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勇敢的朋友

Image

我有一個朋友突然買了便宜機票,由香港飛去巴黎,玩一天半天,又坐火車到倫敦找我。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有時我會想,若出走英國的不是我,我會不會有這樣的勇氣千里迢迢去找我的朋友。然後我想起自己也曾經無端無故的去了土耳其兩個月,教教書喝喝酒。年青真好。

大概單身年青力壯時才有這樣的勇氣,随便哭隨便笑,說話可以大大聲,晚上可以不睡覺,上學可以打個盹。
任性,在年青時真的不是錯誤的,是理直氣壯的。

我很害怕老氣橫秋的小女生,當同年紀的男孩子在亂衝亂撞的時候,她們架起一副招積的嘴臉,又塗指甲油,甚麼也要管一餐,令人頭痛。
有時我會想,我們年青的時候太努力學做大人,就像這樣不上不下的女孩子一樣,格格不入,令人生厭。

中庸曰︰君子,素其位而行。

我那趁著假期出走歐洲的勇敢朋友跟我其實同年紀。我不知道自己是年輕是老,總之上班後感覺很多東西也不能做。不能夜睡因為要上班,不能老喝酒因為不得體,不能講粗口畫紋身喝通宵K因為我背負社會的責任。

其實我還是很年輕,還有很多東西可以憑著心口有個勇字去做去闖。這就是人為甚麼要放假,看來要上網看看火車票,任性的巴黎吃個早餐買買東西就回來。

Well, I am in London! That’s the way to go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