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as a Londoner

米多莉的口袋名單- Graphic Bar

小時候,我們總是想找屬於我們,獨一無二的物品來代表自己。全班四十二人,有十八個女生,somehow可以有每個人都喜歡不一樣的卡通人物。甚至是顏色﹑書包的品牌﹑襪子的款色,甚麼都可以。大家都想走︰「這個物品寫了我的名字﹗」這樣獨特的identity。

米多莉當然都是凡夫俗子,布甸狗曾代表我自己,紅色象徵我熱情的個性(嘔…)。

到了十八歲後,成年的米多莉沒有再用布甸狗的物品(可收到早前M記送的布甸狗公仔還是珍而重之:D),而酒就成為了我的個人品牌。

最近多認識了一些香港人,才知道香港愛酒的人也不少。錢不夠的喝啤酒,食日本野時喝清酒,有錢的人飲Cognac﹑貴價紅酒。米多莉的象徵,長久supporters應該知道,是在香港還未流行起來的gin。

gin在香港也還是紅不起來。不過,雲咸街好像開了一家gin bar,早前回港時試過,nice,但很貴。

米多莉作為一個人住的小資女,為了增加居所的「品味」(well…),當然要有一個酒的corner,他日買到樓的話,甚至要一個酒吧(bar cart),金色的bar cart,雲石的surface,上面放滿在別處沒有怎麼看過的酒,好像只有有緣人才會懂。作為一個脫俗的小資女,品味當然要獨特一點。

說起我喜歡的gin,其實也充見自己開始長老的跡像。以前我常常想試不一樣的gin,好像到不同的餐廳試菜一樣,不怎麼喜歡重覆。不過開始長大了,就愈來愈喜歡有幾個自己固定飲開的牌子,好像自己的口袋名單裏有幾間固定去開的餐廳一樣。Tried and tested,知道自己的錢不會花到錯誤的地方上去,吃得安心。

Gin的話,起源地就是荷蘭了。不說不知道,最早期的Gin窮人自製的﹑用來醫治肚風的便宜特效藥。後來倫敦的貧民區(有點像Audrey Hepburn 在電影My fair lady那種)都興起了。現在,當然是任何人都飲用,貴氣滿滿的Benedict Cumberbatch也喜歡來一杯Gin and tonic呢。倫敦應該是現在Gin界最夯的地區,城市中心裏滿是Gin的蒸餾廠,在不起眼的貨艙裏釀製著不同的gin,有花香的﹑有果香的﹑有加入蜜糖的,款式繁多,充滿indie的感覺。有些餐廳酒吧,也抱著「任何人都可以造gin」的實驗心態,在浴缸製gin。不要輕看,入口有一份率性的rustic感。

Graphic_Bar,_Soho,_W1_(6377873211).jpg

(image courtesy: commons.wikimedia.org)

如果你來到倫敦想試一試味的話,米多莉的口袋名單裏,gin bar排名第一的,可以說是為處倫敦市的最中心,soho 區,很接近Picadilly Circus這個人人皆知的地鐵站,一家叫做Graphic Bar的gin bar。米多莉也是在這兒,找到自己的最愛。

8X2A1161small-e1379418841444

(image courtesy: www.thelondonword.com)

不同的gin鋪滿了整個牆,其他酒品只有一個小角落。他們是認真的。
他們沒有那些令人頭痛的gin品牌,他們是認真的。
他們賣的有點貴,但bar tender的技藝超群,好像把你帶到古代的荷蘭,熱情的巴塞隆拿一樣,他們是認真的。

而gin的發燒友,或是住在倫敦的朋友,希望你們可以撞正每月第一個週一的Graphic Bar Gin Social。入場費£5,便有好多款不說不知道的隱密勁brand給你試清楚。

One thought on “米多莉的口袋名單- Graphic Ba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