書,他們不自覺地自圓其說,不打自招︰「其實給Dickson去外國也是好事,雖然貴一點,但有機會去外國看看也是好機會來著。反正他本身都很喜歡澳洲的文化,去一年半年也不是用了我很多錢,只要他生生性性,也是可以的。我不會給他壓力的,成績考得差也是過去的事了,失敗乃成功之母,只要他明白教訓就可以……(下刪一百字)。」

沒有人在質問你孩子考試不好的事,也沒有人要求你為自己花錢送仔女去外國讀書作辯解,大量的藉口拋了出來,除了自我安慰外,一點作用也沒有。你給我說的,其實是你自己一直為仔女的失敗張羅,一邊寫支票,一邊在腦中開解自己的事。放不下的是你自己,你怕人家會問你好端端為甚麼要送仔女去外國讀書,你在意子女考試失敗,你怕人家給你縱容子女,ultimately,你怕別人說你當爸爸媽媽當得不像樣。

你的恐懼(fear),在你的腦海膨漲,然後你已經進入神經質的地步,懷疑別人問候你的孩子其實是話中有話,以為大家都在論斷(judge)自己,個個都心懷叵測。

不知道甚麼時候我們的面皮這麼薄,用萬樣藉口為自己的責任作辯護。以前也有同學放榜成績不如意,看到我考得尚可,也要補一句︰「我也是剛好沒有認真溫書,要不然,也會考得不錯。考卷其實沒有很難。」中文是不是叫這些做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

作任何辯解只會給孩子給自己更大的壓力。因為孩子「衰」了,不只要父母操勞﹑出心出力;還要在親戚朋友面前自圓其說,給自己找台階下。

你支持孩子沒有甚麼不對,不必向任何人解釋。你必需接受事情的狀況,必需相信自己是一個很好的父母。如果你不把一件事看成是失掉面子的事,那麼你的面子就不會失掉,一切,都在你自己的腦內無中生有。

不必為過去了的事著緊,把它們都拋諸腦後(let it go)吧。我的問題是你的兒子去外國讀書如何,如果你真正放下了孩子的失敗,你就回答我的問題吧。好像︰「澳洲真的很遠,但看起來天氣不錯,孩子的宿舍也很乾淨企理。希望他快快適應,不會太想家吧。」做人坦誠一點活得輕鬆一點。

為自己的孩子感到驕傲,是當他失敗(或是沒有很成功)的時候,就開始。不要看自己的面子多於愛其他更重要的事,不必為自己的決定作辯解。

喜歡此文請分享出去吧﹗
Follow我的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Follow我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Photo by Simon Rae on Unsplash

像王維的同事

剛跟一個可愛的同事聊天,他對世事都是一副順其自然的態度,沒有甚麼大起大落,但為人誠懇,對人善良。

跟他說話好像是行雲流水,順著海流而運行,忽然想起小時候讀過老殘遊記,同事就是老殘的感覺。早上醒來,就與雀友虛應一應故事,喝個茶,心血來潮就要去遊一遊大明湖。再幻想下去,也有點像詩佛王維的感覺︰

言入黃花川,每逐清溪水。隨山將萬轉,趣途無百里。
聲喧亂石中,色靜深鬆裏。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葦。
我心素已閒,清川澹如此。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

青溪.王維

雖然我無法窺視同事的內心世界,但倒是覺得他已經在修道的路上了,無論生命發生甚麼奇難異事,他都坦然面對,不發一句怨言。

想起來,人為甚麼會發怨言呢?因為他們不滿。人為甚麼會不滿呢?因為他們認為某事應該如此可是事實上卻不是。好像港女為甚麼會扭計呢?因為他們應該男朋友應該以她為尊,但是男朋友是成年人,也有其他雜務﹑責任在身。於是港女的期許未達,就不滿了,不滿,就發怨言了。

