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的悟り

剛從香港回來,下了飛機。

時差,凌晨二時起來,還以為自己在媽媽爸爸的家。看到天花板的羽毛燈,才發現,回到倫敦的家了。

我躺在床上,微弱的街燈從窗簾的縫隙透進來,脆弱的藍白光。

一年多前我進入了中年危機期,我覺得我人生到了一個階段,要不是追逐了不是夢想的道路,就是已經沒有任何值得追逐的目標。我感到惶惑,我不知所措,我寂寞。

這一刻我卻身心舒暢,手手腳腳在床上劃圓圈,享受著一個人睡在King’s size床的空間感。我深深的吸入一口氣,從前我覺得自己是背棄了香港,只有一個在倫敦的小窩;今天,我成熟了,與父母和好了,我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有兩個家,兩個同樣溫暖的家。

現在很好,我很滿足。將來的事,有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信心。

工作一樣未變,夢想像霧又像花,依然孤家寡人。心態卻不同了,一份粉紅色的幸福感,在不需要別人滿足自己的情況下,在內心綻放出來。有點像月野兔變身是從心口爆出來的迷幻粉紅蝴蝶結。

這一份突出其來的滿足感﹑通透感﹑呈明的思緒,原來在日本佛學上叫做悟り(讀音︰Sa-to-ri)。看漢字就知道,是領悟的意思。從讀書開始的我們,追求著前好成績﹑入好大學﹑打份好工﹑三十歲前同個好人結婚,除非中途有無限失意(像米多莉早前那樣),盲目的跟著做,我們很少會有悟り的機會。

遇上挫折,又或是突發有甚麼事,我們就會反思。有時候我們的反思令我們相當負面,為甚麼我做到咁高級都買唔到樓,為甚麼我讀好書一世還是要擠地鐵上班,為甚麼人稱我是鑽石王老五卻一直都未出pool之類的。這些時候如果我們能跳出自己的思想,用一個旁觀人的角度觀察自己的思想行為和成就,當中的一小撮人也許會有悟り也不一定。

而更多的人就是垂頭喪氣,怨天尤人;在這些人當中,更有的進入無限的哀傷,憂鬱症﹑邊緣人格障礙等等。但你在不知道,在走下坡的心理層面上,我們有些人又抓住了悟り的機會,成為覺醒的人,從此開朗起來。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讓在營營役役的人們注意(aware of)這個悟り的概念。如果你在痛苦或茫然當中,或許有一天,你會有自己專屬的悟り,協助你走完一輩子的道路。

註︰悟り,並不是完全的覺醒,而是覺醒的開端。這篇文章有趣,不妨參閱(鏈結)。

PS 我不信佛的不要誤會,人家用不著我來相信。

喜歡此文請分享出去吧﹗
Follow我的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Follow我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執起筆來吧-意識流

最近回港有一天起床,我特別䒐䒏(grumpy)。我在狹小的房間來回踱步,深呼吸時空氣進不到胸口。我把心一橫,在錢包裏找到張收據,一口氣寫寫寫,並沒有特別的條理也不是日記,我只是不斷寫我當時如泉水般湧出的想法在紙上,一發不可收拾,寫滿了所有帳單(可見我在香港喪買)。

我坐了在床上,深呼吸,空氣一下子就吸進肚子裏,暢通無比,開朗抒懷,親身的體會「直抒胸臆」四個大字的奇妙。

會跟大家分享這檔小事,是因為這次回港發現港人的負面情緒又加重了,過了很久大家依然放不下林鄭山竹後迫人上班的怒火;也發現港人的耐性愈來愈短了,人人都說我的文章太長沒人看。朋友說自己愈來愈少寫字,竟然說上次執筆寫紙竟然是在別人婚禮上寫紀念本子的時候(笑)。

我不相信我是香港僅餘內心有悶氣要用文字來發泄的人。喝酒做運動甚麼的,都不是正面面對腦中的事情。雖然可以跟人說,但有些事不應該說,有些事說了就是講是非,對人格修養不好。因此,抬起你低過的頭來,執起無印紙筆來,我們寫吧。寫罷也可以一把火燒掉,心情特別爽。

