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士對談,武士酒局

人生最幸福的是食得好,喝得好,聊得好三件事能同時發生,這才是一個最棒的飯局。

我喜歡認識新朋友,可是也怕和新朋友聊不來的話,會白白浪費了一頓飯的時間。飯菜好食也尚好,大家可以應酬兩句這道菜不錯云云,有的沒的撐過一個晚上;可是還是浪費了美酒,我不是李白,甚少月下獨酎,風花雪月,才是最佳的佐酒小食。

前幾天跟本土文集的編輯先生見面了,我任性的提議去位置隱敝的武士居酒屋喝酒食飯,編輯先生特地去預約。約了六時半,到達時門卻沒開,我們給武士先生打電話,他說︰「唔知邊條荗利幫我book左你六點半,你七點先黎啦,其實我開七點。」聽到如此爽朗的回答,我對今晚就有了不錯的預感。

等到武士開門了,身材如精鋼有致的武士老闆就說︰「喝的吃的都我選就可以了喔?」お任せ嗎?我大叫好的好的。忽然很多菜就上來了,有燒魚干,山葵墨魚,燒牛仔骨,燒魚,干貝燒串…


       兩個喜愛文字的人,談的話,都是很多心的話。我們對每一件事都想很多,政治﹑人民﹑生活﹑未來﹑夢想,甚至是喝甚麼酒聽甚麼歌,我們都想很多,想著想著有了感興,就寫出來了。要知道寫作是一件很孤獨的事,就是有一個人坐在你身旁看電視很大聲你的思緒也很容易被打擾了;所以聊天,就像是有個人給你孤單的腦袋加入色彩,像給壽司加上芥茉,給啤酒加上泡泡,這樣充滿創造力和大器的對答,絕對是棒極了。

我們這兩個文士,六點半第一次見面,一吃,就吃到十點。對於武士一地,我的建議是︰一定要來,可菜還是自己點好了,不然你的帳單是會給你一記耳光的。我把必點的美食的照片都放了在這篇文章裏,加兩杯生啤,你這個晚上就搞定了。

在那天的六點半之先我與編輯先生素未謀面。你應該知道,他是沒有放任何照片在社交網站上的,我也並不知道他真實的個性會不會是電車男,還是變態佬(幸而兩者皆不是)。編輯先生是一個很入世的詩人,有點像王維,知識廣博也有理想;不像我,像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生活清心﹑隱居海外。不過,要知道詩人們四海之內皆兄弟,所以我們吃罷武士後,竟然又依依不捨,無故過了海走了去中環喝酒。


我在編輯先生跟前賣弄了對琴酒(gin)的知識,說得天花龍鳳,吸引了他去雲咸街的琴酒酒吧- Origin。當晚有guest bartender,說是由哥本哈根來,就點了他的撚手調酒,再加上一杯德國的猴子四十七。嘩在香港喝個酒都好貴,帳單又賞了我一記耳光,不過都是值得。

這個酒吧室內裝修冇得彈,燈光昏暗,桌與桌之間的空間感足夠,很適合聊天。guest bartender 突然走來跟我們聊天,我說,夏天的丹麥男人在街上都不穿衣服呀,好好看 (心裏想,bartender 先生你也很好看唷﹗)。會說這種奇怪的話來我真是醉了。

晚上依然沒有完結,我看手錶,都過了午夜,也沒有甚麼追趕末班車的必要了,就去了蘇豪區的一家比利時酒吧。由日本的清酒到德國和丹麥的琴酒,這回我們就來到比利時了。啤酒是編輯先生的強項,我喝得醉醺醺,他在說一些好深奧好深奧的釀酒知識,我一味的喝,呵呵呵,這個triple 乜乜乜的乜乜乜,真是爽﹗花香撲鼻,味道沉隱溫柔不過份,欸編輯先生,那個啤酒是叫甚麼名字,我又想喝了。

現在是五天後的下午一時正,這樣寫著寫著我也覺得自己又是醉了,回到那晚文士的快樂對談去了。

寧靜的香港

六月,香港,星期天,在難以致信的情況下,我為今天寫下「寧靜」二字。

離開香港太久,印象中這個令人又愛又恨的故鄉有人山人海的旺角、滿山滿谷的蟬鳴、日不落不關門的店鋪,穿得很性感在蘭桂坊等上釣的男女。是一個很多人、很吵、不歇息的大都會。

今天在中環這一帶卻有很不一樣的感受。

最愛中午餐(Brunch)的我今天特意到嘉咸街尋食。回來後吃了很多頓飲茶中菜,想念起雞蛋煙肉來。

Green Waffle Diner

雖然香腸不是食慣的英國香腸,也看不到最愛的焗豆和蕃茄,可是炒蛋吐司,是很想念了。總是覺得香港的餐廳人如貨轉,客人總被摧促結帳,在這餐廳卻是悠閒可愛,我們三個女人一個墟,也痛快地聊了兩個小時才離開。

接著友人帶我在中環的小街斜巷逛逛。歌賦街、荷里活道充滿特式的小店,引進了許多高質素的電子產品、家品和小玩意,也有本土出產、非常犀利的設計。特別興幸今天的街道上不會滿是旅客,大家的腳步都放慢了,沒有目的地走著,被路上不經意的東西帶來驚喜。


我抬頭看見窄狹的斜坡上一列列的舊唐樓與新的私樓並肩接踵,想到這些精美的設計就在給一個個住在小蝸居的城市人帶來幸福,深感這些小店是必要的存在。

每一家店鋪也有反映了店主的性格和品味。朋友帶我走進了這家叫Visionaire的店鋪,我感到一份對生活細節的執著,也有著一種優雅的幽默感。熱愛游泳的我看到這個泳池式樣的枕頭被單已經愛不釋手,回到家跳進如泳池一樣的床裏,多麼令人放鬆心情的設計﹗


http://visionaire.hk/

走得累了,交遊廣闊的友人帶我去她朋友孖人兄弟開的咖啡店Common Ground。

你想涼涼冷氣也可以,坐在豆沙包在外面看風景也可以,要溫書要聊天要聚舊要思考要寫作,這個空間讓我知道香港也可以如此有思想,不讓大公司連鎖店主導。

最有趣的是孖人兄弟又有新想法,在咖啡店的樓上搞室內設計展,引入有趣的家具。上了樓,卻像一個小派對一樣,又給我喝酒,又與我聊天,喝著喝著又讓我扮模特兒。他們說,如果我們的照片有最多’like’,就可以免費把那張我和攝影師都愛不惜手的椅子帶回家去。

我可能沒有辦法把椅子帶回家,卻好想好想保留著今天這份香港難遇的悠閒。在天星小輪上搖晃著到尖沙嘴,維港兩岸景色很美,徐徐降下的太陽配撘著微風,雖然悶熱,卻又安謐。香港有時候像個怨氣衝天的惡婆娘,今天卻是難得一遇的溫柔。

這幾年任何人要我回港生活我也義正辭嚴的推卻,因為自己沒法想像在港營營伇伇喧喧鬧鬧的生活。但今天,在香港我竟然能夠自由獨立悠閒的跟著自己的時間走,享受著見識著美妙無窮的創意製造,摸著酒杯認識到追著夢的新朋友,我恲然心動了。

香港,今天真的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