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

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時期,同志朋友稱之為SA SA ZOO。
高不成低不就,似有還無,想說但沒有說出口,想愛但是不知如何表達,雙方的互動相當迷糊。

有人說這是愛情裏最美妙的時候,因為充滿緊張感,無時無刻都思想著對方,十分刺激。
一旦塵埃落定,愛情進化成熱戀,再以推動成細水長流的感情,這樣的刺激感也很難再有。
有時候人之所以出軌,也是為了尋找這種自虐式的刺激感。

這樣耐人尋味的關係,在心中激烈動蘯,在青少年時期的自己,倒是不曾有過。

想不到,在這樣忙碌的工作底下,我偏偏要受這就混亂的狀態折磨。
倒是寧願專心工作,也不願意這樣受苦。可是感情不由自主,偏偏又是這樣反覆的念記這樣的一個人。

愛情,真是一個令人討厭的遊戲。
假如愛情是一個有靈魂的物體,最享受當中的大贏家,恐怕就是愛情本身。

我是墮入愛河了吧?如此令人不知所措,神秘的領域,是第一次這樣令人心裏膽怯,既想向前一步抱緊心上人,卻又小心翼翼的害怕會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唯有用自己的想像力,把愛情勾劃出來。
不知道約會時會發生甚麼事,星期六的見面,星期一已經開始掛心。
會不會露出窘態?會不會衣著不夠得體?會不會說錯話?會不會令他討厭?

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也如此忐忑不安,不能自已。

想你了,又是廣東情歌出沒的時候。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

真是耐人尋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