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摧毀

The Last Femme Fatale - Gina Woitke Richarte by She is Frank 4

清晨五時,我被自己的內疚驚醒。忽然,過去六年中,一些自己努力地避免回憶起的記憶,像斷格影片的,在夢中飛撲而來。

愛情呀,這是浪漫的名字;我只是個摧毀者,愛情的現實,在我的手中,像只脆弱的雞蛋,一捏就破。

或許,愛情不適合我。或許,每個不懂愛別人的壞孩子,都在等那個特別的某某,將自己從深淵拯救過來。

那些一直被我壓抑著的回憶一次過排山倒海的湧現。我這才明白,壞孩子是不會變好的,因為身邊有著再好、再會付出的某某,也不等於會戰勝自己作惡、且不付責任的心魔。

就這樣我們錯失一個又一個因為愛我們而墮落的人,還冠冕堂皇的指著對方,說他的不適合。

唯有學懂去負責任,去愛別人,不要讓自己的壞因子作怪,我們才有資格接受別人的愛和呵護。

那是你的責任,使你變好的,才不是別人的責任。不要一直撒賴說,還未遇到對的人。因為,即便不對,我們也不應該摧毀別人。

Image courtesy of She is Frank Photograph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