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週末情人

跟閨蜜見面,對方面色紅潤。
「你是不是獨守空房兩年終於曳曳?」
「唉呀你怎麼知道?」
我從她眼尾向上的嫵媚猜出來:「快從實招來,one night stand 定night night stand?」
「唉呦不要這樣說嗎,說得我好饑渴的樣子。我是週末飛過去德國,第一次見面,八次哦!八次堅料,回本啦!」

還說自己不饑渴,冬天起色心肥。原來這對週末情人在tinder認識,聊了一陣子,男在柏林女在倫敦,閨蜜把心一橫買了機票去會情郎,大搞weekend-stand。
「栢林甚麼的都不理了,都沒怎麼出過酒店房耶。」閨蜜甜絲絲的淫笑著,回味週末的翻雲覆雨。

始終是閨蜜不是外人,我一本正經的問說:「還有聯絡嗎?」「有,你看他傳給我的照片,吃著我從倫敦帶給他的零食。我們還是聊好多好深入。」

我不知道他們有繼續聯絡好還是沒有比較好。沒有的話,就是「𡁻完鬆」,女生這樣飛過去換來八次高潮,等價交易,完事結束,各走各路,有點悲哀不過也快來快去。

保持通話的話,週末這麼快樂,難道就這樣一個接一個週末的飛來飛去嗎?單憑短信和床弟之樂,值得擺上真心和真金嗎?

「先玩著嘛,可我覺得這是真的了,他是Mr Right,我們總聊上四五小時不捨得收線。」
「當你們沒有甚麼好聊卻依然覺得他是 Mr Right 時再告訴我吧。」我真誠實。

也有開花結果的異地戀的,可草率的開始常常都是草率的收尾。要愛一輩子,可是要經歷過週中的難過,只有週末的快樂,甚麼也看不真實。

再算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