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Uncategorised

總以為

我也以為可以就這樣下去,白頭到老,連生貴子,家庭美滿。
也不過是每年的祝福語,一如星座書說某星座某月某日會紅鸞星動一樣,不過是一個不實際的期許。

要來的總會來,再祝福再預測,又有甚麼好處呢?

我也以為一切就成了美滿的定局,以為可以穩定的走下去。
這種想法,我猜多多少少也是一種預計,一種Expectation。
那是很傻的,希望愈大,換來的失望也故然愈來。expectation就是最強烈的希望,稍有差池,也會覺得怎樣不跟自己腦內預計好的時間表進行呢,換來是更強烈的憤怒。

我們唯一可以expect的,也不過是每天太陽都會從東方升起,新的一天新的一年除去舊歲,從頭開始而矣。

即便是憤怒,還有數個小時我要到瑞士公幹,凌晨的飛機早上到達接連上班的本人,也著實沒有甚麼時間能夠多浪費在情緒上。
又上了隨遇而安的一課。

單身有單身的好,戀愛也有戀愛的好,最不好,就是把自己放在一個似有還無的亂局之中,令自己窘迫難堪,欲哭無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