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The Private Room · Wait & Give (Post 2018)

下一步

我生病了。生的病是中年危機病。

五年前畢業的時候有許多的志向,(下一句你們一定會罵死我),竟然在五年間通通都實現了。那時候眼光也很短,想到的志向雖然不容易但也是很短視的,沒有想到倒是快速的達成一個又一個的目標。

忽然,我已經沒有目標了,因為一切都完成了。

這個時候我剛好在看一本書,叫<愛在瘟疫蔓延時>(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是百年孤寂的作者Gabriel Garcia Marquez另一本很著名的小說。小說的一開始提到一名在六十歲時自殺的人。他不是因為生活不美滿或是生病而自殺,而是因為他老早就決定了要在六十歲,生活還是輝煌美好的時候死亡。

這樣說有點瞎,但就像大家喜愛的綜藝節目<康熙來了>一樣,在大家的熱情還是高漲的時候收檔,才會留下一個好的結尾。

這與我的人生目標吻合,假如我人生的最後在一個走下坡﹑甚麼都不能自理和享受的情況下潦倒的結束,這樣就算我活到長命百歲,那倒不如在最燦爛的時候劃下句號。

如此一來,達到了所有的目標﹑人生在高峰的自己,忽然害怕起來。我反覆的問自己,Is that it? 我是不是可以死去了?二十八歲的自己這樣說,聽起來真是令人震驚﹑朋友看到這篇文章恐怕會給我撒瑪利亞防止自殺的熱線給我(no I am not going to kill myself, don’t worry!)。

理智的想法應該是當你達到了一個目標,通常我們需要定下下一個更宏大的目標。就像升職到經理﹑下一步當然就是升總監之類的。

可是我完全沒有這樣的動力。尤其是物質方面,我已經沒有更多的需求了。我不想換一家更大的屋子﹑也不想賺取更多的金錢﹑也不想當一個二十四小時都在工作的所謂上司。這種無止境的追求,並不是我個人希望花一生的力量去追逐的。

帶著這樣不知道下一步要做甚麼,生存還有甚麼意義的疑問,去了泰國。

這次要參加一個由小認識到大的朋友的婚禮。婚禮後去了清遇,現在這一刻,本人也在清邁的一家咖啡館寫下這篇文章。

在婚禮的期間我十分感觸,尤其是當我朋友練了Bruno Mars的歌要自彈自唱給妻子聽的時候,我的淚簡直瘋狂的流下來,像個白痴一樣。

我的淚不是因為朋友唱歌的關係,而是因為感嘆命運的瘋狂。十年前在香港一所中學與朋友打鬧的自己,絕對想像不到有一天要從歐洲飛到泰國一個從未聽聞過的城市,見證著我的港男朋友娶一個泰國女生的未來。他們將會搬到星加坡居住,命運就這樣把兩個凡人從自己各自的家鄉帶領到一個新的地方,重新開始。

清邁的寧曼區是一個很恬靜自由的地方,空間寬敞,藝術和life style自由地發展。在小區步行的時候腦袋十分清靜﹑早前因為擔憂未來的壓力忽然一掃而空。不知道為甚麼,忽然有了勇氣去面對這一件事。

對,我就是有中年危機呀。對,我就是不知道下一步要做甚麼呀。對,我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有了這一份覺悟︰我接受了自己正處於人生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必需好好的作出下一步的抉擇。我的步履忽然輕鬆了許多,這樣的覺悟令我不再以frustrated﹑負面的看法看待在分叉路口的自己。

我花了些時間把最後閱讀到﹑看到的資料﹑和自己的想法整理了一下。我相信我不是唯一的抉擇者。許多讀者們想必也是在分叉路口上,不論是感情方面﹑工作方面。

米多莉在2018年的文章,也只可以從「尋找人生意義」的角度出發了。希望大家繼續支持米多莉,一起與我尋找人生的方向。

關注我一下就好︰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IG: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