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刺激不愛的狩獵者體質

傳統來說很多人認為一個人到了某歲數還沒有結婚或是拍拖,都是歸咎他們「眼角高」。

我身邊單身朋友不少,他們積極尋找伴侶,出席聚會,上網識人,可還是找不到。有時候他們與合眼緣的人單獨出去約會,可還是不了了之,可一不可再。我聽了很多他們說不要再見面的原因,終於發現其中有很多不是眼角高,而是跟他們某種體質有關。 而那體質,就是不刺激不愛、不難得到不要的「狩獵者體質」。

我發現這些狩獵者常常都會形容約會對象為「沒感覺」、「冇feel」、「唔夾」、「未ready」,細細察看下,發現真實原因是因為對方為人太好,又或者太進取,有時候當發展得太順理成章時便會覺得太悶,乾脆美言說自己是隻沒腳的雀仔。 在這一堆瑰麗堂瑝的形容詞下我開始相信,老實說,就是太容易得手的不想要。

別說他們犯賤,因為這對狩獵者來說是天性,因此這是件自然不過的事。

走回去人類始源,最早期的人生存的方式有兩種,一是狩獵(hunting),二是採集(gathering),就是去摘摘蔬果釣釣魚這樣。

套用在愛情上,有些人就是狩獵者,有些人則是採集者。狩獵者喜歡刺激,也習慣性去追求他看中的,那就是為甚麼有些男人甘心當觀音兵﹑義無反顧的為女神出錢出力;也有像「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種老調古語,都是因為那份觸不到的戀人的性感。

這份aim for the better的性格正正是為甚麼狩獵者特質的人總被總括為眼角高。眼角高的人就是在人群中挑毛病的;而狩獵者呢,就總在找一個給他刺激的,難追的。狩獵者跟他們出去,不是挑剔他們本身,而是會說︰「好像太簡單」﹑「好像太平穩」。

狩獵者不一定是眼角高,好像老土台劇《流星花園》道明寺就是典型的狩獵者,但愛上就是散發著與別不同的感覺的普通人杉菜(相信我這樣的例子在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


一個人屬於狩獵者還是採集者體質被很多因素影響著。家庭的培養、社會的expectations,生下來面對壓力和刺激的態度等等。而在我半調子的觀察中,就發現狩獵者有一個很重要的特性︰他們有很強的專注力。

狩獵者們太專注在尋找那一份刺激,尤其當他們找到他們認為是很棒的,給予他們無限stimulation的人時,他們的心就專注在這個對象的身上。像神槍手一樣,心無旁騖,一定要射中紅心。他們並沒有發現周邊有很多其他的options在,那些不是選擇之一。因此勉強來講,眼角高的人只是狩獵者的其中一種而矣。

其實挺可愛的,狩獵者是如此單純,認定了,就栽進去了,拔不出來。

這份需要尋找刺激的慾望是從哪裡來的呢?大家想像一下,古時候狩獵者射過豬牛,大家分來食,all very good;但他們歷盡艱辛,終於射到跑得很快的鹿時,那種興奮的感覺卻是無遠弗屆。試過了這種令人興奮的滋味,叫他們走回去射小豬,甚至是採果實,他們就沒成功感了,睬你都傻。

這就是狩獵者找不到愛的原因了,在不知道那裏來的情況,或許是年青時的經驗或是電視、書本、父母,我不知道,他們有了一種既定的觀念,就是要尋找那份足夠令他心動,專注下去不能動搖的感覺。

因此,到今天還單身的朋友們我覺得要問一問心,你是不是不覺得自己是個眼角高的人呢?但或許你有的是狩獵者的體質。質素好的人兒比比皆是,不過對象不一定能給你興奮感。我的意思是,拿最市儈的質素標準來講,男人有錢有事業顧家孝順,女人有才有德又賢慧孝順,這樣的人坊間其實不少,但不幸地他們大都散發一種平穩的「採集者」氣味,而不是叫你想捕捉的興奮感,連興趣也提不起來!

