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as a Londoner · The Private Room

寄宿趣談 之 走廊的電話

1434535494_0cb22fd067_n

今天要說說,有關在宿舍裏要講電話的事。我們宿舍的電話設置在每層的走廊。

我的母親很喜歡跟我講電話,很多時候,她總是等我放學,要我跟她講講當天發生的事。

因為我寄宿的生涯已經是八年前的事了,相對於今天人人手執一個智能手機,那個年代臉書才剛剛面世,SKYPE也是時好時壞的,沒有智能手機,IPHONE當然貴得可憐。

在英國,接收電話的一方是不用計錢的,所以,當要談國際電話的時候,我們總是要給母親一個短信,讓她致電到走廊的電話,我們就坐在地上與母親談心事。

宿舍裏大概二十多個香港人,她們的母親也跟我的母親一樣,真的很喜歡跟我們講電話。於是,我們常要輪著講電話。

老實說,在這樣寧靜恬逸的小鎮生活,又有甚麼大是大非可以講呢?可是這些母親真的有很多可以擔心的事。因為大家都要講電話,所以我就只好留在房間裏,偶然探頭出去看看宿友講完電話沒有,當朋友用完電話了,我就立即發短信給母親,好讓她可以打給我。

這樣的生活真是很麻煩,我總是十分不情願的,百無聊賴的待在房間裏,等待著跟母親報告每一天「甚麼都沒有發生」的報告。

有時我覺得其他香港的宿友真的很厲害,他們講電話是一點兒聲音也聽不見。我的房間明明就在那電話旁邊,卻是甚麼也聽不到。相反,我講電話一向很大聲,可能因為平常我很少講電話,總是覺得看不到對方的臉,講話就要大聲一點 (這是甚麼屁的邏輯?)。

這樣想起來,應該全個宿舍的人也知道我洗了澡沒有,大便了沒有,食了甚麼,測驗的分數等等私人的事了…

人沒有甚麼秘密也是好的,起碼活得自在。現在回想起來,當年的秘密…我都忘記得一乾二淨了,所以有甚麼需要守住呢?

Anyways, 因為在走廊的關係,我又說話這麼大聲,所以一定不可以講其他中國人的八卦;這樣,又再收窄可以聊的東西(最好笑的最爆的總是同儕們的八卦呀嘻嘻)。

跟母親聊天有時真的很無聊,她很喜歡問我吃了甚麼,又問我穿得夠不夠暖。我告訴她我吃了炸魚薯條後,她又會叮囑我不要吃太多,否則會變大肥婆。這時我總覺得,英國人每個星期五都吃炸魚薯條,我每個星期五都告訴母親我吃了炸魚薯條,她每個星期五都會告訴我不要吃太多……這樣日復日的講,究竟有甚麼意義呢。

因為處於文化差異的國家,米多莉對於文化和哲學變得十分敏感。那個年代就被老師啟蒙,閱讀十分有哲學性的書藉。可是,跟母親談起這些來的時候,她的反應總是十分平淡;聽罷了,又問我到時候吃晚餐沒有。

真是無聊。

可是,偶然我也會有思鄉的愁緒,這通常出現在即食面吃光了,又或是失戀的時候。這時,坐在走廊地上的我,聽到母親的聲音就會哇哇大哭,邊大聲說話邊大哭著,造成對其他同學很大的騷擾。在此,就要跟當年同宿舍的朋友們說聲對不起了。

這樣想來,我造成的噪音污染真的很嚴重哦…對不起啦。

工工,就是我在寄宿年代最好的朋友,通常就會在我哭得最凄慘的時候行過。常常都很忙碌的工工,背著重得很誇張的手袋(真的不知道她袋子裏有甚麼,我的書包永遠只有化妝品…),飛快的走過,看到我臉上的眼淚和鼻涕,就像野口同學一些充滿黑暗的閃走。當我知道她已經回房後,我就會收線,纏繞在她的房間裏,說著一聲真實的秘密 — 不能告訴母親的事。

所以這樣說來,這個走廊的電話真是一點用也沒有。重要的資訊完全不能在電話裏面說,怕糗事會被其他宿友聽到,而傳閱開去……

這真是一個沒有意義的電話。

One thought on “寄宿趣談 之 走廊的電話

  1. 其實家人之間的互動大多無意義,就像猴子彼此搔癢捉虱(其實還有找彼此身上的鹽來吃),說到底,家人就是想要陪伴,就像黃湯豈能獨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