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我係港女,唔係陶淵明

 

今年既香港小姐入面,有一個女仔我認得,我地讀同一間大學。

我地果間大學,算係一間世界著名既學府。呢位佳麗本身有學歷有家底又有高薪厚職,我同朋友聽到佢去選港姐,都覺得不可思議。呢一份放低現在擁有的﹑去嘗氣的勇氣,米多莉好尊敬佢。

放低擁有既,去探索未知,其實真係好犀利。米多莉又另有一個朋友,細個既時候成績特別好,香港高考竟然考到5個A,人人都對佢讚口不絕,覺得佢前途無量。

Well 我都覺得佢前途無量,不過成年後有一日我地飲多左杯,佢先同我講話自己細個既夢想其實係去做機艙服務員。不過果陣佢考試太好,屋企人想佢做律師醫生銀行家呢類傳統行業,佢連提都唔敢提自己既夢想。

知識改變命運,有時候我覺得考試考得好,正路係開一條易行既路俾自己,有好多options可以揀,舒舒服服咁過日子。不過事實又唔一定喎,當你愈叻﹑賺到愈多錢既時候,身外物愈多,可以放得低既就愈少,因為你個comfort zone真係好comfortable。

一個做野所謂冇乜特別前途既人,話做working holiday,去澳洲農場剃羊毛,或者係易過果D金融才俊去take一年gap year,因為佢地呢幾年既努力,對佢地既仕途可能有好大影響都唔一定。

放唔低身外物,又係咪果個人本身既錯呢?或者都係所謂既First world problem,連三餐都解決唔到人唔一定會care 夢想呢D咁天方夜譚既事。Oh well,或者都係兩個條件︰睇下你看重既係乜野,又睇下你夠唔夠guts。

你地記唔記得會考中文讀過陶淵明有篇文章叫歸去來辭。個背景係陶淵明屋企好窮,「餘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於是就去左做官。但係做官做左十三年之後,,陶淵明始終敵不過「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呢份性格,最終不為五斗米折腰,帶住老婆仔女再一次返鄉下耕田。陶淵明曾經生活一種咩都冇既日子,當佢擁有身外物之後,卻依然認為自己「誤墮塵網中」,都係揀返咩都冇日子。

我以前去過王迪詩既一個talk,有fans問佢如果買唔起Jimmy Choo,佢仲做唔做全職作家。我記得,佢遲疑左一陣,不過個答案都係唔會做。佢既答案令到我覺得佢好平凡同時又好不平凡。平凡在於佢係咁真實,係陶淵明既相反,非常肯為五斗米折腰;同一時間,又俾佢achieve到一個魚與熊掌兼得既局面,成為出名作家又可以買靚鞋,呢個成就則絕不平凡(千祈唔好覺得女作家愛買鞋咁庸俗呀,J.K.羅琳其實都好鐘意買鞋)。

係凡夫俗子和追求夢想之間,我地又有幾多個人真係陶淵明?一個咩都冇既人或者俾一個擁有一點點的人來到灑脫呢。我係一個港女,最叻都係扮下文青寫下文章,要我辭職做全職文人,well,can you please pay me first?

One thought on “我係港女,唔係陶淵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