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新年老點三姑六婆策略

最近朋友Estelle回港渡假,回來後一臉苦瓜相,說,或許是時候回去香港了。我不明白,因為她十分喜歡倫敦,愛喝愛玩愛自由,跟米多莉一樣是個倫敦客。

「我都二十九歲了,還有一年就三十,男朋友也沒有,婚也沒有得結,在這裏找不到男朋友。」她與我在Beas of Bloomsbury吃afternoon tea 的時候說。

我拿起一塊Blondie,就是白朱古力做的Brownie,是Beas of Bloomsbury 的名品,放進口中︰「well, from what I know about you,你只有在兩個情況下會覺得自己廿九歲冇仔要很難過。一是想寂寞又想啪啪啪的晚上;二是被三姑六婆問三問四的時候。」續說︰「以你下飛機還不到三十六小時加上在臉書上放下大量中菜餐廳美食的照片,我肯定是因為後者。那些八卦而恃熟賣熟的姨媽姑姐,口不摘言又問你有沒有男朋友,又問你係倫敦係唔係好寂寞,搞到你內心焦燥,心情低落,屎忽痕想返香港。」

米多莉最近看太多福爾摩斯,試圖觀察香港三姑六婆的可怕相。

Just shut up, will you?

總是想這樣舉起手掌對這些人說。

你不知道我生命裏的任何事情,況且,如果有女生真的如你所言,內心正為自己還未戀愛或成家立室而擔心,那你為甚麼新年流流拿這些傷心事來講呢?阿姐,新年不是要喜氣洋洋嗎?再說,你問多我兩句,勸我降低要求,then what? 我就會有男朋友嗎?調番轉我是不是應該問問你這麼肥,會不會擔心年中血壓膽固醇爆煲心臟病發呢?啋﹗但我真的十分擔心你喎,為你好咋。

這個世界有很多無聊的人。米多莉從前有一位老師提起每個文化接受dead air的程度不同。好像英國人很怕安靜,於是會small talk,無聊的討論天氣;看日本人做電視節目,也會留意到主持有時會吱吱呀呀,虛應一應故事;香港人,有時太誠實,一見面Hello都未講就話︰「咦你肥左喎。」

究竟一個後輩,面對著這樣不值得尊敬的前輩們,可以做些甚麼呢?我認為答案只有一個︰孫子兵法,順水推舟。

竟然他們大言不慚,為何我們不能順勢口出狂言?我們不會像他們這樣人身攻擊,為了保持風度又不透露個人秘密,只有吹水到佢地無可奈何才可以。

「有冇男朋友呀?」「冇?」「點解冇呀?」「唔夠靚。」「唉呀點會呀咁靚女,結婚唔係淨係睇樣既。」「冇樣之餘,其他野都冇呀。」「點會呀讀書又另,又搵到錢。」「錢搵太多了,鐘意食貴野。」「呢種叫港女喎,唔好呀會俾人笑,影片放上Youtube架﹗」「其實我已經就黎上Youtube架啦,可能有一日會掌摑男人被警察拉添呀﹗」「喂後生女唔好搵呢D野黎講笑呀﹗」「都唔係講笑呀,可能我做野太辛苦啦,我受好多氣架。」「做野係好辛苦呀,涯下啦。」「唔涯啦,我可能去果D工作假期呀,去下澳洲,陽光與海灘,幾好﹗」「唔好呀,浪費時間呀,要嫁人啦﹗」「可能我會剪剪下羊毛遇上靚仔農夫呀﹗」「唉呀鬼佬呀﹗你阿媽唔識講英文呀。」「嗯,可能識土著添呀,呵呵呵。」

你可能會覺得我寫了一堆奇怪的對話,可是,相信我真係work。順水推舟,只要話題有如無線電視劇劇情一樣荒誕,通常都可以引起aunties無限遐想。做人不必太認真,這樣老吹一番,弄得對方一頭霧水,不知你的話孰真孰假,又滿足對方的求知慾,並提供娛樂。

我跟Estelle說,一年只有那幾天人的自信和隱私並迫著公開,過後逗逗利是我們又變神仙,過著自己消遙的生活。You sure you want give up what you have now, 跟著去香港找人嫁去?

Estelle 呷了一口assam tea, 笑著說:「或者我將英國的茶點引進香港,然後在機上遇上美男子,在香港過英國風的生活。」voila, Estelle 已學會順水推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