人為甚麼會有這麼多期許(expectations)呢?因為有時候我們太理想化,但理想是虛構的,脫離現實,因此現實基本不如理想,期許通常不會成真。想到這裏,為一些沒有可能實現的想法而發脾氣,這可是一等一的愚昧呀。

所以說,我這個同事是稀有的聰明人呀,我們身邊充斥更多的卻是動不動就不滿的負能量製造者。怎麼辦呢?那就要由唐詩三百首一跳,跳到古希臘的哲學思想去了。

古希臘最勁的一個學說,就是斯多葛主義 (stoicism)。斯多葛主義有討論一些有關於神和人的關係之類的學說,但我覺得當中的精華(take away point),其實是在壓力和逆境跟前我們要如何保持平靜(calm)和勇敢(brave)。

當中最重要的就是接受事情一定不會如自己心意進行的。如果我一早已經料到這個狀態,那就不是一個突如其來的壓力和逆境,是一件必然會發生的事情。逆境,就變得像地心吸力一樣,蘋果熟了就必定會掉在地上;你的上司,必然會想你在週五加班;單身的三十歲,必然會被三姑六婆八卦;農曆年去銀行,必定多人到趴街。

轉移自己的期許,就沒有所謂的如意不如意,比沒有期許,好像悲觀了一點。但如果我們expect最壞的狀況,任何好事就會變成奇蹟,那是多麼令人快樂的一件事呀。

斯多葛主義還有其他方面的學說,但今天我就適可而止,就此擱筆。除了因為希望大家消化一下﹑研究一下如何轉移自己的期許,其實還是因為今天要跟王維同事吃麻辣燙(對倫敦是有麻辣燙吃的)。我的心當然是十分期待,但飯局也有可能臨時告吹,因此這時餓著肚子的米多莉,也決定轉移期許,假如今天有火鍋吃就是奇蹟咯﹗

更多關於stoicism的資訊︰https://www.theschooloflife.com/thebookoflife/the-great-philosophers-the-stoics/

節外生枝

昨晚凌晨,我突然醒過來。一陣悲涼縈繞在我的胸前,因為我發夢想起了那個對不起我的舊男朋友。眼光光了,於是我選擇了冥想,希望可以慢慢的平伏心境,不再回憶起過去的傷心事,令自己睡不著覺,明天起不了床。

我選擇了一個關於吸引力法則(Law of attraction)的引導冥想(guided meditation)來聽。吸引力法則是指正面的思想會吸引正面的結果,同樣地,負面的思想會產生負面的磁場,招至惡果。以前都有聽過,如果某一天我們頭頭碰著黑,就更加不應該自怨自艾,否則會有更多的惡運降臨。

那個引導冥想的聲帶領著聽眾調整呼吸,把注意力集中在體肉的自我(inner self),然後著我們把理想的生活視覺化(visualize),再審視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緒﹑關係等對活出理想生活有沒有貢獻。例如我想和情人的關係良好,結婚生子,可是每天我們都為少少的事情生氣,轉念一想,其實就是自己拉遠了自己理想的生活。有可能是這個人不適合你,但也有可能是你的情緒不好,把對方愈推愈遠。

騰出時間冥想,三省吾身,看看現在的自己是不是正在把自己拖離理想的生活,我覺得很棒。我們每天做很多事其實是多餘的,好聽一點就叫節外生枝。好像覺得情人雖好但有點悶,於是暗地裏上tinder找伴兒聊聊天。結果被情人的朋友抓包,把自己本來快到結婚的關係破壞了,然後後悔自己為甚麼花心,就是多餘了。

又或是想要轉工作,卻不花時間考慮想做的工作究竟是甚麼,反而被老闆游說去了做甚麼進修課程,結果又再泥足深陷了。沒有時候讀自己真正想讀的書,離夢想更遠矣,又是多餘。

為甚麼人會作多餘的事呢?

