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The Private Room · Wild Thoughts

大人的嚎哭

在我成為大人以後,就是十八歲成年開始,我只嚎哭過兩次。

第一次是當與一個很重要的男朋友分手後,我在朋友的家,像一個幼稚園的小孩一樣凄楚的大哭。
第二次是昨天,哭了十八個小時。

我已經二十六歲了,很難不停的哭。我發現,在傷心的期間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忙得不可開交,又要接聽電話,又要處理問題,一放鬆下來,我卻不由自主的痛哭。
哭了一會,連我都望著天訕笑,真是了傷心的時間也難能可貴呀。

今天,我愉愉的在辦公室的小廁格裏哭,我不停的喝水,就不停的躲進廁所。也不能大聲的暢哭,只能呆坐,呆哭,用冷水拍醒自己的臉,整理一下面部表情,就回到座住上,不住的工作。

大人的淚,只能在最熟悉的人跟前流,不會在公眾場所上淚流滿面;考慮到別人的感受,盡量不去給人添麻煩。我們已經不是小孩了,我們就這樣忽然成熟了,連哭的權利都被剝奪。

下午四時十七分,我這樣間斷的流淚三十多個小時了。我發現我的面部肌肉好痛,有點像去了PERSONAL TRAINER 那裏做GYM一樣的痛,卻一併的衝進臉部的肌肉裏,入心入肺。

除了哭,我就只剩下祈禱,和工作。

還可以做些甚麼呢?我抬頭看著辦公室的電燈膽,好不近人情的光線。

我懷疑自己能不能夠鎮作起來,我甚至焦慮,會不會真正的悲痛還沒有到來。

我想告訴別人我為甚麼流淚,開了口,欲語淚先流,眼眶溢滿淚水,為了忍,我別個了臉,輕印一印眼角,又放棄分享的念頭。

就是想到你,我也會痛。

我好想念你,你可以回來嗎?我們每一個人好想念了,聽著大家流淚的聲音,我怕我不能再堅持下去。
你在哪裏?親愛的,你在哪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