感性一點去講,就是愛壞壞的。因為性感、因為等不到,所以令你的心如小鹿亂撞,揮之不去。


我試過很多遍想把狩獵者型的朋友叫醒,讓他們看清楚這個平凡的約會對象有多好,順風順水的戀愛有多自由舒暢,要求他們保持聯絡。可不行,這固執又專注的狩獵者們是叫不醒的,能叫醒他們的人只有他們自己而矣。所以單身的你,認同自己是獵人以後,正正就是要客觀的看清楚,自己是不是陷了進去一些沒有意思的幻想裏面,尋找著一些青春歲月時才有的熱血和刺激,令到自己在往後的約會之路上都是失望。

假如你覺得自己是狩獵者的話,那我們下回換個角度來看看高質素的「採集者」的特質,而又為甚麼採集者在愛情的世界會比較著數一點,通常都能夠早早找到伴侶。

關注我的IG/FB/YouTube  – @midorilondon

你們不再是少女了(慎入:含我的少女時代劇透)

   
台灣電影《我的少女時代》大收,甚至連倫敦都上映。米多莉立刻買票,小小影院國粵語聲鼎沸,連唐人街酒樓也沒有這樣同聲同氣。

不知道香港是不是也這樣,電影由開場到結束,大家都毫無顧忌的叫嚷。我明白本戲的純愛浪漫位、傻瓜爆笑位和感人催淚位一浪接一浪,所以全場又是大笑又是大叫,又是歎息又是流淚。姑且不討論這是不是有禮貌和公德的表現,米多莉旁觀,心裏有點毛毛的。

像跟滿山滿谷的思春處女一起看戲那樣,很詭異。

電現能賣座,因為男生怕你被車撞到把你抱過來的那一剎你的心跳得很快,那個為你被老師罵的男孩讓你體會到像公主一樣被呵護的美好,這樣浪漫的情節發生在如此平凡的女生身上,讓在戲院裏的我們都覺得,that is me,我們都是/曾經是林真心。

可是我不禁懷疑,連徐太宇為她拿手袋都要Awwww~叫的女孩子們,你們真的如此缺乏愛嗎?

愛情的現實與夢幻的界線是所有人生方向中最蒙糊的。學業上我們不會以為自己一用功就進前十名,健康上我們不相信自己一跑就瘦過陶敏敏,友誼上也不會覺得自己會突然受歡迎得像歐陽非凡。

可戀愛呢?我們可以立即代入那套電影電視書藉的主角世界,以為真愛就是,那個男人會把你捧在手心裏照顧你;也以為有一天會愛得轟烈,不顧一切。

如果你沉迷著林真心的世界,出了電影院後,沒有男友的你會繼續恨嫁單身,問上天自己的徐太宇在哪兒;有男朋友的你,則覺得現在抱著的是個只會打電動的白痴,會問應該跟成年林真心一樣把廢男友甩掉嗎?這類切身的問題。

由單純的小女生長大成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慢慢學會不是每個男人都痴情得像徐太宇,我們的中學生活也不一定像一高那樣多事兒。現實是這樣的,沒有幫你背手袋的也可以愛你很深,送你偶像匙扣的可以用情不專。

米多莉希望你的笑與淚是單純因為電影拍得好;或是因為美好的回憶,跟林真心一樣在成年後再次聽到錄音帶而想起自己熱血滿滿的青春、想起那段刻骨銘心的初戀。因為沉溺在虛構的浪漫裏十分危險,讓我們看不清現實,不懂得珍惜愛自己的人,下錯決定。

到回過神來時,可能已經失去最重要的人了。

洋人和港女

萬眾期待,我要寫有關食洋腸的事。

最近臉書充斥有關一名外藉男子寫關於在港溝女一夜情的書藉的討論。有人當然反對,說港女祟洋才會被佔便宜;有人覺得不外如是,港女都要享受才會食洋腸食過番尋味,是港男在性愛上沒有才能。

唉,究竟,喜愛食洋腸的港女是不是淫婦呢?是不是崇洋呢?是不是被佔便宜呢?
而寫下東洋尋春記的這名外藉男士,還有那個搶人地條女回家扑野再把影片上載上網的鬼佬,及一眾沒有出書而在這個半島享受魚水之歡的外國人,是不是世紀賤男呢?
再加上,在網絡上表達意見的港男港女,究竟對食洋腸這事了解多少呢,又有沒有看過那本書呢?

