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The Private Room

失去

星期天我失去了一條珍貴的手鏈。
二零一五年我失去了一些血汗的金錢。

在我思考著失去這個議題的時候,我失去了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走了,在茫茫的大海裏,找不回來。

人的情緒總是延誤。

昨天我們在祈禱,在等候消息,在乾坐,在安靜的喝酒。
我愛的人抱著我,拍我的頭,我說,不必拍,我沒事。
可是今天早上三時多,我起床後,泣不成聲。

我哭了一會,安靜下來,隔了一會,又哭。
除了哭,我甚麼都不能做。

那種空虛的感覺,我像一個無重的汽球停止在半空凝固的空氣中,我明白到,甚麼是「少了一塊肉」。

我心頭最重要的一塊肉之一,被無情的大海,啪﹗,一聲,挖走了。
我明白到,甚麼是「心如刀割」。

我的眼淚向外流,卻在撫慰像被刀刮開的心的傷口。

一切來得太突然,可是我還未感到震驚。
反而是一種覺悟,原來沒有甚麼是永恆。
友誼不一定能夠永固,愛不一定能永存。這種依靠兩個人的付出的東西,其中一方走了,永恆便破碎了。

因為沒有永恆因此未來總是猜不透;過去,也成為回憶。
能珍惜的,就只有現在。

現在八時正,我七時半已經回到公司,即便我的工作時間到九時半才真正開始。
累了,不知道往那裏去,只懂得埋首工作。

我沒有地方可以去。
I have nowhere to go, because I cannot hide in your arms anymore.

同時,我也在戰戰兢兢的等著崩潰的來臨。因為人長大了,經歷過大小事後,了解到,情緒,是會延誤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