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因為我崇洋

我的英國朋友每次當我提到香港文化的時候就會取笑我,說你裝甚麼,你根本就是我見過最英國的Chinese了。然後接著就笑,對,就只差你的五官和口音了。

當然他們是說笑的,但說真的我從來沒有甚麼融入英國文化之類的問題。這也不是因為我讀國際學校(in fact我讀的是官校),也不是因為我崇洋。

最近有一位讀者要去多倫多讀書,問我是不是很難跟本地人溝通。我沒有去過加拿大,所以只可以憑在英國的經驗回答。他說就算你的英語標準,當地的口音和口語也不是容易的,就好像廣州人都說廣東話,但不一定會香港的潮語一樣。另外他也擔心外國人好像「太吹得」,不停的講話,自己會沒有話聊,顯得很悶。

這兩項是很實際的擔心,都是真實的。那怎麼辦呢?很多人捱了幾次的對話,結果在酒局中一言不發又跟不上別人的聊天進度後,便放棄了,跟香港人玩就算。其實我很能理解的,有一大堆功課工作要做,又有思鄉情結,這樣迫自己跟外國人玩是蠻累的。

那我再拆解一下融入的問題給大家參考吧。

1) 集中在建立個人的友誼上

沒錯,在pub裏或是上課﹑開會的時候要貼近外國人(尤其是英語為母語的人)對話的速度一開始是很困難的。在你想好要說甚麼的時候,人家可能已經跳到另外一個話題去,又或是已經把你的點子說了出來。

所以呢,別企圖一步登天,首先focus在建立單對單的關係上吧﹗和一個人單獨的去喝咖啡,吃個飯,聊個天,會比較容易。單對單的時候,對方總不能自顧自說話吧?這樣節奏就會放緩一點,久而久之你英語會說的自信也會建立起來,在群體也不會特別在意要講甚麼,便會自然的表達意見。

交朋友的重點也是寧缺莫濫,這些願意放慢腳步,專心聽你講話去認識你的人,是真友誼呀。同樣的,請你也交出真心,不要視對方為踏腳石或是練英語的機器。本人的朋友圈當中,最要好的姐妹淘是有香港人也有外國人的,open your mind﹗

2) 不一定只跟英語為母語的人做朋友

雖然米多莉的朋友不是香港人就是英國人或澳洲人,但那只是我的個人際遇而矣。大部分在都市裏生活的人,朋友圈都是多重國藉的,由意大利人都馬來西亞人都有。

這樣你們的母語都不是英語,但都迫著要以英語溝通,也是練習的好機會唷。而且雖然大家面對的文化差異不同,但你們都是在面對著文化差異,這樣的對話其實蠻有趣的。相反,你跟本地人說你覺得這裏跟香港有甚麼甚麼不同之處,他們都只能聳聳肩,是哦是哦的虛應故事,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文化差異的問題嘛。

例如,你跟英國人說好想念香港的絲襪奶茶,在這裏都喝不到,通常回應就是你可以去china town找找看,大家都沒有喝這種奶茶的習慣。如果你跟一個土耳其人說呢,他們可能會明白,然後說我也很想念家裏的caj(就是土耳其小小杯的茶),這樣就比較好交流了。

3) 不要再比較了,每一天生活就好

這一點呢,是因為我留意到愈愛說香港怎樣怎樣的人好像比較難融入異地文化。我覺得有這樣敏銳的觀察力是很棒啦,但是像我這樣鈍感力高的人就完全不會在乎或是比較,結果好像還住得舒坦一些。

好像有一則趣事︰我媽最喜歡說倫敦的水很硬,香港的tap water她也不喝又怎會喝這裏的水。我聽著頭都暈,便買了一個過濾器給她。怎料她過濾了水,還要在煲一遍,還要等水涼掉,才可以喝﹗我說,你的身體慢慢就會適應水龍頭的水的,這樣在乎所有小事情,難怪會覺得難以適應。俗語說,there are only so many f*cks we can give.

因此,要來外國生活的你們,盡量把心門打開吧。打不開,那就回香港吧?然後又再次抱怨日子,你在那裏也不會快樂地生活的,你懂嗎?

