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微妙的扶持著

好久沒有聽你作的曲,難得你又寫上了一首。
這樣平靜而充滿生命力的旋律,是我認識你四年以來都未有過的。
充滿自信和盼望,即便想起痛苦的過去也不會迷惑的新曲,我知道是因為你不再像學生時代那樣傍惶,也不再因為需要被肯定而不安。

這四年間我們走著多麼相似的路,卻又是保持著如此有趣的距離,一直在旁有形無形的扶持著對方。
跌倒了就聆聽,無奈了就搞笑,尷尬了就給對方空間靜一靜,這樣無壓力的。好像兩個繩子紮緊了的汽球一樣,飄來飄去,有時隨風碰到對方,大部分時間也在飄著,卻從不分開。

因為已經這麼多年了,我也不再覺得彼此之間會有些甚麼,我們最下流最可恥最醜陋的面目都揭露了,已經沒有甚麼幻想的餘地。
我知道你是個極度害怕別人怎麼看到極點的不安男生,你也知道我是個為了討人喜歡而變得扭曲造作的醜女。

可是在痛苦的這一年過去後,你的音樂突然變得如此明媚,可以說是四年間最開朗的旋律,給予相信時間總能洗刷一切的信息。
是因為我們最近都搬家了嗎?搬到一個不會遇到不想見的人的地方,是從新出發的感覺嗎?

你總是在彈琴,我總是在寫作。
而這一篇文章,除了是記綠你如此澄明的音樂外,也記錄了我終於能夠接受自己這一個特別的時刻。
謝謝你的音樂,溫柔的訴說豁然開朗的暢快。

希望我們能夠保持這樣相互扶持的關係,你寫你的音樂,我寫我的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