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as a Londoner

寄宿趣談 之 五月舞會

久違的寄宿趣談又來了。因為五月來到了,所以要說說英國貴族學校出名的五月舞會(May Ball)。

五月舞會是劍橋大學一個歷史悠久的tradition,有錢的劍橋學生,到五月的時候就開大錢買門票(講緊幾千蚊港紙),去參加May Ball。

踢死兔西裝(tuxedo)﹑曳地長裙(Ball gown)紛紛出場,因為五月舞會是一個隆重的場合,dress code是Black tie (米多莉很想跟大家講講dress code的問題,下次吧﹗)。那一晚,有點像大家閱讀Fitzgerald 的Great Gatsby (又或者是李安納度的電影版)一樣,燈紅酒綠,翩翩起舞,快樂狂歡,一直到翌日,睡醒在陌生人的床上,或許那個他,就是由大學一年級已經喜歡著的男同學。

我們的寄宿學校也辦五月舞會,只限於中六中七的學生參加,有點像美國的prom。

漸漸進入夏季的威爾斯,粉紅色的小花開滿在大樹上,風微微吹著,如此恬靜怡人,可是女校的宿舍那一天卻是一片混亂。只上早上的課,由下午開始,女生就開始回到宿舍,洗澡,吹頭,拉髮捲,化妝,貼假睫毛……互相幫忙。大家都拿出了最貴的化妝品,把亮麗的眼影輕輕塗在臉上;皮膚白的英國人早於前幾天到美容院把自己曬黑,再在臉頰抹上啡金色的粉末,閃亮閃亮。空氣裏沒有花香,卻是髮膠和噴霧的味道。

五月舞會是和男校一起辦的。大家想保持矜持,假裝是為了尊重場合;其實出盡法寶,為了令人眼前一亮,因此又是緊張又是興奮,音樂聲響澈天空,大家的對話都激動高亢。

我那時的男友在男校(obviously,小鎮只有這麼大),May Ball的伴兒當然是他。男校宿舍辦了一個pre-May Ball的reception,我和幾位女生終於梳妝完畢後,穿著高跟鞋,坐了五分鐘的士(well you know,因為著高跟鞋行落山很辛苦),便到了男校會合初戀情人。

大家都很帥。英國人是很尊重dress code的民族,平日裝帥把襯衫露出﹑領呔故然打得很短﹑頭髮如龍捲風的男同學,今天的燕尾服熨得直直的﹑煲呔打得整齊的﹑頭髮all back企理的。老師也在宿舍裏跟大家打招呼聊天,連挺著啤酒肚的老師們也盛裝打扮,在二百年的老宿舍裏喝著英國著名的餐前酒- Pimm’s,閒聊著小事。

我的前男友給我的手腕戴上鮮玫瑰造的手鐲,稱讚我今天美麗如花。其實我們當年都青春,那個他的臉有幾點紅得火熱的暗瘡,我也不諳化妝﹑銀色的眼影一渾的癱在眼皮上,可是那一天這麼浪漫,everything was great。

晚餐完畢我們去了在操場搭建的豪華帳篷跳舞,學校請來DJ,學校規定只可以喝三杯酒,可是大家都嗨番了。那天的晚上,小醫﹑工工和米多莉都申請了不回宿舍的批準,跟著同學去了朋友家開after party。人家的家是個農場,大得瘋癲,一直到翌日的早上,五時多看到日出,提著骯髒的裙擺宿醉在路上走著,我們挽手回家倒頭便睡。銀色眼影早已消失無踪,回憶裏只有太陽溫柔的光,音樂的節拍,還有那個男朋友嘴唇的觸感。

9265739647_b8c75d720d_c

 

 

 

One thought on “寄宿趣談 之 五月舞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