奸笑中的米多莉上

 

 

不是一輩子的友誼

倫敦的友情跟倫敦的酒吧餐廳一樣,車如輪轉,每每一回頭,就物是人非了。

我與一名英國友人在蘇豪新開的酒吧內聊天。他三十五歲了,喝著Negroni,今天的他有點欷歔。

「來這裏久了,友情好像都不是真的。」這樣的大男人說著這樣委婉的話。「我是曼彻斯特來的一個小伙子,在那邊,友誼都是地久天長的。」這個男人絕對不是一個鄉下來的小伙子,他是我們倫敦財雄勢大的一個銀行家。

「一開始來倫敦的時候,機緣巧合認識了很多南美人。他們都很熱情,把我當成兄弟般看待。誰不知一轉個頭來,金融風暴一吹,他們帶著家眷都走了。」他乾了Negroni,又向bartender點了espresso martini。這個人,總是兩個烈酒換著喝,似是要麻醉自己的傷口一樣。「在倫敦的人際關係,在公在私,都是transient(短暫易變的)。」

米多莉也呷了一口最近很愛喝的威士忌,身同感受的嘆氣了一番。沒錯,倫敦就是這樣走馬燈的一個地方,很多人來找機遇找自由找人生,找到了或找不到,somehow都會回到自己的家裏去。我想起爸爸在香港,有三位網球好友,每週日打波,一打就三十年了。我呢,2008年開始去倫敦一家教會,十年過後也是人面全非,認不出幾個來。

「你是個重情的人,很難受吧?」

「起初真是難過,在曼城友誼是一輩子的,現在我回去,週五晚的那一家pub裏頭必定會找到我的朋友。肚子大了﹑頭髮少了﹑結婚了﹑生孩子了,到死之前,我知道他們週五還會在那邊喝幾pint打台球。我年青的時候,以為在倫敦交到朋友了,可是一轉身他們又走了,才發現那些友誼給的都是false sense of security(虛構的安全感)。現在我老了,接受了。」

小時候看書,都說大都市都沒有真感情,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人來去匆匆,交情都留有一條底線;接受了認命了,心態一轉就交不出真心。很多香港朋友來英國工作假期或讀書,我友善地與他們交談,可是心裏還是留了一條底線,這些友誼嘛,終歸還是短暫的。

電視上剛好播了,Boris Johnson這個瘋子把外交部長一職掉,公開寫了一封把Teresa May (文翠珊)貶得一文不值。這樣的利害關係不只在唐寧街發生,似乎在倫敦街頭也不是奇聞。

氣氛落了一個低點,我們乾了酒,朋友又點了Negroni,我則要了一杯有氣水,想醒一醒腦。他忽然扭動了一個臂彎,精神抖擻的說︰「但也是認識到新朋友的機會,來﹗我們為這份友誼乾杯。」

我舉來杯,來,為我們雲淡風輕的友誼乾杯,忽然想起一首古詩︰

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

贈汪倫 – 李白

酷熱的倫敦

倫敦真的很熱。

通常倫敦的夏天很短,太陽一出來,大家都放下一切(我不是說笑,連班也不上)的跑去與太陽伯伯say hello。衣服一脫就在躺在太陽下。但現在的確是太熱了,大家都開始捱不住。連英國人都說,這裏是倫敦,我上班的地方,不是去渡假﹗又不可以穿泳裝,又沒有泳池,你叫我怎麼過﹗

最嚴重的,可說是臭名遠播的倫敦地鐵。那地鐵呀,沒有空調,又在地底,人多的時候有好幾次米多莉真以為自己會悶死呢﹗

早前世界杯的時候我們興致勃勃的想去Pub那兒跟大夥兒們看球賽。英國隊愈戰愈勇,倫敦的天氣愈來愈熱,大家汗流得愈來愈多,pub裏頭愈來愈臭。頂不住了,我回家坐在電視機前邊吃冰淇淋邊看球賽算了。

有一天我剛好在看小丸子卡通,小丸子放暑假了,家裏沒有空調。她賴在地上在幻想自己會不會被自己的汗水淹沒。

英國的房屋全都以保暖為目標。不論是接近陽光的窗戶設計,又或是使用雙屋玻璃窗(double glazed windows),就是窗簾也講究要如何把暖氣保存在室內。這樣的設計,加上可怕的heat wave,簡直把家居弄成溫室呀﹗

小丸子按捺不住,決定主動出擊到街上有冷氣的地方乘涼,結果在圖書館遇上了濱治他們。我邊看邊把冰冷的啤酒往嘴裏送,真的,我現在真的熱得可以住進冰箱了﹗心靜自然涼這句話真是蠢得很﹗

新聞說因為人類這樣對待地球,將來這種炎夏也會再出現在英國,因此建築師必需開始思考怎樣設計房屋,讓它冬暖夏涼。各位想來英國買屋租屋的朋友,千萬要注意這一點呀。要不然就像我和小丸子那樣吧,在夏天躲到圖書館裏去……(哭)。

