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The Private Room

有些女人,散發酸臭的異味

最近我的朋友Jenna的朋友結婚了,Jenna難得由牛津來到倫敦觀禮,說一定要在婚禮後跟我喝杯酒。

這麼久沒有見面,當然好。在Mayfair的Duke’s Hotel 裏有一個安靜悠閒的小酒吧,本來打算去酒店的Champagne Lounge的,可是一見到Jenna像吃了屎的臉,我就明白她要烈一點點,慶祝用的氣泡酒今天不適用。

果然,一坐下Jenna就要了Gin martini。我這個人最喜歡就是Gin,可最不喜歡就是Gin martini,沒有必要的烈,以為自己要跟伏特加比併誰比較像消毒藥水。我點了Port and tonic,這是我最近去葡萄牙旅行嘗到的,甜而濃郁,馥香僕鼻,當然是Menu裏沒有的。

「我以前喜歡過新郎。現在他都結婚了,我還一個人坐在這裏喝酒。」Jenna呷了一口消毒martini,說。今天是一個訴苦的下午︰「為甚麼我還是單身?那個新娘也不怎麼好看,你說,那有新娘在自己的婚禮都不好看的?」

「有些人化了妝也是醜,這只能說明新郎的口味獨特,我們的美麗太過平凡,入不到他的眼內。」

「我巴不得他們快點離婚。」Jenna乾了她的酒這樣咀咒這一對新人。

一個女人最不吸引人的地方不是她貪慕虛榮﹑不是她愛講是非﹑不是她八卦沒有深度,而是機心重﹑心腸毒。這樣的女人像白雪公主裏的巫婆﹑哈里波特裏的恩不里居教授﹑或者梁振英的老婆,都令人嗤之以鼻,她們的醜是由烏黑的心散發出來的。

雖然說男人的頭腦不複雜,但他們也不是呆瓜。除了看樣看身材之外,一個人男人也會感受到女人散發出如此歹毒的邪氣,就算外表如何出眾,男士也會避而遠之。因為吃不到的葡萄是酸,妒忌的味道也自然是哀怨而酸臭的。

我不想明言,但我不禁暗忖,姿色不錯的Jenna是不是也散發著這樣毒蘋果不能吃的警號。

「身邊一個個人都結婚了,甚至有根本沒有興趣結婚的朋友也拉埋天窗,這一點是真的不好受。」- 酸臭。

「漸漸地,三十歲就近了,身邊男人這麼多,卻沒有一個人愛得過,愛得過的又不愛我。」- 酸臭。

「So sad,好欷歔,you know?」- 酸臭。

尤其是在婚禮這種幸福飄飄處處聞的場合,擺到明來搵仔的女人,desperate的急燥感就這樣赤裸裸的呈現出來。一個人,被這樣望到眼甘甘,就算是優質股也會不高興。喂小姐,去下婚禮o者,你的心機也太重了吧?

「男人覺得有魅力的,是一個可以為自己的處境處之泰然,想想愛情以外其他的事情,令自己的生活舒暢的那種女人。他們的智商應付不來狠毒的,你明白嗎?」

我怕我自己講的太過份,Jenna已經因為前度結婚而心有不甘了。

「噢,或者這就是你比我醜樣但都比我多人追的原因了,因為你不恨嫁。」Jenna 喝下最後一口Gin martini,看來這杯酒沒有消毒的功效。

有些女人,不論怎麼勸告,始終散發酸臭的異味。

One thought on “有些女人,散發酸臭的異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