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Life as a Londoner · The Private Room · Wild Thoughts

他約我去動物園

我一直相信,那個在不知就裏下約我去動物園約會的男人,一定會是我的真命天子。

朋友覺得我又在講廢話,說我是迷信,但我卻硬要給這一個無稽之談加上一點理性的分析。

認識作者的人都知道米多莉愛喝酒又愛講粗口,是大公司的上進員工,天天忙碌夜夜笙歌。如果你想約作者出去約會,正常都會選擇酒吧﹑居酒屋﹑小餐廳,甚至是時鐘酒店(才不要﹗),也不會想到要約我去動物園。

只有認真的認識我,聽清楚他要說的話的那個人,才會選擇這樣別出心栽的約會地點。

如果有一天我們摸著酒杯底,在談著琴酒的歷史時,慢慢說起邊喝酒邊閱讀的樂趣,再聊聊最近閱讀的作品,我們的對話可能會發展至有關於大笨象的話題。我愛大笨象,我閱讀了幾本關於象的書藉。我喜歡了解自然,我愛登高愛海灘,愛看災難片,我喜歡大自然與人類的互動。

我好歹也曾是個人類學家,好多好多人都不再記得這件事了。

如果有一天我們聊到這,而這個人因為看到我比較敏感的一面而覺得有趣,甚至給他的肚子灌了一堆小蝴蝶,那個人,應該要約我去動物園﹑水族館﹑甚至是一個公園。

停留在表面,只看到我風花雪月﹑像瘋孩子一樣跳舞的人,也就一直只能停留在表面而矣。

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人,看破了我的臉皮。我掘了一個洞,自己跳進去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