 

關於倫敦的二三事

很多讀者喜歡我寫有關倫敦的事,因為我在這裏已經很久很久了,很多我習而為常的事,在香港朋友的眼中卻是非比尋常。十分感謝你們的comments,令到我可以用初心(beginner’s mind)的角度去看我熟悉的城市。

昨晚的倫敦很熱,我把小梳化搬到露台乘涼,看著倫敦的月光,喝著最近大愛的Chamomile tea,回憶起倫敦的二三事來。在這裏,懶懶閒的跟大家分享一下。

最令我著迷的︰在泰晤士河的橋上,被日落的美景吸引著,放緩腳步,邊散步邊感謝自己在倫敦生活。

a2b06ea1f402bd099abda18bab979aca

Image courtesy: Pinterest

最令我頭痛的︰繁忙時間地鐵火車上的旅客和小孩。請你等我們上了班再出沒,可以嗎?或是,請不要講話,可以嗎?

最令我思鄉(香港)的︰還沒有在china town找到魚皮餃;為甚麼倫敦沒有潮州打冷(知道有的讀者,請告訴我呀﹗)

最喜歡的週末活動︰坐車到倫敦的不同地區散步,每一個方位的倫敦也是一個別樣的文化。

每次聽到,都令我偷笑的︰有人覺得camden market很棒……

永遠都不會告訴旅客的︰我常去的本地farmers market,永遠不會跟大家分享唷(邪惡)。

感到最爽的︰上班的人們沒有在鬥手機新款﹑手袋名貴﹑鞋子漂亮等事情。我最愛就是背著爬山背包的上班族了。要我穿高跟鞋在路上行走,沒有可能﹗

覺得很平常但在香港很裝模作樣的︰1. 去pub喝酒,2. 精品咖啡店。我喜歡香港的咖啡店,但是我覺得香港的車仔面﹑茶餐廳﹑酒樓等更加常英國的pub和咖啡店,我喜歡平常而不造作的店家。

monocle-cafe-london-03

Image courtesy: Retail Design Blog

在香港很平常但在倫敦會被人笑的︰相機食先的文化

週末絕對不會出現的地方︰Central London 及 Westminster,旅客太多了啦﹗

最喜歡的英國食物是︰Banger and mash. 有沒有知道那是甚麼呢?

最喜歡的英國甜點是︰Apple crumble with custard﹗

最喜歡的英國飲料是︰夏天的話必然是Pimm’s,冬天的話就是Apostrophe’s 的極濃稠熱可可,全天候的話,當然是Gin and Tonic囉。

最好喝的倫敦gin是︰Dodd’s﹗大家一定要試試看唷。

07_26_13_doddsgin_3

Image courtesy: The Dieline

好吧,寫到這裏,安坐在辦公室的米多莉又想到炎炎的夏日陽光裏去了。午餐時間到了沒有?在此我挑戰所有香港皮膚白晳的美女,你敢不敢跟我們倫敦人吧一起在辦公室中間的公園邊曬大陽邊吃午餐呢?這是夏天最重要的週間節目哦,期間限定………

米多莉上

PS 揭曉﹗這就是Banger and Mash!

2752-20170628062508q75dx720y432u1r1ggc

Image courtesy: Kidspot

隨著過去的消失而消失

 

Lady_Bird_poster

某天晚上我去了倫敦夏日很流行的露天戲院(outdoor cinema),看了一套很棒的片子,叫Lady Bird (港譯︰花樣小姐)。

不滿意生長在美國Sacremento的女主角,不接受生下來父母改的名字,決定自己應該叫做Lady Bird。

Lady Bird不滿意很多東西,不滿意Sacremento,不滿意家裏貧窮,不滿意自己是處女,不滿意自己不受歡迎,等等。故事發生在高中的最後一年,Lady Bird想離開西岸去考紐約的大學。

故事既好笑又寫實,最後Lady Bird和母親吵了一場大架,一直到Lady Bird要上飛機,母親把她車到機場,卻鬥氣不願意下車,最後哭得很慘。

在露天的廣場看這樣一部片子,加上倫敦的夏天久久不願意日落,我的眼淚無法在漆黑中遮掩,一邊擦拭一邊深諳,這兩母女都是倔強的傻瓜。

我們被時間的洪流掩蓋了眼睛,想深一層其實我們永遠只擁有「現在」。

十二三歲的時候媽媽不知道從那裏學回來,總說我正處於青春反叛期,這令我覺得十分不被尊重,我不希望自己在啟蒙當中的思考過程單純地被標簽為「反叛期」,於是更加「反叛」,常常說些傷人的話,發脾氣。總之我們的關係不太好,我一直等,等到十六歲,我像Lady Bird一頭也不回的走進離境大樓,留下媽媽和爸爸二人落寞的身影,至今已過十載。

