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太好的前男友

我的前男友,若果不計最後令人心痛的一幕,是個絕頂好的情人。
細心到,自動自覺幫你拿重物,帶一個袋子來盛我的外套,特意找我想看的文藝電影DVD,在路上一定走在近車行的那一邊,有一次,竟然猜到天氣熱我會想要我的頭髮帶。

這樣好的情人,我覺得應該不會再找到了。
現在有一個對我不錯的,那由第一次約會開始我就發現,以往我一直享用的情人特權,不一定會在這個人身上看到。

在一開始跟現在這個人約會的時候,老友傳簡訊給我說,不是人人都像你的前男友,男人,是需要開心見誠的坦白,不然他們不會懂。

可是我不明白,為甚麼就我的前男友懂我。就算是我躺在床上背對著他,他也會知道我是快樂還是不快樂。昨天我和現今的那個人躺在草地上,這個人生病了,我哭,他卻呆呆的看著我,還問我是流眼水還是哭。

可是不能回轉了,我們撕破了彼此的面孔,面紅耳赤,像狼一樣狠狠廝殺。
只能跟著未來的路走,要說白一點就說白一點,不明白就講清楚。

不能老是比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