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送我上班,陪我食飯

臉書上一朋友po上照片,感謝男友送她上班,陪她吃飯,幸福滿溢。這句句子聽上去十分溫馨,我很喜歡。

早前我看音樂劇,Once,男主角為了音樂事業要離開愛爾蘭去美國,卻同時代表要離開在愛爾蘭相知相交的女人。

那一刻我深切的明白到,即使想過把愛情當飯吃的日子,生活還是有很多現實的沖擊,帶來很多的矛盾。

在法國旅行時認識了加拿大的女子,她告訴我在法國旅行時遇上澳洲男子,相愛了,各自將要回去本國,就是這樣。

So what? 沒有so what。That’s it。一個在北半球一個在南半球,c’est fini。

在意大利海邊酒店倒數新年的那一晚,一名衣著華貴的老婦獨自吃飯。那個來這裏每年陪她吃除夕晚餐的男人離開了,她戴上亡人贈送的鑽石耳環,每年回到這個海邊小鎮,聽聽琴手彈奏的戀曲,回味過去浪漫的日子。現在不再有人陪她吃飯,就是這樣。

我寫了好幾個星期有關追女仔儲觀音兵的文章,這才知道,參與這些愛情遊戲毫無難度;找到樂於參與彼此生命的人,才是萬中無一的美麗。

這樣看來平凡是福,送我上班,陪我食飯,同我XX。能做到這樣,挺幸福的。山無陵天地合,是給轟烈的人做的,我熱愛戀愛,別給我痛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