有一個心理學的治療叫stream of consciousness (意識流治療),用者每天在A4字大小的簿子上不停息地寫5至20分鐘,寫甚麼都得,沒有東西寫下去的時候就直接寫「沒有東西可以寫,寫甚麼好呢……」讓手和意識直接對話,在紙上說出抑壓著的想法。至少要寫幾個星期,但大部分人都會持續這個習慣,容許自己的黑暗面﹑的不負責任爆發出來。

這是一個很棒的self-loving(自愛)技巧,不要停止疼愛自己。

喜歡此文請分享出去吧﹗
Follow我的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Follow我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好像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哭一樣

我常常都做心理測驗,是測驗自己有沒有精神病的那一種。我甚麼測驗都做過,由抑鬱症到過度活躍症,為的就是為自己乖僻的個性作一個全面的分析。為甚麼,為甚麼我會如此這般。

最近才發現這是無中生有,沒有病都迫到有病的一種強迫症(笑)。

想起法國電影<天使愛美麗>開首,就說在雙風車咖啡廳裏賣煙的Georgette總說自己身患奇難雜症,今天是坐骨神經痛,改天就是偏頭痛。

在香港的時候,也有這樣的,好多人去看醫生,人人都有鼻敏感,個個都吃中藥調理身體。

我不知道,我開始懷疑是不是我們潛意識都不知道自己心理生理在幹甚麼了,所以給自己的不安加上疾病的名字。睡不好的頭痛就是migraine,打個噴嚏就是流行性感冒。

這一年我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一年過後我回想覺得自己可能曾經抑鬱。可是我沒有去看醫生(也不是不支持病向淺中醫的說法),而是努力的觀察自己。我把自己的警覺性調至最高,我留意自己的思想,也留意自己傷心時的表現。往往我一哭,我就轉念觀察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哭一樣。

這樣做有點像把自己當成白老鼠一樣,可是觀察自己的過程十分有趣,慢慢我愈來愈了解自己,甚麼時候會突然傷感起來,看到甚麼電影情節會燥動心靈之類的,吃甚麼東西會令自己全心快樂等等。(讀者們現在應該明白為甚麼米多莉總是覺得自己有點怪怪的,可能會這樣做的人都是有點怪怪的。)

Anyways,在自我觀察的途中遇上了一本書叫做<當下的力量> (The Power of Now),內容竟然也是講到人要觀察自己的腦袋,就會發現許多煩惱都是虛構的(illusion),是我們過度活躍的大腦不停重複思考一件事(overthinking)。我也是有點領悟力的好不好,搞不成我也是個靈性大師(笑)。

好像有一個人擔心考試,考試是在十天之後,但那個人現在便開始緊張起來,然後一直在幻想考試那天的災難,不論是忘了帶准考證,遲到,巴士出事故﹑原子筆沒墨水。然後他花了許多時間在擔心這些事,人變得愈來愈緊張和沮喪,最後溫書效率變差,睡得不好。十天後,就算帶齊了准考證﹑沒遲到﹑沒出事故,原子筆有墨,還是考得不好。Guess why!

Voila。

在我開始做很多心理測驗想知道自己為甚麼不快樂的那一刻,我的problems便真正開始,我真正的進入憂鬱,因為我相信我自己有問題,憂心忡忡,週完復始,愈來愈憂鬱。

一個月開始,我決定不再覺得自己有憂鬱,不再覺得自己有問題。這不是死撐﹑強裝堅強的生活,而是集中精神在觀察自己的腦袋,集中精神在幹手上在幹的事。不論是打坐冥想﹑寫字﹑瑜珈,還是刷牙﹑上廁所﹑洗衫,我都是全神貫注地做。

忽然我發現自己甚麼憂鬱都沒有了。

當然,寫到這裏我還沒有跟大家說甚麼事令到我感到憂傷。是有一兩件特別的事,但這些事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in fact,現在甚麼可以做的事也沒有,故此,我學習把不能以行動解決的事拋諸腦後,認真做現在可以做的事,尤其是做好事,包括每天的工作,友好的對待陌生人,關心家人朋友之類的,我發現,那些「一兩件特別麻煩的事」也真的不再是屬於我的事。