因為我們害怕。

我們害怕現在不是最好,或是不可能變得更好,於是我們三心兩意,不敢為自己的理想往前衝。因此我們假裝單身卻又不願意離開不適合的伴侶;又或是我們不敢辭職﹑甚至假裝自己很有興趣在某行業幹下去。這叫做分散投資﹑降低風險。

可是人生的投資跟股票或是甚麼的投資也不一樣。人生的投資比較想買樓,成本很高,所以總是接近孤注一擲,遇上喜歡的目標,就要前進。如果我們不show hand,將就買了一個便宜一點但是差很多的蝸居,那我們就徹底失敗了。因為投資金額還是很貴,你也被迫滯留在這個不是首選的屋子好長的一段時候。人生也是這樣,左顧右盼,做著多餘的事,通常都會節外生枝,然後離理想的生活愈來愈遠。

你理想的生活是甚麼呢?你理想的生活是不是不著邊際的幻想,還是有根有據可實行的夢想呢?你現在做的事情,不論是工作上﹑健康上﹑愛情上等,是不是節外生枝,把你從你想要的幸福愈推愈遠呢?你是不是有甚麼恐懼呢,令到你要不停滯不前,要不節外生枝,要不選擇次等?

只有騰出時間,給自己空間去反思這些東西,讓答案血淋淋的呈現在自己眼前,我們才有改變的知覺。

中性的事情,主觀的情緒

需要我們思考的東西通常有兩種,一種是帶情感的(emotionally attached),另一種是只需要邏輯的(logical)。後者包括看地圖找路﹑尋找餐廳﹑日常工作之類的,我們沒有太多的情感起伏,單純是要做好或解決某一件事。

說來容易,但很多表面上看似十分中性(neutral)的事情,我們人很容易想多了,然後不自覺地附帶了情感在事情上面。好像是,午餐時間去銀行排隊的時候,中性的事情就是排隊,但是人太多了,客戶又喜歡跟職員談很久,進展很緩慢,所以人開始附帶了不耐煩的情緒在排隊上面。起初是小小的不滿,可是隊伍還是一動不動,情緒好像一個汽球一樣膨脹起來,愈來愈大,結果你怒氣沖沖,質問經理︰「還要我等多久呀﹗」

這是想偏了一邊的例子。中性的事情,其實排隊是非常行政化的任務,可是我們因為不自覺(unconscious),所以容許了情感附帶在一件本身沒有情緒的事情上,最後情感的膨漲遠大於事情的本身,造成了不滿意和憤怒。你說,那又怎樣?

那又怎樣?那就是你自己的論斷(judgement)把自己激怒了,然後你把自己的血壓升高。如此情緒高昂的事如果不被制﹑不斷發生的話,很可能會引致躁鬱症﹑高血壓﹑心臟病發等問題,但看到通透的話,原來情緒的源頭是自己的思考。很多人把生理病和心理質素分得很開,以為生理的病痛是基因﹑是環境﹑是病毒的影響,但要知道心靈健康的人的抵抗力通常比較好,而因此患病的機會率會下降。

愛養生的香港人做很多事情去保健,喝湯進補吃中藥,花好多錢;也有很多少男少女都為自己的皮膚和身型苦惱,結果花好多錢抽指做臉之類的。其實很多都是荷爾蒙的(hormonal)問題。而最直接去控制荷爾蒙和免疫系統的方法就是用思考和管理情緒。

言歸銀行,如果你未能如我上文所講的觀察自己,那你可以花一點時候觀察在排隊的人。你會發現他們的面容開始由目無表情增強至不耐煩,由不耐煩增強至憤怒,發出「嘖嘖」的聲音﹑還抱怨說「有冇搞錯呀排咁耐」之類的,然後你可能會見到有人向小職員抱怨,然後要求見經理。經理只能說對不起,但沒有任何對策。雖然那個人的怒氣被經理略為平息,但依然口裏不住不屑地私語,振振有辭。