這是一個包含多重社會學和人類學的問題,我覺得沒有一個人可以在一篇千多字的文章把港女﹑洋腸和港男的三角關係說得清。所以這篇文章不講愛情,只講一夜情。

首先,我們要弄清楚一點。不是說港女如果喜歡一夜情就只會撘上鬼佬,因為也有與港男發生一夜關係的港女。喜歡與鬼佬激戰的港女,也不過是一個喜歡夜夜笙歌,不喜歡戀愛的慾女而矣。假如一個港女不停的跟不同的港男發生關係,那麼她也是個慾女。所以我們不能只看到與食洋腸的港女,而忽略食唐腸的港女。

基於這個唐腸和洋腸皆有港女食的情況,我們也可以反過來看,有與港男拍拖結婚生仔廝守的港女,也有與鬼佬白頭到老的港女。

如此一來,在洋腸和鬼佬;唐腸和港男的設定下,我們不能認定跟港男在一起就一定要談情說愛,而跟鬼佬在一起就一定只會共赴巫山。這是一個中肯的論點,對吧?

而一個人只能在一個情況下「被佔便宜」︰如果A喜歡B,而B在明知A的心意,卻繼續和A做愛,做完就離開了,這就是所謂的「被佔便宜」了。女方投懷送抱,男方老蘭尋歡,二人同意做愛,這個情況下沒有人被佔便宜;相反,如果其中一人在沒有同意的情況下被迫上床,那則叫「強姦」,是犯法的。因此,在老蘭裏沒有打算戀愛,而雙方都同意做愛的男女,誰都沒有佔誰的便宜。

因此我們無法斷定每一個尋歡的港女的想法,但我覺得千萬不要強加「被佔便宜」這樣委屈的心情在這些港女身上。可能她們在連夜的大戰後得到充份滿足,才沒有你們口中所說的委屈凄涼呢。

Bryan+Greenberg+Jamie+Chung+Jamie+Chung+Boyfriend+RrLVyqTKpXSl

至於為甚麼有這麼多港女喜歡週末夜蒲老蘭,谷胸露腿等被帶走呢?那可以是因為她們單純的熱愛性愛;也可能是她們有心理障礙,無法投入感情;也可能是因為貪玩;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很深層的問題,而且每個人也不一樣。不論她們的動機是怎樣,她們都沒有被佔便宜,這更加跟她們選擇食甚麼腸也沒關係的。

洋腸印度腸唐腸還是黑腸,不過是一種口味。

一個男人看女人,先看的通常是外表,覺得那個女人樣靚身材好,就喜歡人家了,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我們時常都聽到一個帥哥搭上一個樣貌普通的女子的故事,難道我又走去罵那個帥哥︰「欸﹗你明明五官端正,為甚麼這樣重口味呢?」可能那個官仔骨骨的老襯就是喜歡這種的。帥哥沒有被佔便宜,肥妹也愛得天經地義,你們這樣論斷別人,會不會有點好管閒事?

既然每個人的口味也不一樣,為甚麼要不屑港女愛洋人呢?我也看到有作者(不知道是不是港男),說港女看不起港男沒有錢沒有風度身材太矮太瘦云云,因此要轉投鬼佬紳士風情的懷抱。我不禁要懷疑,說到底,會不會是港男們自卑心過重,妒忌鬼佬在老蘭比自己吃香呢?說著一些吃不到葡萄就是酸的話,說那些口味西化的港女是淫蕩崇洋雙重標準。如果是這樣,也許你的妒忌心,或自卑感,說不定就是你在老蘭挫敗,情場失意的原因了。

或許那個寫東洋尋春記的鬼佬是一個心懷不詭﹑甚至有同一時間看低種族和女性的賤男 (我並不是說他是這樣的人,因為我還沒有閱讀他的書),但他肯定是個口味唐化的鬼佬。一個喜歡鬼妹的鬼佬,可能也會用同樣的謊話和媾女的把戲來調情,只是好味和對象不同而矣。同樣,一個男人要趙完鬆,跟他的國藉一點關係也沒有,港男也可以輕佻好性不好好戀愛。

