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The Private Room

我見過的壞男人

我見過很多壞男人,心動過的有三人。為了自己和讀者能深深的記住這三個壞男人,他們要被冠予名字︰H, L 和W。

H, L 和W 有一個共通點,他們的眼睛也很美麗。深遂的雙目看著你,使你覺得自己在粉紅色的世界中團團轉。他們也喜歡唱異常深情的歌,當中包括<童話>,<十月初五的月光>,<給好的幸福呢>之類的。我們在旋轉木馬上愉快的奔馳著,在游樂園裏找到真愛,甚至在巴黎鐵塔下看夕陽,像夢一樣。

對,我真的在發春秋大夢。

我卻被他們的臉迷倒了,他們好像有留心聽你的說話,但原來他們甚麼也沒有聽進心裏。H 和L 連用心去認識我的興趣也沒有,一味就以為我可以跟他們玩一夜情。才沒有呢,我壓根兒就不是一個這樣的人,可是他們只看到我的外表,尤其是我那一把染有金色的像波浪隨風搖擺的卷髮,一下子,幾杯酒下肚,就打算帶我走。

在他們拖著我的手那一刻我誤會了,我以為我們的愛情昇華;但在他們帶我入房的那一瞬間我又清醒過來,愛情從來都沒有來。在拖手到入房總共只有三分鐘的時間,我突然清醒過來,心意改變,雙眼也忽然澄明,有點像小時候看美少女戰士卡通片,那些被敵人使魔法迷暈的戰士一樣,磨砂了的眼睛突然因為戰爭勝利而清醒起來一樣,雙目忽然有神銳利清楚。

這樣的改變初衷令以為「得米」的H 和L 有點尷尬。他們其實也不是一夜情的料子,只是大學生,甚麼都想試而矣,因此他們也惱羞成怒,變得冷酷無情。我卻決定保持風度,也不再說甚麼心底話,略略微笑,拿起袋子就離開,還謝謝他請的美酒。

冬天的倫敦,本來以為從此有溫暖的身體可以依偎,卻無奈要一個人冒著寒風獨自回家,也帶著幾分凄涼。

在H 和L 出現後相隔了許多年W才出現。我不再討厭人玩,因為我自己也變成了一個玩家。一個玩家最麻煩的就是遇上了一個愛上自己的人,自己卻只想玩;一個純品的人最心痛的就是愛上一個玩家,而玩家依然只想玩。現在回看,我覺得W不是一個玩家,但也不是一個純情的人,他只是一個等待著真愛來臨,卻同因為外表太好而很受女性歡迎的男人。

在W的面前,我知道他有聆聽我說的話,我知道他本來喜歡我,可是太多年過去了,我從H 和L那個年代可愛的純情女變成今天的玩家,不再相信男生。可是我喜歡W,一個玩家喜歡上了別人,是最可怕的,因為玩家無法再以日常的生活方式去與心儀的人社交。心動了的玩家像一個笨蛋,忽然感情變得笨拙,眼睛害羞不能如常放電。

笨拙的我不能帶著誠意去回應W的關心,總是說著不著邊際的話。結果,W不認為我們追求的是一樣的愛情,他以為我只會玩。我不知道,表面上的我在遇上過H和L這一類人後,無法深愛;可是在心最底最底之處,或許我一直等候著真愛的駕臨。不幸地W也看不清楚我複雜的底蘊,他只看到我受傷的外殼,卻走不進去我還心深處的純真,停在我無心設下的保護網前,一下子被防守彈到老遠。

我為這件事傷心,卻依然無法坦承的告訴他我也喜歡他這個事實。現在已經太遲了。

最近我知道H, L 和W 在愛情裏一個個開花結果。或許他們都不是壞男人。或許是我的問題,或許是時機的問題,或許,真愛就是這樣珍貴,像科學家找答案一樣,在千萬次的失敗後才締造出完美的配對。

我的結論是,不要太執著了,愛情本來就不是遊戲,不對的人就是不對而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