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Life as a Londoner · The Private Room · Uncategorised · Wild Thoughts

爺就是一名離地撚

有時會收到某些Haters的留言說米多莉離地﹑懶高竇﹑階級主義﹑崇洋。

爺就是一名離地撚,吹咩。你想點o者,米多莉16歲飄洋過海,當然跟大眾港女有不同的修行。吃的﹑穿的,都不同。你說我離地,在車仔面檔不知道怎樣叫餸,在譚仔聽三次先聽得明阿姐「勿演之潤實小喇」講緊乜。

但其實我會覺得,崇洋的是我還是罵我的Haters呢?如果因為不熟悉香港而不懂得某些道地的生活文化,那夾硬黎講,港人來到英國都可能同我係香港一樣咁「離地」,因為香港於我﹑英國於你,都不是local野,不是嗎?單純因為作者識中文,就無視本人已離港多年,不層本人不懂得貼地,實在太不公平了。

最近有個曾在英國讀書的港男幾年之後又輪迴番黎倫敦做野。週日啥們來個倫敦散步隨地拜訪。剛好,米多莉要去意大利雜貨店買些東西。

15083096757_ca69e7d160_b

Flickr

進入Lina Store,琳琅滿目的意大利零食,港男朋友開始買買買。米多莉則逕自走到counter,開始跟意大利帥哥聊天,騙騙芝士和火腿sample來吃。

試了幾款,最終買了100g extra creamy 唔記得左叫咩名芝士,同幾片Salame Felino。本來還想買些新鮮意大利粉回家煮spaghetti vongole,點知賣哂。行左一陣見肚子餓,把心一橫去Barrafina吃個西班牙tapas,祈禱五點鐘沒有人在這家米芝蓮星級餐廳排隊。

2013-03-26-images-barrafina

HuffPost UK

港男看著我大口啜紅蝦蝦頭的時候不禁說,你果然變了道道地地的倫敦人。我骨碌喝了一大口啤酒,一邊又拿起片面包點那紅蝦流出來的garlic汁。你說得對呢,十年在倫敦的生活早已經把我從香港拉走很遠很遠了。

雖然我還是喜歡譚仔三哥,每次回港都會幫襯街角涼茶鋪,沒有甚麼比手拉5蚊腸粉更適合做早餐;但我也真的改變了,我變得離地了。相比起沒有手拉腸粉,沒有Greek yogurt的日子更難過;相比起沒有盆菜的新年﹑沒有火雞的lonely Christmas更令我感到悲哀。

這就是離鄉背井的現實了︰當你離開久了,對某些人來說,那個「鄉」會慢慢轉移,我的家又是香港,又是倫敦,甚至慢慢轉移至倫敦是我家﹑返香港放假的狀態了。

三月回港,吃肥了。於是參加了一家在堅尼地城的健身班(因為有免費試做)。沒有想到老師不是香港人﹑不會廣東話;把我搭檔的是一個跟著老公來了香港工作的倫敦女生,我們聊得很開心。那一刻,我才明白自己真的離地了,看到那個倫敦女生,熟悉的倫敦口音,一樣的幽默感。

堅離地城,每個人有各人的修行。

Lina store: 18 Brewer St, Soho, London W1F 0SH

Barrafina: 26-27 Dean St, Soho, London W1D 3LL

關注我一下就好︰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