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Fashion & Life Style · The Private Room · Wild Thoughts

秋刀魚便當的啟示

三個星期在港的假期完滿結束,過得十分樸素踏實。我減少了與朋友對酒當歌天南地北的時間,多了獨處﹑買餸做菜和父母共聚天倫的機會。我有很多東西要做,我買了數條秋刀魚所以要上網看清楚如何清理走那些內臟,一刀斬下去,魚飛出血來,又要立即清理。然後要學整腐竹糖水,雞粥,煲湯,煮菜,韓式年糕…還要聽媽咪教導,幫爸爸切菜…

有一晚母親和我臨睡前聊天,她問我大學花了這麼多錢,得到些甚麼。母親或多或少知道我不像其他法律系會計系地理系的朋友,我其實甚麼實際的技能也沒有學到。我告訴老好的母親,我學會了思考,好像能比其他人豁達一點,把東西看得透明一點。

母親說,我看了上百萬就是學會了「想」矣?

我這才發現,相比起別人用功為事業鋪路,我這三年只用來思考,只用來思考人生各項緊要不緊要的事真的異常奢侈。花很多時間為一些虛幻的事情操心,好像資本主義,社會的象徵主義,表達的政治,宗教與經濟的關係…想來想去,儘是些沒有實踐行動的主義。我是一個Hedonist,我喜歡Marxist,我文字的風格為structuralist…

我甚麼都沒有做過,只有想過。

我羨慕工作上認識的一位師兄,他是牛津大學畢業的,我猜是讀上一些有實際用途的學系,看,平步青雲一馬當先,走起路來也好不威風。他沒有正面評價我頹廢的三年大學,倒是說了一些精警的話,大概像這種︰「牛津畢業又點o者,我同你都係咁樣係呢間大公司從低開始發奮,條路都係咁行。」我不知道他是真謙遜還是假謙遜。

這位師兄說的很對,我和他一直讀書下來,在這兩條沒有一點相像的路上一直走,他用行動我用想的,最後還是去到了同一個交叉點。不過他習慣了努力,我習慣了想,我甚麼都不做。師兄精警,在這一個相會的交叉點上我要作出的改變是面對現實,不再敷衍的用想,而是落力的去做。

落力的去做,這個可是我一直有意無意逃避的生活模式。

那條清理魚內臟的影片我其實上網看了好幾遍,我以為我會做,可是當實踐上來還是有難度。有時很多東西說易行難,向來吹水的人多成功的人少。但你不會知道,當我成功的把那條秋刀魚清理好,煮了個味增湯,配上濕硬剛好的白飯,和精緻的牛油果沙拉的時候,我是覺得自己多麼有用。

我是第一次覺得自己有用,我覺得努力花了三四個小時由買菜開始煮出一餐令母親微笑的飯的自己是真的有用。這應該就是睿智的師兄所指的努力,而這一餐秋刀魚便當,就是我接下來要遠離只想不做的頹廢生活的開始。

One thought on “秋刀魚便當的啟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