我不再控制,我活在當下,結果我不必再做任何「心理測驗」也不必醫師檢定本人有沒有抑鬱症,就在倫敦愈來愈早出現的斜陽下,輕鬆的回家,睡一個飽飽的覺去。

PS 重點不是覺得自己沒有問題,而是把重點轉移到現在這一刻裏去。希望大家真的覺得身心靈不舒服,不要誤會上文的意思,及早就醫。但在就醫的過程中,嘗試觀察一下自己,可能會有有趣的大發現大領悟也不一定哦。

不必辯解

香港人有兩個特點今人感到百般無奈,其中一點是會自動為某些事情作辯解(justification)。

好像是自己的小孩成績不如理想,最終找到出路,要花一筆錢去外國讀書。沒有錯,如果成績好好的,可以升香港的大學,又省錢又省力,多好。但是,很多家長表面上很支持自己的小孩,但口裏卻是多層次的辯解,放不下孩子的小失敗。

好像問起小孩去外國讀書,他們不自覺地自圓其說,不打自招︰「其實給Dickson去外國也是好事,雖然貴一點,但有機會去外國看看也是好機會來著。反正他本身都很喜歡澳洲的文化,去一年半年也不是用了我很多錢,只要他生生性性,也是可以的。我不會給他壓力的,成績考得差也是過去的事了,失敗乃成功之母,只要他明白教訓就可以……(下刪一百字)。」

沒有人在質問你孩子考試不好的事,也沒有人要求你為自己花錢送仔女去外國讀書作辯解,大量的藉口拋了出來,除了自我安慰外,一點作用也沒有。你給我說的,其實是你自己一直為仔女的失敗張羅,一邊寫支票,一邊在腦中開解自己的事。放不下的是你自己,你怕人家會問你好端端為甚麼要送仔女去外國讀書,你在意子女考試失敗,你怕人家給你縱容子女,ultimately,你怕別人說你當爸爸媽媽當得不像樣。

你的恐懼(fear),在你的腦海膨漲,然後你已經進入神經質的地步,懷疑別人問候你的孩子其實是話中有話,以為大家都在論斷(judge)自己,個個都心懷叵測。

不知道甚麼時候我們的面皮這麼薄,用萬樣藉口為自己的責任作辯護。以前也有同學放榜成績不如意,看到我考得尚可,也要補一句︰「我也是剛好沒有認真溫書,要不然,也會考得不錯。考卷其實沒有很難。」中文是不是叫這些做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

作任何辯解只會給孩子給自己更大的壓力。因為孩子「衰」了,不只要父母操勞﹑出心出力;還要在親戚朋友面前自圓其說,給自己找台階下。

你支持孩子沒有甚麼不對,不必向任何人解釋。你必需接受事情的狀況,必需相信自己是一個很好的父母。如果你不把一件事看成是失掉面子的事,那麼你的面子就不會失掉,一切,都在你自己的腦內無中生有。

不必為過去了的事著緊,把它們都拋諸腦後(let it go)吧。我的問題是你的兒子去外國讀書如何,如果你真正放下了孩子的失敗,你就回答我的問題吧。好像︰「澳洲真的很遠,但看起來天氣不錯,孩子的宿舍也很乾淨企理。希望他快快適應,不會太想家吧。」做人坦誠一點活得輕鬆一點。

為自己的孩子感到驕傲,是當他失敗(或是沒有很成功)的時候,就開始。不要看自己的面子多於愛其他更重要的事,不必為自己的決定作辯解。

喜歡此文請分享出去吧﹗
Follow我的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midorilondon/
Follow我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hesimplemidori/

