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年華

我的母親總對我說,十八廿二是一個人最可貴的年代。

母親那代的青春芳華,很多少艾十九歲左右就出來工作,剛進入社會,賺了一些小錢,可以買衫扮靚。也因為年紀輕,外出也有人給買飲料請食飯,朋友也多,每晚夜夜笙歌,怎麼從來都不覺得累。
我想,媽媽也一定是因為當年青春無敵追求者眾,才會到今天退休之齡,依然在懷緬昔日美好年華。

可是十八廿二對我來說,卻是個很不安穩的年代,我一點也不覺得它可貴。
我十二歲的時候不覺得,十八歲的時候不覺得,廿二歲的時候不覺得,到今天廿四歲了,依然興幸那幾年的時光消失得快。
我只記得那時候太努力裝扮自己,卻不認識真正的自己是誰;常常撞板出錯,異常氣餒;說到男孩子的事,對你可以說那年代情事很多,可來得快去得也快;那種不安定,說是刺激,對我來講卻更像是頹廢的等待,等待日子過,等待真愛來。

好不無聊的青春。

最近我好像看到母親二八年華的影子。因為英國大學學費愈來愈貴,很多英國人開始不上大學,我們公司最近也開始聘請離校生,付費讓他們做專門的證書課程。這些少艾大概十八九歲,因為上班的關係,比其他同儕都要有錢,還可以自己租房子小住,穿著成熟的上班裝束,用最新的手機型號。

我看著他們,有點不知如何是好。八十後的我們,因為很多人都上大學,真正的「年華」拖延到廿三四歲。十八廿二歲的時候我們還在大學,腦子內思考的是「未來」,是「世界」,是「藝術」,是「價值觀」。我們穿的衣服可能是「實驗型」,或是「前衛」,也可以是「偽文青」風格。現在想起來,雖然我並不特別眷戀那個常常出錯,徹頭徹尾從時尚到談吐都驕傲自恃卻毫無深度的自己。可是,那是我們八十後的必經之路,在大學裏尋找自己,嘗試不一樣的生活文化。那些年我到過土耳其教書,拿過獎學金做人類學fieldwork,做過老師,遊走了很多不同的地方。

假如我十九歲就出來工作,那一段花父母錢領受世界,偶然打打雜工,會在倫敦街頭抽捲煙喝咖啡的自由日子就會完全失蹤了。現在想起來,走進社會後,才沒有這種閒情,天天想著如何在工作上發揮,再「拔尖」一點的,已經打算儲錢買樓。啊,原來我身在福中不知福,也真不是年年代代的青年人也可以偷拿這種百無聊賴的時光,推遲成為老實的大人的機會。

想到這裏,我看著十九歲小同事現在擁有的,我覺得還是我活得比較有趣味一點。不過,想到他們十九歲已經跟我拿差不多的薪水,這點倒是令人有點無奈呢,又是一個魚與熊掌的故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