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Fashion & Life Style · Life as a Londoner · The Private Room · Wild Thoughts

女情聖徹底失敗的故事

上一篇「女情聖出手失敗故事一則」輔仁的總編先生沒有登,說故事不夠完整,要我把它寫完。

我拖著沒有寫,女情聖,糗了。

那一晚在蒲場我以為愛情勝利了,還在想,玩盡港英的女情聖終於找到歸宿,就像Samantha 在 Sex and the city 中找到 Smith一樣,就這樣成為人家眼中特別的人。我還在想,愛情真的總在不經意的時候來。

女友人喝醉了,拍拍那個美男子的膊頭,跟他臉貼臉的說著話。我當下清醒了過來,原來酒精下的愛情只是虛幻,誠懇的美男子根本就是豺狼。

我在夜店門外點了口煙,街上有痴男怨女狼藉的走著,在暗角柱子後有不應該看的行動。老了,連條仔都俾自己個Friend搶Q埋,要收山了。我踏熄了煙頭,入夜場拿大衣,準備在二月嚴寒的倫敦,孤身一人的坐巴士回去。

那賤格的女友人走來,抱著我說︰「我跟他講了。」我說︰「我見到。」情場上誰狠誰勝,沒得怨尤。「我同你條仔講,只要你肯追我個friend,佢就會斷哂其他床伴的邀約,做你一人的女朋友。」

我望住這個七嘴八舌的女友人,眼睛都要充血爆炸了。「你條仆街。」

我沒有其他話可以說。女情聖又好,情聖又好,我們之所以能成為情聖,就只是因為我們不會將床弟這等不雅的事宣諸於口。你只能要他人想像,不能讓他人confirm。現在,我不是女情聖,我只是個慾女,是個無端白事需要男人慰藉的虎狼。我的身價,就是這樣沉淪至比蘭桂芳女屍還要低落的地步。

我離開了,在沒有跟任何人說再見之時。二月的倫敦,凌晨三時,好冷好凄涼。

看到這裏,我想知道各方讀者們的想法。我知道喜愛我的文章的讀者有各路不同的人馬,包括純情的,豪放的,文藝的,多心的,我想知道你們是不是覺得很無聊,是不是覺得好笨,七哂,on9。

第二天看到美男子發過來的短信︰「你昨晚回家安全嗎?聽你的朋友說了你的事情,我猜我們還是在追求不同的東西。下次還是一群朋友們約見面的時候再會吧?不應該再單獨見面了。」

我把iPhone丟到老遠去,啪的一聲,畫面碎裂了,像我的心一樣。女情聖玩愛情,如同中秋節頑童向蠟燭撒尿一樣,老貓燒鬚,尷尬無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