十年過後我變成了一個徹底的倫敦人,倫敦是家,香港是遙遠的根。我能夠自理,在職場上遊刃有餘,每週游泳一次,不時喝酒。但每次回到香港,還是像十六歲那年的自己,倔強的跟媽媽為一些小事爭吵。我總是抱怨媽媽忘了我已是個快奔三的成年人,媽媽則抱怨我還像小時候那樣反叛,叫我食個蘋果我也要發脾氣。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媽媽始終不明白我,我們的隔閡愈來愈闊。我忽然有個感悟,我故然不能改變我的媽媽,但我可以提醒自己,過去已經不存在了,我們只有現在。

已經十年了,既然我不再在反叛期當中,這個引致我和媽媽關係變差的火頭,也早應該熄滅了。既然一切已經過去,那麼不好的關係是不是也應該隨著過去的消失而消失呢?取而代之,今天的我們,一個老了,一個成熟了,就應該focus在現在,不容許過去累積下來的感覺不住煩擾我們。

我發現歲月的累積雖然不能避免,但我們卻有選擇慈愛的權利。All things will pass,一切都會過去的,好的壞的,既然是這樣,放手,讓隔閡和爭吵過去,也是一種可行的意識形態(consciousness)。

所以下一次我跟媽媽對話的時候,我要記得,我長大了,媽媽老了,容許自己選擇成熟地回應母親的嘮叨。

過去很好又怎樣?

我們倆,還剩下甚麼呢。

一路走來,累了。我看著你,想起昔日愉快的時光,可是我們不再是我們。那年的我們,停留在過去裏。一路走來,變了。

我拖著你的手,多麼熟悉的手指頭,鈍鈍的,白白的,不知何故你的手掌腳掌總是軟綿綿滑溜溜的。我想起以前好喜歡把自己粗糙的腳掌磨在你的腳上,我說,你不覺得我的腳乾嗎?

他說,覺得呀。還可以。

我想起這一段往事,自顧自的笑起來。然後,眼淚立即在眼眶裏打轉。

如今,我們都不會再這樣磨腳掌了。

過去快樂的回憶,在不快樂的現在回想起來,讓人更加悲從中來。以前我們這樣幸福過。

在一次又一次因為回想過去而流下眼淚之後,我學會了一個道理。過去,不再存在。The past does not exist anymore。不再在當下存在的東西都是假的,回憶雖然不是虛構,但因為已經不再存在了,那只成為我們腦海裏的幻想。

及後我又發現,未來也是不存在的,the future also does not exist。未來必定是假的,因為未來還沒有發生,都是我們想像出來的。當未來真的發生,在那一刻就叫做現在,已經不是未來了。未來,比過去更加虛無。

過去並不存在,未來必定是假的,我只剩下現在。

我深深的體會到,我們這段關係,建構在回想過去的美好,努力希望在將來能夠如過去一樣美好。但玄妙地,過去已經消失,未來只是假象。我們的關係,在這一刻這一秒,非常不好。

我們現在很差。這一刻這一秒,我們在吵架在冷戰在避開對方,就是現在,我把自己抽離,從第三者的角度看著我們,我們現在很不幸福。

我們的眼睛閃著淚,因為我們飲恨we were so good, and why we are so bad now。

我的心突然放得很開,過去很好又怎樣?現在我們都不快樂。就是這樣而矣,非常單純。

現在,唯一存在的時空,我不快樂。

我不想不快樂,所以,我們不要再沉迷過去了好不好,也不要再以為明天會變得好。

現在,我們就是不好,一點也不好。

當我放手了,我明白到,現在我變好了,因為我不再沉迷在假象中。

生命中的「不適合」

過去的一整年我都活得好苦。現在驀然回首,還是捏了一把汗。
好險柳暗花明又一村,本人終於成功離職,準備開創一片新天地。

在不滿意這個層面上,我認為世界上有兩種人。
一種是不滿意的時候,總是要突破﹑要改變﹑要進步的人;
而另一種人不滿意的時候,會在局限下靈活變通,所謂work with the limits。