Photo by Simon Rae on Unsplash

像王維的同事

剛跟一個可愛的同事聊天,他對世事都是一副順其自然的態度,沒有甚麼大起大落,但為人誠懇,對人善良。

跟他說話好像是行雲流水,順著海流而運行,忽然想起小時候讀過老殘遊記,同事就是老殘的感覺。早上醒來,就與雀友虛應一應故事,喝個茶,心血來潮就要去遊一遊大明湖。再幻想下去,也有點像詩佛王維的感覺︰

言入黃花川,每逐清溪水。隨山將萬轉,趣途無百里。
聲喧亂石中,色靜深鬆裏。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葦。
我心素已閒,清川澹如此。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

青溪.王維

雖然我無法窺視同事的內心世界,但倒是覺得他已經在修道的路上了,無論生命發生甚麼奇難異事,他都坦然面對,不發一句怨言。

想起來,人為甚麼會發怨言呢?因為他們不滿。人為甚麼會不滿呢?因為他們認為某事應該如此可是事實上卻不是。好像港女為甚麼會扭計呢?因為他們應該男朋友應該以她為尊,但是男朋友是成年人,也有其他雜務﹑責任在身。於是港女的期許未達,就不滿了,不滿,就發怨言了。

人為甚麼會有這麼多期許(expectations)呢?因為有時候我們太理想化,但理想是虛構的,脫離現實,因此現實基本不如理想,期許通常不會成真。想到這裏,為一些沒有可能實現的想法而發脾氣,這可是一等一的愚昧呀。

所以說,我這個同事是稀有的聰明人呀,我們身邊充斥更多的卻是動不動就不滿的負能量製造者。怎麼辦呢?那就要由唐詩三百首一跳,跳到古希臘的哲學思想去了。

古希臘最勁的一個學說,就是斯多葛主義 (stoicism)。斯多葛主義有討論一些有關於神和人的關係之類的學說,但我覺得當中的精華(take away point),其實是在壓力和逆境跟前我們要如何保持平靜(calm)和勇敢(brave)。

當中最重要的就是接受事情一定不會如自己心意進行的。如果我一早已經料到這個狀態,那就不是一個突如其來的壓力和逆境,是一件必然會發生的事情。逆境,就變得像地心吸力一樣,蘋果熟了就必定會掉在地上;你的上司,必然會想你在週五加班;單身的三十歲,必然會被三姑六婆八卦;農曆年去銀行,必定多人到趴街。

轉移自己的期許,就沒有所謂的如意不如意,比沒有期許,好像悲觀了一點。但如果我們expect最壞的狀況,任何好事就會變成奇蹟,那是多麼令人快樂的一件事呀。

斯多葛主義還有其他方面的學說,但今天我就適可而止,就此擱筆。除了因為希望大家消化一下﹑研究一下如何轉移自己的期許,其實還是因為今天要跟王維同事吃麻辣燙(對倫敦是有麻辣燙吃的)。我的心當然是十分期待,但飯局也有可能臨時告吹,因此這時餓著肚子的米多莉,也決定轉移期許,假如今天有火鍋吃就是奇蹟咯﹗

更多關於stoicism的資訊︰https://www.theschooloflife.com/thebookoflife/the-great-philosophers-the-stoics/

節外生枝

昨晚凌晨,我突然醒過來。一陣悲涼縈繞在我的胸前,因為我發夢想起了那個對不起我的舊男朋友。眼光光了,於是我選擇了冥想,希望可以慢慢的平伏心境,不再回憶起過去的傷心事,令自己睡不著覺,明天起不了床。

我選擇了一個關於吸引力法則(Law of attraction)的引導冥想(guided meditation)來聽。吸引力法則是指正面的思想會吸引正面的結果,同樣地,負面的思想會產生負面的磁場,招至惡果。以前都有聽過,如果某一天我們頭頭碰著黑,就更加不應該自怨自艾,否則會有更多的惡運降臨。

那個引導冥想的聲帶領著聽眾調整呼吸,把注意力集中在體肉的自我(inner self),然後著我們把理想的生活視覺化(visualize),再審視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緒﹑關係等對活出理想生活有沒有貢獻。例如我想和情人的關係良好,結婚生子,可是每天我們都為少少的事情生氣,轉念一想,其實就是自己拉遠了自己理想的生活。有可能是這個人不適合你,但也有可能是你的情緒不好,把對方愈推愈遠。

