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勇闖山頭

十月的時候我在日本九州一個寺廟裏修行。

有一天,我們的寺廟來了一位荷蘭藉女生。聊起天來,她是在從事森林業務的(實在太厲害了)。有一天,我們決定去附近踏踏青行行山看看海。

我幾天下來,都沒有在寺廟附近遛達過,一直跟著別人和方丈的指引,他們做甚麼我就跟著做甚麼。原來,寺廟附近是如此有趣,海浪的聲音平靜人心,在公園裏有奇怪的假人偶在假裝真實的人類活動,嚇得我們大呼小叫。荷蘭森女(笑)忽然指著某個山頭,說︰「昨天我走了去那個山,有許多很漂亮的高杉樹。」

我看著那個綿綿的,深綠色的棉花糖般的山巒,我真的訝異了︰「你一個人去,不害怕嗎?」

當然,荷蘭森女又怎會害怕呢?

或許是因為「熊出沒注意」這個品牌太深入我心,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可以一個人走上山去探險,總覺得會遇上熊(寫到這裏,如果我的媽媽看到這篇文章,想必一定搖頭說︰「你一定不可以一個人行山﹗」媽媽,我沒有,我不敢去﹗)。

feature3

Photo credit: 新Monday

雖然香港好山好水,但香港的郊外連山路都給我們鋪好了,始終跟外國赤裸裸的大自然不一樣。在石屎森林長大,有些城市文化還是深深的植根我心,害怕陰森的山徑會令人迷路,也恐慌昆蟲走獸。雖然我質性自然,這幾年常常往英國的郊野闖,但在不為意的時候,也流露出城市人懼怕大自然的基本設定。

當我知道荷蘭森女來了這麼一天已經看這個小鎮看得比我多的時候,我內心有點不是味兒。半年後的今天,我突然想起那個我最終都沒有機會去的山頭,感到後悔。可是我轉念一想,自己的出身就是這樣,根本就沒有甚麼好後悔的,我是沒有可能一個人勇闖山頭的。有些文化就是根深蒂固,荷蘭森女在叢林長大,而且從事森林業務的,對大自然的了解特別深入,我是沒辦法比的。

如今,我們英國封城,被困在家的我,決定炎症過後,一定要發力的多去大自然走走。

PS. 幾天過後,一條鮮橙色的毒毛蟲晚上偷偷去了荷蘭森女的房間,森女不慌不忙的先給它拍張照片,再拿了一個碗把它蓋住,又找許多書本把碗壓著。這樣森女竟然安然的與毛蟲一起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跟方丈一起把毛蟲放走了。如果是毒毛蟲來到我的房間,恐怕我已經昏厥或被毒死了吧(而且,我一定沒有可能知道這蟲有毒in the first place)……感謝大自然的神明。

Photo by Nitish Meena on Unsplas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