我一直以為我是後者,應該沒有甚麼困境我不能接受;因為我適應能力挺高的,能屈能伸,然後在不安中尋求舒適或是出路。

就好像是,我從來不明白為甚麼有人會因為不合適一家學校而轉校。我小時候上的也是一個不怎麼樣的學校,可我就是自顧自的生活就對了。老師不好,我就自己補習;同學排斥,我就自己看書,都沒有想過要換學校。久而久之,還是有幾個朋友,公開考試的成績還過得去。

可是這一年我換了份工作,真的是一份苦差事。我嘗試了許多方法,調整自己的心理質素,還是沒有用。我又不是笨蛋又不是不努力工作,但是我每一天都不想上班,總於可以下班的時候我已經累得不像話了,每天都哭喪著臉等週末買醉。

親愛的讀者們,原來有一些東西真的不適合自己。那跟你自己的能力沒有關係,可能是你的個性﹑也可能是跟對方有關。

只抱怨是沒有用的,浪費掉的就只有你的人生而矣。

假如你盡了人生最大的努力,修鍊到最大極限的耐心和毅力,還是每天嗟嘆哀怨氣餒,身體心理都開始變得不健康,那就行動吧﹗只有你自己能作出改變,不適合就不能勉強。

alexandr-bormotin-485773-unsplash

順帶一提,七月一日好像快要來到了。在水深火熱中的人,選擇怎樣面對生命中的「不適合」呢?

拒絕了一份工作

我剛拒絕了某大公司的offer。當中的原因十分specific,但我想寫一下自己對next steps的想法,因為我知道讀者群中有許多剛出來工作的朋友。

當你工作到某一個senior的程度時,很多人會來找你,問你要不要轉工。這些recruiters的工作好像媒人一樣,把某份工和某種人絀合一起,形成一對,賺取佣金。

如此看來,便有三個layers的uncertainty。recriter的能力,眼光和網絡;新公司的文化,職務和前途;還有你自己的能力,夢想及未來。

每個recruiter都要糊口,所以他們都很落力sell份工給他們認識的人。從前沒有linkedin,但現在他們找人就更容易了。把一份工包裝得美美的,然後漁翁撒網一樣廣發出去。那份是荀工或是個伏呢,沒有人知道。

一個打工仔,如果幸運的生活不再單為糊口,那自己的價值和升值潛力必須自己好好打理。你是被釣起來在某富豪池塘裏養著的錦鯉,被日本料理店拿來做展示的吞拿魚呢,還是街市賣的紅杉魚呢?除了自己本身有冇料外,還要考慮自己如何建立自己的履歷。

我們已經告別那個剛畢業有工就做的自己。那是起步點,如果你決定在那個行業幹下去的話,心態要清楚,那份工已經變成你的事業了。所以不是所有保證你加15%人工的工作就是好工。

還有升職機遇,責任程度,公司制度,國際機會,公司經營策略,文化,等等都要顧及。這些很多時候是要面試幾次,做足research才會得到結論的。

我們不再是初出茅廬的graduates,面試除了是sell自己,還是給那公司,那上司sell他們自己。這樣是不是聽起來有點寸嘴?oh well,人人平等,你給我甚麼,我便給你多少。如果我們去打一份比現在做的還差的工作,那轉來幹什麼呢?

所以,必須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新公司新職位是甚麼來頭,就算面試了十次,要reject還是要reject的(當然要有禮貌地)。管不了recruiter的佣金,那是你自己的未來呀!

極端

面對問題時,如果反應太極端,通常會失敗。

情侶不合,發脾氣、冷戰兩個極端的反應,對感情的維繫都沒有用。只會令人感到疲累,幻想每天回家情人不是冷淡無言、就是縐起口面,又那有人會想回家,離婚分手愈來愈普遍。

屬於一個人的事也是這樣。金錢、工作、甚至是上癮、身體、精神健康等問題,有些人愈嚴重愈不敢分享。有時是面子、有時是怕打擾到別人。

另一個極端是甚麼雞毛蒜皮的事都是拿出來講,好像全世界都沒有麻煩,只有你有麻煩似的。都是極端。

米多莉活到今天經歷很多事,讀者群中有長輩,雖不敢誇口,但本人都算是從一個個災難走出來的,好歹是個遍體鱗傷的生還者。

從一件又一件事中我發現極端的「解決」方法通常解決不了問題。要不著重一事而忽略其他,引發其他麻煩(例如顧著工作忘了家人結果離婚之類);又或是方法太極端後患無窮(例如離婚是吵得太恨對孩子造成負面影響之類)。

