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as a Londoner · The Private Room

倫敦人不怎麼害怕

巴黎被襲擊的那一夜我睡不著覺。

可能因為倫敦跟巴黎有點近,兩國的財力勢力旗鼓相當,覺得下一個就輪到我們了。

這一年,認識我的人也應該知道,我與死亡突然就得十分近。從前覺得必然的,今天就不能這樣肯定了。

與其說感到欷歔,慨嘆生命都無常;我會情願相信,出街隨時被車撞死不是沒有可能的事這個現實。每天第三世界有人因饑餓而死﹑也有人生命離世﹑有的人想不開輕生﹑也有人無緣無故的就死掉了,我們的生命在大環境的手裏變得十分微不足道。

看通後接受了這個現實,反而更能與死亡正面交鋒。

我不是國際關係科的學者,對政治也一知半解,可是恐怖襲擊,正正就是針對著我們這等無知的良民,要我們嚇得方寸大亂,東奔西走,在恐慌中茫然度日。

過了幾天,有香港的朋友傳來ISIS在Twitter上的留言,說是要血洗倫敦。我看到消息的前幾分鐘,剛好在睡夢中想起剛去世的朋友。

六時正的早上,星期五本來是十分快樂的,因為週末到了。可是看到這一則資訊,心裏也有點不是味兒。我回了一句︰如果我死了,就拜託你們照顧我媽。大家都說,「嘩﹗講呢D…」外加一個欲哭無淚的Emoji。Oh well。

BBC一句也沒有報道ISIS這個恐嚇消息,於是我把這樣的消息帶到公司跟同事說。大家都不以為然,OK fine﹗這幫ISIS真是麻煩…大家以ISIS是一個麻煩的大媽一樣的口吻回答到。

如果你想知道這個週末的倫敦是怎樣的光景,我的答案是︰如常。

十一月尾一向是大家忙著為家人朋友購買聖誕禮物的日子,大家聊著的都是have you done your Christimas shopping?等歡樂的話題。街上開始聽到有人唱聖誕歌,見到聖誕樹和佈置,像中國新年的香港一樣,喜氣洋洋。今年當然也不另外。

我跟好幾個朋友討論為甚麼他們這樣「淡定」,要是香港,有可能全城恐慌了。他們說我相信英國的政府和特工部隊,這些年來,自77襲擊開始,我們的生活和平也是因為特工在可怕的事情況發生前先把他們的行動毀滅。

說罷ISIS 這個麻煩的大媽,大家又興致勃勃的討論起聖誕和週末會不會下雪來,完全把無意思的事拋諸腦後。

I was impressed. 對政府能有這麼大的信任,以指在全球混亂的狀態下我們依然能風花雪月,不胡思亂想,我也跟感到幸福和安心起來。

聖誕要來了,Covent garden, Leicester Square, Oxford street, Canary Wharf 甚至St Paul’s Cathedral 等所有地方都異常忙碌。不要太擔心了,愉快地生活吧!

Merry Christm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