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Fashion & Life Style · The Private Room · Wild Thoughts

擔子

有一年感情觸礁,在英國連夜坐飛機回港,身無分文,又沒有工作,無處可去了。
在飛機上感到絕望,甚麼都不行了,要別人的安慰,竟然還要大老遠的坐十一個小時回家。
第一次強烈的感覺到,一個人在外地,真的要有無限的自立能力,需要有面對所有惡夢的抗體。

可是,終歸也就捱過來了,又一條好漢。

改變了的是,這個好漢就算是喝醉了,也還可以一個去找通宵巴士坐,不用任何人送。
而自己也開始賺錢了,傷心就去買甜點自己食,憤怒了就去買衣服,甚麼都能自我療傷,絕對不再靠人了。

可是當再遇上一個對自己好的人,給自己無限關注,細心呵護的時候,忽然就難以適應過來。
最可怕的是,當心防開始卸下來的時候,我總是會夢見自己又要收拾行李,狼狽逃難英國的過去。

曾經閱讀到一篇文章,錯誤陷進不同的感情裹的人,好像有一個自己不敢碰的百子櫃,自已不敢打開。
可是再次愛上別人時,當對方在了解你的時候,就會一步步的把你的百子櫃打開來,看到很多很多𣎴堪的過去,當然你也在慢慢打開對方的百子櫃。
而這些過去,漸漸壓在這段新關係上,在愛情開始之先就變成一個擔子。
不可以做的、會令對方傷心的、勾起所有回憶的、說出來一定會刺傷對方的,在愛情變美好以前就己經重重的壓在你們肩頭上。

有些人可以挽手跨過去,有些人感到壓力太大要放棄,最後也被收進那驚悚的百子櫃裹。
這是為甚麼我會坐立不安嗎?情人安穩地睡在我的身旁,我卻弓起身來,一個人在惡夢裹顫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