從我的故事中,我愈發感受到身在大難當中時,必須保留一份和平,如果找不到,就更要撥出時間去seek peace。你說這樣奔波,那來時間?you know that’s bullsh*t right? 你愈看重一件事,你愈能夠安排時間。我就是希望你在大難題面前,尋求內心平和比解決問題本身看得更重要。

內心一團亂,情緒起伏如波濤的人不能夠冷靜的解決問題。這樣大起大落,極端的處理只會顧此失彼。只有內心平和的人才可以大事化小 ,小事化無。

而能用平和的心態面對事情,及後麻煩事也會變少。因為撻著的火頭減少了,萬事平和,有空間休養生息。

來,在週日晚上逃避著責任和問題,又或是心煩卻麻木對碌Facebook的你跟我一起深呼吸。把焦點敦在鼻孔吸進的冷空氣,一直觀察著空氣進入體內,轉彎,排出體外的整個行動。一直觀察至你的呼吸變慢,繃緊的神經放鬆為止。

這就是冥想,在香港很少人給自己這樣的空間。再這樣下去,我們思想行為會更極端,情緒會更緊張,街上愈來愈多脫口便罵的瘋子。

米多莉

佛系旅客

不觀光,不拍照

緣份到了,自然會遇上旅途上的驚喜。

有讀者一定會說:乜米多莉連抽水都抽得慢過人,佛系乜乜out左十世啦。

嘻嘻,緣份到了,米多莉自然會寫出文章。

不過講真的,我們香港人去旅行真的很忙碌。當然有好處,首先planning做得足少機會中伏;到處找景點打卡呃like好成功。

可是,這樣跟著景點走,排除了遇上浪漫的驚喜,這個本身在異地應該比較容易發生的好事。

我想挑戰大家一下,會不會來個任性不安排行程,放下控制欲,讓目的地帶領你去體驗的旅行?

有讀者問,咁即係點?如果你有機會來個突擊快速出走,可以試試看這幾個佛系玩法:

1. 唔買wifi蛋

冇得上網就可以遠離社交媒體。我們的人生不是在IG做給人看的。別人的生活跟我們其實也沒有什麼關係。尤其是旅行的時候,就把香港留在香港吧!你說沒有網上怎麼找路?人在沒有wifi蛋之前是怎麼走路的?看地圖呀!另,請看第二點。

2. 允許自己迷路亂逛

我最喜歡在路上新城市隨意地走來走去了。真的很有意思。如果只是從一個景點走到另外一個景點,你要不只會看到從A去B的風光,要不你就是太著緊目的地連沿途的風光也看不見。亂逛,䱷是容許自己生命有驚喜(或驚慌)的好機會。相信我,不需要太緊張,如果一個人有留意著一路的風景和小細節,難道不會也嗅到危險的氣味嗎?所以,真的不要再擔心閒逛會迷失,迷失會危險這種笑話了,那是被害妄想症,自己被自己的fear困死了。

3. 就是要跟當地人雞同鴨講

如果是去台灣呀澳洲呀還不給我趕快跟當地人聊天?我記得剛剛去罷巴爾幹半島(the Balkans)的本人在路上一直沒有機會跟當地人聊天。最後在Zagreb因為迷路而在某住宅區的路邊咖啡館坐下來,開始跟鄰座的一對在地男女聊起來。我把我心裏對在波斯尼亞(Bosnia and Herzegovina)的問題跟他們分享,他們表達了對南斯拉夫(Yugoslavia)解體後這幾十年的變化的意見。我的內心一陣溫熱,雖然眼睛看到又去了博物館,但沒有一個景點比這對中老年男女說的東西更實在更有趣。And this is what I call travelling, 他們還幫我們點了在地人才喝的飲料,很有趣,都醉了。

4. 試著一個人上路

獨遊最棒,除非你有一個心靈相通,喜好相同的旅伴,否則,獨遊最自由。在湖邊想冥想就冥想,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有人說我去旅行的時候滿是內心小劇場,沒錯,在陌生的地方吸收著當地的地氣人情,是需要空間去思考的,思考是需要空間的,空間是需要獨處的。遇著食玩買愛打卡的旅伴,我們思考的習慣都被這些活動打擾了,去得這種旅行,慢慢都不再懂得有深度的reflect,因此一個人出走吧,再次培養深度。

就是這樣,有緣再上路吧。不要再聽陳倚貞旅行的意義了,自己去寫自己旅行的意義。

米多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