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前男友的狗狗

IMG_5175.JPG

聽說前男友的狗狗手術後急速衰老,快不行了。

短短的一年間,我跟狗狗建立了微妙的友誼。
我躺妳的肚子上,然後妳別個頭來用下巴掃我的頭。
我們的毛髮都是黑色的,我給你的頸抓癢,妳開心的尾巴搖好大力。
在妳的身邊,我所有煩惱都一掃而空。

臨終,不是要去見最後一面嗎?我不再是妳主人的女人了,我沒有資格厚著面皮的去探望妳。
聽說主人帶妳去散步,妳走了幾步就趴下來,呆呆的看著湖。
妳也不再吠了,即使主人把皮球拋進水裏,妳也不再興奮的跳起來,在湖邊東奔西跑。

狗狗,一切都由不得我。
妳見到的,妳主人被我傷害後掉落的眼淚。
我是被邀請,也沒有臉來看妳了。

聽說,前男友的父母要換一至很大的狗,跟好長得一點也不相似。妳可以跟那個將要來的狗狗溝通嗎?告訴他,要保護漸漸老去的世伯伯母,還有落泊的前男友。

希望妳不要提到我的名字,也別告訴那只狗狗妳主人落泊,對著湖滴下眼淚的原因。

狗狗,對不起。真的,我不會再去傷害別人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