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The Private Room · Wild Thoughts

最好的朋友

我有兩位最好的朋友,在倫敦,我們三位一體,常常到那裏去都是在一起的,姑且稱他們為T君和L君。

銀行假期的時候,我們最喜歡一起賴在L君的家,吃L君的食物,喝L君的酒,看L君的電視。T君雖然在修讀法律要溫習,但也會坐在我的身邊,一面聽我們講廢話,一面讀書。

有時常省錢我們不坐車,改為踏單車。倫敦到處都有單車租,L君和T君就會迫沒有戴眼鏡的我跟著他們,我一面大叫驚慌,一面堵塞城市的交通,一面跟著他們向目的地前進。其實也不過是二十分鐘的路程,但因為我的膽怯,總是生亂子,連小孩子看到也會笑我。

T君就是不膽怯。因此他去了加拿大潛水,然後不見了,現在也不知道能不能回來。

我很感謝各位友好在擔心T君的家人的同時,也會想到L君和我,因為我們是公認的三人組。

能夠成為T君最好的朋友,我和L君都覺得十分幸運。因為在我們鬼話連篇的時候,T君總是會聆聽,但同時會說些狠話,當頭棒喝。然後我們就繼續前行,做一個不稱職的基督徒。

我的母親聽到T君的消息也哭了,她不斷的給我發信息,說我不要假裝沒有不開心。

我沒有假裝,而我也是真的不開心。可是L君和我如常的生活,吃我們的飯,上我們的班,做運動,喝酒。我們也流淚,再喝一口GIN,大概也頂得住。

我們三個人的關係就是這樣,對大家的生日或是甚麼都漠不關心,見面的時候各有各講自己的事,T君聽著聽著,又說一些奇怪的話,大家嬉嬉笑,日子就是這樣快活。

或許以後就只剩下L君和我兩個人了,三人組可能變成孖公仔。但是對於T君,他依然會存在的。因為我們跟他很熟,我們知道他要說甚麼。

就是關於這件不幸的意外,我們大概也猜他會說︰「你看我們多渺小,神要做甚麼就做甚麼,我跟那些在911, 7/7 恐佈襲擊無故失去生命的人一樣而矣。起碼,我在溫哥華潛過水。」然後就繼續跑跑跳跳,像小猴子一樣。

T君其實過得很好,他做過很多我們這輩子也沒有想過的事,當過兵,又做警察,又做過白金瀚宮的導賞員,又在國會工作過,真是皇室的好寶寶。

這幾年,T君常跟我說,我改變了。

我猜,T君在與我們一起混的日子,分了他那顆善良的心給我。

我的憤世嫉俗,我的反叛性格,在與T君的交流下,慢慢都褪色了。我喜歡現在的自己,我喜歡想到T君心會有點痛的自己,我喜歡自己會擔心L君支不支持得住的自己,還有不同的其他朋友,我都有擔心著陪著。收到T君的消息時,我也自動的去關心媽媽和男友,希望他們安全。

T君已經把他最好的一部分傳送到我身上了,我希望你們在我的身上看到一點一點的T君。

我希望T君現在依然在海上飄著喘著氣,然後發現一個珊瑚礁或石頭,附在它的身上,一直很有勇氣的等待著救援。因為T君就是這樣充滿生命力的人,我真的很愛他,很想他可以回來。

#rescuetimo

One thought on “最好的朋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