如果你很認真的觀察的話,你會發現這是很可怕的現像。由始至終,客觀的事實就是︰人們在很多人的地方排隊。而你會看到這個人(或是你自己),把情緒(emotions)開始注入這個客觀的事實,而後這個情緒增強到一個憤怒的地步,身體不受理智控制開始喃喃自語,進入一個完全不自覺的程度。這種不自覺的憤怒﹑或其他負面的情緒(甚至是過度的快樂和興奮),對一個人的精神健康有著嚴重的影響。

當你可以把邏輯和附加的情緒完全分開,附加的情緒才可以被瓦解。這就是consciousness(有意識)的開端,可說是思考的一個里程碑。

 

一起思考如何思考

我想寫一本書關於想太多(overthinking)。在構思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想太多了,因此可能不能寫下去。

有關思考,我猜人類有三個不良的習慣︰1. 想太多;2. 想偏了一邊(鑽牛角尖);3.逃避思考。而有趣的是,有些事需要我們去思考人卻逃避了;有些時候明明想清楚就能大事化小可是我們卻諗埋一邊;而失意或失戀的時候,我們都傾向想太多。所以一個人會在不同的時候,對待不同的事情,選擇不同的思考模式。

很少人能夠掌握思考的中庸之道,不論最後一個人想太多或是不去想,都會有很不良的後果。因此在思考一些實際的事情前我們應該思考如何思考(我的書就算寫得出來也應該沒有人買了,如此玄妙深奧﹗)。

明顯地,米多莉是屬於想太多然後想偏了一邊的那種人。根據朋友一語中的的描述,我就是那些內心小劇場不停上演的人。自從朋友這麼一說,我開始把自己的腦袋刮開了兩邊,一邊在上演小劇場,另一邊我在觀察腦袋是如何上演小劇場。

沒錯,這篇文章是關於思考這個題目的introduction,而這篇文章的主旨是,你的腦可以同一個時間做很多東西。上面提到的其實跟你平日multitasking沒有分別,有時候我們一邊聽人講話一邊打機一邊看Instagram一邊吃飯一邊聽新聞。現在如果我們要進入思考的研究,從而了解自己為甚麼會不快樂不滿足(沒錯,如果一個人很快樂滿足的話,他一定不會研究這篇文章或這個題目),那麼我們首先要明白,自己是可以以第三者的角度觀察自己的腦袋。

我在把腦袋分割成二已經數個月了,我希望跟大家分享我們是如何想太多,想偏了,或是不敢想。當你可以客觀的看自己的大腦活動,你就可以從危險的思考活動中走出來了。為甚麼要做這樣的事?如果你走在街上,或是看看自己或家人朋友,你不難察覺城市人生活到這個地步,很多人已經有精神疾病,還是瀕臨邊緣了。我是希望好好反省人類的思考模式,不讓自己的腦袋反過來操縱虐待自己。

試試看,尤其是唱K的時候。刻意選擇會令你回憶過去的悲傷情砍,一邊唱,一邊觀察你的腦袋有甚麼反應,觀察隨著旋律湧現的回憶,留意欷歔催擊出來的眼淚。你已經踏出第一步了,你可以像鏡子一樣看著自己。

請期待更多令大家莫名其妙的文章。希望你能夠有開放的心,與我一起思考如何思考。

Photo by Cristina Pop on Unsplash

 

 

No one has taught us self-love; only self-improvement.

Sneaky English post is here again! So far I have encountered no grammar-nazis but I would still like to deter any of you from commenting on my poor standard of English up-front.

Today I want to write about self love. Loyal readers and followers would know that I have had a tough-ass year sorting out my mental health, and I want to speak to you about the positive impact of dealing with shits in life – once you bounced out of shit, you understand how much loving yourself means.

It’s fucking priceless.

