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 Wait & Give (Post 2018)

忘記|曾經|善良 – (2)

上回提到,原來Jenna的新鄰居Lorna,是認識本人的。

「我是Lorna Murphy,很久不見了。」Lorna這樣說,好像撻全朵我就會仿然大悟,晴天霹靂一樣。
「對不起,我不肯定我記得。」當然,我以盡量不令她太尷尬的高端禮貌級數回應道,我非常肯定我不知道你是誰。
「十多年前,我剛剛轉校到我們中學讀中一,你是我的學姐,還是我的Buddy,負責幫我融入校園。」Lorna解釋道︰「雖然那只是一個學期的事。本來我因為要從蘇格蘭搬去威爾斯感到很緊張的,但幸好那時候你很照顧我,我就很快找到朋友了。」

嘿!?我回想起來,中七的時候還真做過中一生的buddy這件事,不過後來因為要報考大學,愈來愈忙,就不了了之,說起來還真是對不起這個小孩。她一直記得我,我又柒了。

「呀,我記起來了。想不到你現在這麼大個兒了。」我伸手拍拍她的頭,其實她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女孩子了,不過始終比我年紀小,真可愛。「所以你都長大成人,還搬來倫敦了啦?」

寒喧了一會兒後,她說︰「因為你當年幫助過我,所以我現在也總想著要幫助別人。」我老尷的微笑,不知道怎樣回應。

在獨自回家的途中,那兩年在威爾斯的回憶不段湧現。

我是考完會考離開香港的,一開始去的不是大都市倫敦,而是一個放眼只有羊與草的威爾斯小鎮。在小鎮的那兩年,是我人生最快樂的兩年。不單是離開家的自由,也是我在寫作﹑學習和人生想像上爆發最強烈的熱情的兩年。

考過會考的人通常都覺得英國A level易過借火,所以那兩年我幾乎都只做三件事︰音樂﹑媾仔﹑閱讀。我保持寫作的習慣,卻因為學校宿舍封鎖了Xanga,只有每星期五獨自去鎮上圖書館的時候才可以寫篇週記。那時生活很平靜,刺激大腦的反而是知識和生活體驗,而少一點是無中生有的drama,也不是買到甚麼名牌的消費生活,十分簡單。

我的朋友很多,每天也過得充實愉快。某一天老師說,你從異地搬來英國的生活體驗,可能對一個新來威的小女孩很有用也不一定,問我要不要當個buddy。我說好,那就是Lorna了。

其實我沒有做甚麼了不起的事,也不過是每週一次在午飯時間跟她聊聊天,了解一下她交友的情況。有些讀者可能會知道,蘇格蘭的口音非常特殊,其實那時我才來英國年多,不要說口音,標準英語也沒有聽講很好,所以有時候我和Lorna也是雞同鴨講。可我還記得她喜歡地理課,而後來我在Facebook當了朋友,也知道她是做地理有關的行業。在我要離開威爾斯去倫敦讀大學的時候,她也傷心的流淚,還送了我一個甚麼做留念(不過在某次搬屋的時候我弄丟了)。

過去快樂的回憶,要不是Lorna的出現我已經忘記得七七八八了。有一些悲觀的人,像我,就只記得過去不快的事。尤其是今天,我有時總在問,是甚麼的過去把我造就成今天如此不堪的一個人。

我收到許多讀者的信息,很多時候都在說自己的慘事。可是我發現多跟幾個人講話,你就會知道我們個個都慘。不是父母教育太過嚴厲,就是自我價值偏低。問題其實是,如果我們慘,那我們就是不是要慘下去。就好像你的分手已經很悲慘,是不是必定要聽關心妍唱慘情歌?

或許我們有選擇權。

我們可以選擇有意識的快樂生活下去,不被過去的不快綑綁至死;又或者我們可以選擇記著快樂的事,好像我曾經熱愛過生命,這份熱情還感染了一個小女孩一樣的回憶。

或許,身經百戰﹑體無完膚的我們,倘且能夠溫暖人的心,舒緩身邊人緊張的神經,看到灰色的人生或許有alternatives。不要忘記,曾經,善良過的自己。

Lorna,你這輩子都不會看到這篇文章,but thanks a lot, you are a star。

上集故事按此。

關注我一下就好︰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追蹤我的IG: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Photo by Christopher Campbell on Unsplas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