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我不要做勇者

雖然沒有誰比誰好這種比較,但比自己「差」的人都有甜蜜的愛情,而自己還是孤家寡人的時候,有時都會有點小不屑。

為甚麼自己這麼努力,修煉成這樣的身材樣貌,攀到這樣的事業高峰,培養了高尚品味,環遊五州七洋,還是這樣得不到幸福?

有人說,因為愛情是盲目的。選好條件的對象是為自己的終生幸福著想,可是,條件好不好卻不是愛情看重的。在愛情裏,我們不單沒得選擇條件這等市懀的事,我們甚至連選擇愛上誰的資格也沒有。

愛情就像卡通片裏的魔王,控制著人民的生活和思考,選擇條件行先的,反而像咕嚕咕嚕魔法陣的勇者仁傑,力排眾議。

這是甚麼話?我們鼓吹愛情,憧憬著它的美好,這個作者竟然說愛情是大魔怪!

真的,假如我們都利字當頭,選伴侶如做生意買貨物你說多好。大家各取所需,以家庭帳簿銀碼作幸福的根據,這是個多簡單的世界?家庭愛情純粹是一盤生意,不帶感性與感情,不作愚蠢的決定。

可是愛情這大怪獸纏繞著我們,要我們聽到情歌流淚,愛上不該愛的人,如果那個他不愛護你准我代你哭,甘心受苦,哀乎哀哉,你說這是多麼奇怪又痛苦的行為!

因此我們都是被愛情魔王壓制著的小甘薯,那個比我們差的找到愛情,是因為世界就是這樣:亂了,卻充滿愛。

我不要做勇者,我只能當愛情的奴隸,邊唱著楊千嬅的「勇」邊哭泣就夠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