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 Life Style · Life as a Londoner

臭男人-屎味的咖喱。

男人的臭,有兩種。一種是賤精︰出軌﹑勾三搭四﹑對自己的情人不好﹑依賴女性做所有事情的臭男人;而另一種,是身體發臭的男人。

如果迫你選擇,你會希望遇上那一種男人呢?這條問題跟屎味咖喱或咖喱味屎一樣的令人摸不著頭腦。大家都成年人了,為甚麼還會有身體發臭的問題呢?

不幸的我認識的人裏,真有這麼一個體臭男,叫Parry。

Parry咁大個仔第一次離開家人,來到倫敦讀博士學位。我不知道香港怎麼看待博士生,在我們眼中,他們不是學生,他們是在職人士(不過頂佢個肺唔駛交稅)。對於在職人士,我們不會有太多的同情心,因為他們不是學生哥,他們不是沒有見過社會的人。作為一個飽讀詩書的知識分子,為了追求學問需要四出演講和參加conference換取人脈和贊助,大家都覺得衣著得體是基本,本來,學界就是一個競爭激烈﹑非常商業的環境。

Parry租了我朋友家的一間客房。本來朋友十分開心,有一個男人為她看家﹑而且是一個讀書人。可沒想到,Parry的所有東西都是酸臭的,是那份十年沒有洗澡洗衫的汗臭味﹗

一個學期過去,我們發現他一次洗衣機也沒有用過,而掛在廁所門的那件浴袍,開始渲染啡色的污漬,我們討論良久,也沒有辦法想像到是如何弄成的。有一天朋友終於不能忍受下去,把他的浴泡﹑毛巾與廁所的地毯一同放進洗衣機裏用最高溫度消毒,還加了一些滴露,希望化學品能帶來平安(諷刺地,Parry正是化學科博士)。

有一次,我在姐妹家喝酒,Parry的房門突然開了,整個屋子突然被可怕的味道轟炸。雖然臭味沒有顏色,可是喝醉了的米多莉當下看到黑煙漫漫,感覺像是食死人和佛地魔來了﹗那股臭味,正叫人反胃要吐。究竟Parry的外表是如何,老實說我已經沒有興趣深究,我向來覺得冤豬頭都有盟鼻菩薩,可是他的體臭打破了我的信念,Parry=臭。

據說Parry沒有甚麼社交生活,每天好像工作完畢就回家打機和學習,或許這就是一個惡性循環。他臭–> 沒有人想跟他玩 –>沒有人告訴他臭–>他不知道自己臭–>他臭–>沒有人想跟他玩…

這令我想起有些香港朋友曾經跟我說︰「外國人大汗D既,佢地先至要用止汗劑。」You can’t be serious。在香港的地鐵裏閉氣欲死,那腋下濕了的一片,著實沒有公德心。

體臭男就是屎味的咖喱,或許在臭味下蓋著一個頂好的男人;而賤男則是咖喱味的屎,外表看起來好好可是其實是屎。但一如文首所說,迫我選擇二者真是莫名其妙,為甚麼不當一個咖喱味的咖喱呢?

如果有毒L覺得自己都已經努力改造﹑建立話題﹑四出活動卻依然溝唔到女的話,箇中當然有很多原因;但以防萬一,或許你可以買枝止汗劑。

 

2 thoughts on “臭男人-屎味的咖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