騰出時間冥想,三省吾身,看看現在的自己是不是正在把自己拖離理想的生活,我覺得很棒。我們每天做很多事其實是多餘的,好聽一點就叫節外生枝。好像覺得情人雖好但有點悶,於是暗地裏上tinder找伴兒聊聊天。結果被情人的朋友抓包,把自己本來快到結婚的關係破壞了,然後後悔自己為甚麼花心,就是多餘了。

又或是想要轉工作,卻不花時間考慮想做的工作究竟是甚麼,反而被老闆游說去了做甚麼進修課程,結果又再泥足深陷了。沒有時候讀自己真正想讀的書,離夢想更遠矣,又是多餘。

為甚麼人會作多餘的事呢?

因為我們害怕。

我們害怕現在不是最好,或是不可能變得更好,於是我們三心兩意,不敢為自己的理想往前衝。因此我們假裝單身卻又不願意離開不適合的伴侶;又或是我們不敢辭職﹑甚至假裝自己很有興趣在某行業幹下去。這叫做分散投資﹑降低風險。

可是人生的投資跟股票或是甚麼的投資也不一樣。人生的投資比較想買樓,成本很高,所以總是接近孤注一擲,遇上喜歡的目標,就要前進。如果我們不show hand,將就買了一個便宜一點但是差很多的蝸居,那我們就徹底失敗了。因為投資金額還是很貴,你也被迫滯留在這個不是首選的屋子好長的一段時候。人生也是這樣,左顧右盼,做著多餘的事,通常都會節外生枝,然後離理想的生活愈來愈遠。

你理想的生活是甚麼呢?你理想的生活是不是不著邊際的幻想,還是有根有據可實行的夢想呢?你現在做的事情,不論是工作上﹑健康上﹑愛情上等,是不是節外生枝,把你從你想要的幸福愈推愈遠呢?你是不是有甚麼恐懼呢,令到你要不停滯不前,要不節外生枝,要不選擇次等?

只有騰出時間,給自己空間去反思這些東西,讓答案血淋淋的呈現在自己眼前,我們才有改變的知覺。

中性的事情,主觀的情緒

需要我們思考的東西通常有兩種,一種是帶情感的(emotionally attached),另一種是只需要邏輯的(logical)。後者包括看地圖找路﹑尋找餐廳﹑日常工作之類的,我們沒有太多的情感起伏,單純是要做好或解決某一件事。

說來容易,但很多表面上看似十分中性(neutral)的事情,我們人很容易想多了,然後不自覺地附帶了情感在事情上面。好像是,午餐時間去銀行排隊的時候,中性的事情就是排隊,但是人太多了,客戶又喜歡跟職員談很久,進展很緩慢,所以人開始附帶了不耐煩的情緒在排隊上面。起初是小小的不滿,可是隊伍還是一動不動,情緒好像一個汽球一樣膨脹起來,愈來愈大,結果你怒氣沖沖,質問經理︰「還要我等多久呀﹗」

這是想偏了一邊的例子。中性的事情,其實排隊是非常行政化的任務,可是我們因為不自覺(unconscious),所以容許了情感附帶在一件本身沒有情緒的事情上,最後情感的膨漲遠大於事情的本身,造成了不滿意和憤怒。你說,那又怎樣?

那又怎樣?那就是你自己的論斷(judgement)把自己激怒了,然後你把自己的血壓升高。如此情緒高昂的事如果不被制﹑不斷發生的話,很可能會引致躁鬱症﹑高血壓﹑心臟病發等問題,但看到通透的話,原來情緒的源頭是自己的思考。很多人把生理病和心理質素分得很開,以為生理的病痛是基因﹑是環境﹑是病毒的影響,但要知道心靈健康的人的抵抗力通常比較好,而因此患病的機會率會下降。

