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山再起的決定

昨天學會了一件事。學的是甚麼不要緊,反而是在挫折中我們怎樣站起來比較要緊。

我在床上捲縮成一團,眼淚哀哀的流到床單上。負面晦氣的話在我腦中不停盤旋,討厭自己得不得了。

親愛的,因為出錯而責怪自己可是平常得不得了。年輕的讀者們,在你長大成了個大人的時候,這個落魄的模樣依然會反覆出現。那個神采飛揚的獨立時尚女生甚麼的,必會有穿著便裝頹坐沙發猛吃甜食的一刻。

要從自我貶低的凄凉中走出來,最重要的作出一個清醒的決定。這個決定就是,你要把這個錯誤的後遺症拖延到甚麼時候?

有些事自然會有一段時間的後續要處理。好像離婚是需要時間的,破產東山再起也是如此。

但好像分手後的心痛、上班出錯被罵的尷尬,這裏被延長的是情緒,不是行政細節。

如果只有情緒被延長,我們就必須要清楚明白及深深相信,被延長多久是我們的決定。時間故然會沖淡許多悲傷,但權力不在時間裏,控制權在我們的意志裏。

當我們深信一蹶不振或是抖擻精神的決定權是屬於自己的時候,我們下一步要記得過去的事已經發生,我們沒有能力去改變過去甚麼。每一秒的現在下一秒即成過去,因此每一秒過去後就沒有重新開始的餘地。

時間像米飯,鋤禾日當午,粒粒皆辛苦。秒秒都是珍寶。有些時間我們決定用來悲傷,那是必須的;但我們也必要選擇一個振作的時間。

你說,可以這樣選擇我就不會這樣幽鬱。我說,那是因為你還沒有深深相信power在你的手上。現在,就是現在,選擇駕馭情緒而非被情緒駕馭。

就算現在還在康復當中,需要時間。在康復的過程中我們必須要把相信自己的權力加入復健的過程當中。這樣,相信、選擇、走出悲傷,我們就好過來了。

今天在延長負面情緒的人,擇個好日子,在月曆中把這好日圈起來。你選擇甚麼時候適合,那天我們就好起來。由現在到那一天,你要發甚麼脾氣流甚麼淚吃甚麼甜食繞甚麼課都可以。因為你已經把情緒控制住了。

床上的悟り

剛從香港回來,下了飛機。

時差,凌晨二時起來,還以為自己在媽媽爸爸的家。看到天花板的羽毛燈,才發現,回到倫敦的家了。

我躺在床上,微弱的街燈從窗簾的縫隙透進來,脆弱的藍白光。

一年多前我進入了中年危機期,我覺得我人生到了一個階段,要不是追逐了不是夢想的道路,就是已經沒有任何值得追逐的目標。我感到惶惑,我不知所措,我寂寞。

這一刻我卻身心舒暢,手手腳腳在床上劃圓圈,享受著一個人睡在King’s size床的空間感。我深深的吸入一口氣,從前我覺得自己是背棄了香港,只有一個在倫敦的小窩;今天,我成熟了,與父母和好了,我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有兩個家,兩個同樣溫暖的家。

現在很好,我很滿足。將來的事,有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信心。

工作一樣未變,夢想像霧又像花,依然孤家寡人。心態卻不同了,一份粉紅色的幸福感,在不需要別人滿足自己的情況下,在內心綻放出來。有點像月野兔變身是從心口爆出來的迷幻粉紅蝴蝶結。

這一份突出其來的滿足感﹑通透感﹑呈明的思緒,原來在日本佛學上叫做悟り(讀音︰Sa-to-ri)。看漢字就知道,是領悟的意思。從讀書開始的我們,追求著前好成績﹑入好大學﹑打份好工﹑三十歲前同個好人結婚,除非中途有無限失意(像米多莉早前那樣),盲目的跟著做,我們很少會有悟り的機會。

遇上挫折,又或是突發有甚麼事,我們就會反思。有時候我們的反思令我們相當負面,為甚麼我做到咁高級都買唔到樓,為甚麼我讀好書一世還是要擠地鐵上班,為甚麼人稱我是鑽石王老五卻一直都未出pool之類的。這些時候如果我們能跳出自己的思想,用一個旁觀人的角度觀察自己的思想行為和成就,當中的一小撮人也許會有悟り也不一定。

而更多的人就是垂頭喪氣,怨天尤人;在這些人當中,更有的進入無限的哀傷,憂鬱症﹑邊緣人格障礙等等。但你在不知道,在走下坡的心理層面上,我們有些人又抓住了悟り的機會,成為覺醒的人,從此開朗起來。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讓在營營役役的人們注意(aware of)這個悟り的概念。如果你在痛苦或茫然當中,或許有一天,你會有自己專屬的悟り,協助你走完一輩子的道路。

註︰悟り,並不是完全的覺醒,而是覺醒的開端。這篇文章有趣,不妨參閱(鏈結)。

PS 我不信佛的不要誤會,人家用不著我來相信。

喜歡此文請分享出去吧﹗
Follow我的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Follow我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執起筆來吧-意識流

最近回港有一天起床,我特別䒐䒏(grumpy)。我在狹小的房間來回踱步,深呼吸時空氣進不到胸口。我把心一橫,在錢包裏找到張收據,一口氣寫寫寫,並沒有特別的條理也不是日記,我只是不斷寫我當時如泉水般湧出的想法在紙上,一發不可收拾,寫滿了所有帳單(可見我在香港喪買)。

我坐了在床上,深呼吸,空氣一下子就吸進肚子裏,暢通無比,開朗抒懷,親身的體會「直抒胸臆」四個大字的奇妙。

會跟大家分享這檔小事,是因為這次回港發現港人的負面情緒又加重了,過了很久大家依然放不下林鄭山竹後迫人上班的怒火;也發現港人的耐性愈來愈短了,人人都說我的文章太長沒人看。朋友說自己愈來愈少寫字,竟然說上次執筆寫紙竟然是在別人婚禮上寫紀念本子的時候(笑)。

我不相信我是香港僅餘內心有悶氣要用文字來發泄的人。喝酒做運動甚麼的,都不是正面面對腦中的事情。雖然可以跟人說,但有些事不應該說,有些事說了就是講是非,對人格修養不好。因此,抬起你低過的頭來,執起無印紙筆來,我們寫吧。寫罷也可以一把火燒掉,心情特別爽。

有一個心理學的治療叫stream of consciousness (意識流治療),用者每天在A4字大小的簿子上不停息地寫5至20分鐘,寫甚麼都得,沒有東西寫下去的時候就直接寫「沒有東西可以寫,寫甚麼好呢……」讓手和意識直接對話,在紙上說出抑壓著的想法。至少要寫幾個星期,但大部分人都會持續這個習慣,容許自己的黑暗面﹑的不負責任爆發出來。

這是一個很棒的self-loving(自愛)技巧,不要停止疼愛自己。

喜歡此文請分享出去吧﹗
Follow我的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Follow我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