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Fashion & Life Style · The Private Room · Uncategorised · Wild Thoughts

雜文一則

公公的喪禮週日舉行,因為考試既不能返港奔喪,也不能與婆婆母親通話一表孝心,內心突然湧起一片無奈的愁緒。

讀到如此這般,一如同坐針毯的友人所言,假如你讀到頭痛眼痛心痛口乾皮膚爆瘡說話含糊,那假如失敗了,也不枉過,要炒就炒,大不了返港。

我挑,大不了返港。

還好,與母親同住也能,好好照顧婆婆也好。

讀至飢寒交迫,電燈燒了連買枱燈都無時間的狀態之際,我想起母親那年會考弄的雲耳雞翼和飯後甜品 – 媽媽牌燉蛋。

現在沒有人煮,房友去了旅行,平日多靠她駕車搬來一枝枝蒸餾水,現在就靠飲水喉水為生,和吃樓下中國餐室的外賣飯盒。

這些話,一句也不能給母親知道。一定會罵,唉呀英國的水是硬水,又會罵,無燈對眼會瞎掉啦,唉呀暗瘡長出要敷面膜啦,唉呀﹗

媽,我好想讓你罵個夠哦,可是我連跟你談談話的時間也沒有。對不起,我真的很累很忙。

老好的母親,天下間最會包容體諒的好母親。這就是我努力的原因,因為她忍著思念,讓我做我喜歡的事。不是個個母親也能如此包容,問也不問多一句,就說,GO! 不要怕,有咩事返黎阿媽身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