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兩種出軌 – 第二種

承上文。

至於第二種出軌,究竟值不值得。我覺得那是角度的問題,從大圍的角度來看(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可能是值得的。但那一時去三刻,甚至為數幾年的時間,對於當事人造成的傷害,加上在大家口中的談論,有時看起來不值得。

我們都想找一個終生伴侶。到了某一個年紀,有些人選擇了一個不適合自己的伴侶。有可能是因為年輕時就在一起了,這麼多年,也不好意思分開、就算不再愛了,也對對方有份親情有份責任。連對方的爸爸媽媽三姑女婆都見過面了,不是說分就分這麼灑脫的。所謂的「湊合著過日子」,大概就是這些;當然也有一些人寧缺也不願與不對的人過活,某程度這是很正確的,但因為會有很多人說三道四,所以特別不容易。

不論選擇了以上那種方式,通常到了一個地步,你都覺得自己不會找到夢想中的那個人。那個舉手投足都令你心動,風花雪月也令人雀躍,能為同一件事感動,令人不能自已的那個人,你以為不會來了。

怎知道,她/他來了。一席飯,你的內心憾動得不得了。你珍惜他,想到自己的狀況,不敢前進;可是,已經沒有一刻不能與他不親近了。在無意識間,你們還是花了很多時間在一起。怎麼辦,有無限的話題可以聊,童年時的回憶、年青時的夢想、通通都活靈活現,真實的自己理直氣壯的在我們快枯萎的成年人身軀中忽然像像火箭一樣爆發,威力無窮。在不自覺的一剎那,對方也有著同樣的感覺,然後吻了下去,不期然的,自然的,就吻了下去。

世界只餘下我們,那份感覺不是初戀一百分的青澀,倒是刧後重生的衰老感,難以言喻的finality,終於到結局了。我的人生高潮,在結局終於出現,等了好久好久。像一本很長很悶的書,作者到最後才給你一個驚喜,感謝你捱了這麼久,真有耐性。

I have never thought you exist. I cannot believe I have found you. 你難以致信的抱著自己的腦袋,好像遇上你是不可思議得,你的下巴快要掉下來了。

你不能停止想起她/他,你在家中來回踱步,在花灑下哼起情歌,看著樹上的枯葉感到1860年法國的浪漫,即使,你住的是200呎的深水步蝸居。你的城市變得美麗,空氣中的污染不再是一回事。坐對面的老屎忽同事忽然不再重要,我的生命比你歡樂太多。

你偶然在電視上看到歷史節目,太多戀人在大戰中分隔兩地最後也不能重逢。你內心一陣熱,有一個強烈的ephiphany:不可以失去這個人,我活到今天,等的就是這個人。你看著那個在床上玩著臉書,今晚也不準備和你做愛的戀人,心情又瞬間跌入谷底。你也不想與他做愛,因為你不想傷害,兩邊的那個他/她也不想傷害。

可是離開一個在生活細節朋友起居都跟自己重重交疊的人,真的很麻煩,也需要時間。你問自己,值不值得呢?

如果讀者是三十歲左右或以上的朋友,我想你大概分辨到了,第一種與第二種出軌的分別;我們活到今天,看過太多人,生命中太多過客,也抵抗過太多誘惑。那個新的人,只是一個誘惑嗎?你心中有數。你願意因為這個人抵受一段時間的重重指責嗎?年輕的讀者們,再觀察一會兒吧。

人生只有這麼短,才浪費下去很快就會死了。枯乾的生命,比起活到最後的生命,那個自己離死亡近一點呢?遇上他,我想活過來。你說,值不值得呢。

關注我一下就好︰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Feature image: Pintere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