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已讀不回」人士的心聲 – 現代友誼難鞏固

凌晨五時我忽然驚醒急速喝了口水,連忙爬到床的邊沿摸黑抓起叉電中的手機,開了Podcast,在尋找欄上輸入了「friendship」。Podcast就是可以免費下載的音訊,有點像錄起來聽的電台,內容甚麼都有,由鬼故到政治﹑歷史到辦公室生存手冊,五花八門。

我找到了一個BBC的節目,不幸地是一個非常艱澀的音訊。我以為主持人會感性地討論友情,殊不知他竟然由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對於人群居的學說講起。我繼續播放這我已經無心再聽的對話,躺回床上,讓眼淚靜悄悄的流過臉頰,在枕頭上化作水花。

我當然不是因為我在清晨五點無端端選了一個哲學頻道而哭。

我是為自己沒有好好對待我的朋友而哭。

你們討厭「已讀不回」的朋友嗎?又或是那些在群祖中從來都不插話的人?對不起我就是那種人,有時我不但「已讀不回」,我甚至會「不讀不回」,或根本沒有開Whatsapp來看,又或開了Whatsapp那個app,自己的狀態不幸地變成「線上」,卻又分心去幹了別的事情,完全沒有看訊息。

網上有很多罵「已讀不回」人士的文章,最近火雞姐在視頻都有罵。

為甚麼要罵人「已讀不回」?我覺得有點冤枉。因為資訊媒體日新月異,這個世界就是有些人生活狀態緩慢,跟不上大家回覆的進度,也沒有時間打字,也有人純粹就是懶。有時我覺得有些factual的短訊看了也沒有回覆的必要;可是如果我們回了一個「K」﹑「嗯」﹑「ic」,又會照樣被大家媽叉。這樣被大家指罵一輪後,我們這群已讀不回人士就會努力的做一個愛回覆的族群,但屁咧,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故態總是復萌。

說回來,清晨五時的我突然起床反省,是不是我對朋友不忠誠不熱血不愛護,連好好的打個句字回覆投入一個對話當中也不能夠呢?於是我邊聽BBC Podcast邊看看有那個朋友我看了他的訊息然後沒有回的,便逐一回覆了。可有些真是太遲了,例如朋友甲send在飛機上有香檳飲的照片我在他的旅程完結被回英後才看到……又或者某group約打羽毛球已是上兩個星期的事…Whoops…

我愛我的朋友,但或許我就是個舊式人。

爸爸少時去旅行,在大漠中認識了一名德國人。四十年前沒臉書﹑手機﹑Whatsapp﹑電郵,一個地址就通行。每一年生日﹑聖誕,德國人和爸爸互寄賀卡,到他們結婚﹑生了小孩也互相通知,沖灑一幀照片分享,那時沒有Instagram的。這份友誼一直健在,四十年不慍不火不急不進的友誼,在初遇後二十年才再面對面聚舊,還是朋友。

我十分嚮往這種無拘無束但同時在意對方的友情,一個喜歡獨處思考學習創作打機玩樂生活的人,有時候無法跟著大家的速度生活。亞里士多德對友情的看法是,平等的友情在於兩人會親密地和constant地一起活動,如果其中一方不能配合,那麼那段關係很容易失衡。(有興趣的可以按連結看這個精要)

我對亞里士多德的學說還沒有全面的理解,但這麼一看或許我也有不對。要令一段友誼平衡發展,或許我要多make effort,好像在做完自己事後應該認真回一回,又或者是懇切的約一約見面。

 

2 thoughts on “「已讀不回」人士的心聲 – 現代友誼難鞏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