You cannot put a price tag on it, I will not trade my self love / self compassion to anything, not a relationship, not a job, not money (for sure), nothing. One must love oneself, simple as that.

Note though, it is simple but it is not easy.

The children in Hong Kong are at the peak of unhappiness at the moment, there are numerous sad stories about kids having suicide thoughts, some even take action and end their lives. It is because they don’t treasure their bodies and lives given to them. They don’t have hopes and they don’t see how miracles can happen for them in the future. All the potentials. Our children don’t love themselves.

Whilst I am not saying there aren’t cases of children committing suicides in other cultures, it is uniquely true that our parenting method, one that focus on a harsh training towards excellence in a competitive society, has now taken a toll on our future generations. It is important to remember that these children do not just get unhappy suddenly, over generations of tiger parenting, we have accumulated self-hatred and anger to the society, and this has now reached the most severe level of self harm.

No one has taught us self-love; only self-improvement.

Bloody hell. Let’s take a moment there to breathe in. Consider this, self-improvement is important but self-love is the foundation of all things. If you love yourself, you KNOW you are worthwhile, and you HAVE an innate self confidence, and you strive to do better, and that leads to positive view on self-improvement, then you actually improve. It’s not because you’re fucked that’s why you need to improve, it’s because you’re amazing that’s why you CAN improve.

See the very subtle difference there? Our culture seldom tell us that we are amazing so we can all get better because we have so much potential.

My dearest readers, you are now old enough to be in charge of your own life. You are getting more and more independently minded, and it’s time to ask yourself these few questions:

  • Do you love yourself?
  • When something goes wrong do you either blame yourself, or others?
  • Is it hard to complement yourself and others? Do you think complements are fake and a precious things that we shouldn’t give out easily?

Take sometime to think about that, list out times when you have done something not to torture yourself but to truly nourish yourself in your heart. This is substantially different to retail therapy, addictions and hedonism. Have a think, what is self loving?

成為好一點的情人

朋友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愛,前男友叫Mountain。

Mountain如山一般高,與朋友相愛之時也如山一般巨型,胸前再加兩個軟軟的小山丘。每天喝酒﹑賭錢﹑銀行存款為負數。

朋友很傷心,覺得自己幫不了Mountain。就算兩個人都努力,今天說不喝酒,翌日又忍不住了。最後,朋友知道自己幫助不了Mountain,他們便分手了。

Mountain很傷心,他知道是因為自己自暴自棄不顧身世沒上進心,所以忽然重拾兒時的樂趣,每天游泳起來。三個月後,有一天我和朋友在街上巧遇他,他竟然脫胎換骨變身極品小鮮肉。他說自己不再喝酒了,天天運動,學習自己做菜,戶口終於有錢了。

故事到了尾聲,Mountain找到一個新的情人,至今已經數年了,他沒有因為談戀愛而荒廢運動等,反而這對小情人還一起爬山玩水,特別合襯。

原來一個無藥可救的人還可以有這樣的巨變,朋友說,如果那時沒有分手就好了。各位讀者,你們應該也想到吧?他們壓根兒是不適合的,相愛而不能相處,因為分手Mountain才能夠致諸死地而後生,這個失戀,在冥冥中是必需要的。而新男友就不在話下了,他們就是絕配,他們可以令對方變得更好,維持身心靈的健康。

在一段痛苦的戀愛中掙扎著的朋友,你想到分手的時候,是不是就只有廣東歌的悲哀呢?有沒有想過分手也可以有好的影響呢?有沒有想過與其硬著來要忍下去,單身的時候更自由更有好處呢?或許是時候想一下,自己是不是還有其他options了。

當然不是教人分手,在看待一段感情時必需理智,不快樂是因為有些抱怨和傷心要溝通嗎?還是已經無可夠藥呢?還是還有其他方法試試看呢?當時人其實很清楚的,也不是人人都當局者迷,很多時只是不想面對,因為害怕﹑因為擔心﹑因為投入過太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