愛養生的香港人做很多事情去保健,喝湯進補吃中藥,花好多錢;也有很多少男少女都為自己的皮膚和身型苦惱,結果花好多錢抽指做臉之類的。其實很多都是荷爾蒙的(hormonal)問題。而最直接去控制荷爾蒙和免疫系統的方法就是用思考和管理情緒。

言歸銀行,如果你未能如我上文所講的觀察自己,那你可以花一點時候觀察在排隊的人。你會發現他們的面容開始由目無表情增強至不耐煩,由不耐煩增強至憤怒,發出「嘖嘖」的聲音﹑還抱怨說「有冇搞錯呀排咁耐」之類的,然後你可能會見到有人向小職員抱怨,然後要求見經理。經理只能說對不起,但沒有任何對策。雖然那個人的怒氣被經理略為平息,但依然口裏不住不屑地私語,振振有辭。

如果你很認真的觀察的話,你會發現這是很可怕的現像。由始至終,客觀的事實就是︰人們在很多人的地方排隊。而你會看到這個人(或是你自己),把情緒(emotions)開始注入這個客觀的事實,而後這個情緒增強到一個憤怒的地步,身體不受理智控制開始喃喃自語,進入一個完全不自覺的程度。這種不自覺的憤怒﹑或其他負面的情緒(甚至是過度的快樂和興奮),對一個人的精神健康有著嚴重的影響。

當你可以把邏輯和附加的情緒完全分開,附加的情緒才可以被瓦解。這就是consciousness(有意識)的開端,可說是思考的一個里程碑。

 

一起思考如何思考

我想寫一本書關於想太多(overthinking)。在構思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想太多了,因此可能不能寫下去。

有關思考,我猜人類有三個不良的習慣︰1. 想太多;2. 想偏了一邊(鑽牛角尖);3.逃避思考。而有趣的是,有些事需要我們去思考人卻逃避了;有些時候明明想清楚就能大事化小可是我們卻諗埋一邊;而失意或失戀的時候,我們都傾向想太多。所以一個人會在不同的時候,對待不同的事情,選擇不同的思考模式。

很少人能夠掌握思考的中庸之道,不論最後一個人想太多或是不去想,都會有很不良的後果。因此在思考一些實際的事情前我們應該思考如何思考(我的書就算寫得出來也應該沒有人買了,如此玄妙深奧﹗)。

明顯地,米多莉是屬於想太多然後想偏了一邊的那種人。根據朋友一語中的的描述,我就是那些內心小劇場不停上演的人。自從朋友這麼一說,我開始把自己的腦袋刮開了兩邊,一邊在上演小劇場,另一邊我在觀察腦袋是如何上演小劇場。

沒錯,這篇文章是關於思考這個題目的introduction,而這篇文章的主旨是,你的腦可以同一個時間做很多東西。上面提到的其實跟你平日multitasking沒有分別,有時候我們一邊聽人講話一邊打機一邊看Instagram一邊吃飯一邊聽新聞。現在如果我們要進入思考的研究,從而了解自己為甚麼會不快樂不滿足(沒錯,如果一個人很快樂滿足的話,他一定不會研究這篇文章或這個題目),那麼我們首先要明白,自己是可以以第三者的角度觀察自己的腦袋。

我在把腦袋分割成二已經數個月了,我希望跟大家分享我們是如何想太多,想偏了,或是不敢想。當你可以客觀的看自己的大腦活動,你就可以從危險的思考活動中走出來了。為甚麼要做這樣的事?如果你走在街上,或是看看自己或家人朋友,你不難察覺城市人生活到這個地步,很多人已經有精神疾病,還是瀕臨邊緣了。我是希望好好反省人類的思考模式,不讓自己的腦袋反過來操縱虐待自己。

試試看,尤其是唱K的時候。刻意選擇會令你回憶過去的悲傷情砍,一邊唱,一邊觀察你的腦袋有甚麼反應,觀察隨著旋律湧現的回憶,留意欷歔催擊出來的眼淚。你已經踏出第一步了,你可以像鏡子一樣看著自己。

請期待更多令大家莫名其妙的文章。希望你能夠有開放的心,與我一起思考如何思考。

Photo by Cristina Pop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