因此這個世界各花入各眼,每個人的口味也不同,每個人的愛情觀也不同。不要看不過眼別人的床上生活,那跟你沒有關係。如果你是個媾不到女的宅男,不妨像日本真實故事<電車男>一樣,虛心學習,努力改變形像,並建立自信,有一天你也可以得到女神,或者左擁右抱,視乎你的口味如何。妒忌別人擁有的,最沒有大度,可說是最令女生看不起的缺點呀。

下一期,可以討論一下我看到的港男,鬼佬,和當中最吊詭的男子漢 – 海歸派。

我們的愛沒有如果

在香港的時候我想起離開了倫敦的你。那個我起初很喜歡,後來發現性格有點龜毛的你。

我想起我們倆吃過一頓飯,但我到今天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一場約會。我也記得我後來的瘋癲和無禮一定令你十分不高興,或許我欠你一句對不起。

對不起,我猜每個人也有其缺點。在月圓月缺的時候我有時會不受控制的變成一個非常可怕的人。不單是刻薄,更是口賤又高傲,以為自己是武則天。我希望你可以原諒我,我也希望可以再收到你的臉書訊息問句好,做個朋友。

不知道你過得怎樣?我呷著梅子酒的時候在想,如果你看破我的瘋癲,而我也看破你的缺點,或許我們會有機會更加了解對方也不一定。

可是如果沒有如果,如果成真了就不是如果。你看著我的刻薄板起了臉,我看著你的脾氣反了白眼,結果像你這麼帥的男生就離開了,當時我也沒有在乎。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想到這裏,就算你原諒了我的臭脾氣,我體諒了你的小缺憾,一次又一次的忍,最後還是會爆發,分手收場。或許,從一開始我們就注定走不下去,說到底,這就是有緣無份了。

電視上播放著去里斯本的旅遊節目,我記得你十分喜歡這個城市,因為它像極了寧靜平和的澳門。每次有人提起葡萄牙,我就會想起你。當然不是那種刻骨銘心的掛念,只是一種淡淡的,我有認識這麼一個人的聯想。

有一天我會忘了你的名字。在我們短暫的交流你帥帥的臉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你可能是我見過最傻氣卻聰明、最覇道卻溫柔的人了。可是有一天你的樣貌也會變得模糊,在我的腦袋裏你也像霧一樣在虛與實之間,而且對我往後的生活其實一點影響力也沒有。

只是一個如果不能成真,沒有進化成愛情的朋友而矣。

如此脆弱的關係。

沒有在一起也不是壞事,一開始就明白不能在一起更好,這總比付出了心血和時間卻甚麼也失去了為佳,那時候的代價更高,淚也白白流了。

我在找的是誰呢?是一個見過我的缺點和歇斯底里,心傷了,指著我罵我是沒有心肝的雪人後,依然無條件的愛著我的人。這有點像父母與孩子的關係,無條件的支持著我,用愛令我有動力變好,因為不想再傷害他了。

你說有沒有這樣的人?托你的福,倒也是有的。

你見過我的可怕便離開得遠遠的,那大概就證明我的魅力和好處不夠強大的去把你吸引回來。同樣的,你也沒有重要到我打著自己的臉追悔失去了你。

我們要去珍惜的,就當然是那個沒有因為自己醜丑的一面而落跑的人了;而不是那只認識片面就離開了的陌生人。

希望你的生命中也有一個這樣的人,希望你喜歡香港,才這個乾柴烈火的城市找到幸福。

我要的幸福

去了一個婚禮。

當新娘慢慢的步向台前時,我看到新郎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愛人的婚紗,美麗的她要成為他的妻子了,那一份強大的震撼和幸福感。

我看到在簽好結婚證書後,他輕輕為新娘弄好裙子,牽著她的手領她回坐。

歌頌上帝的樂章奏起,我沒有跟著唱。我聽著歌詞,感受到一份很純粹的快樂。這一天,就算婚禮有甚麼混亂出錯,踏入婚姻的這兩個人是最快樂的。

我雖然感受到這份幸福感,卻沒有成為新娘子的慾望。我不想穿婚紗,不想宣誓,不想成為眾人的焦點,不想說我願意。

我明白到剛才體會到的婚姻的幸福,離開我十分的遠。

我也希望快樂,可是我要的幸福或許不從婚姻裏來。我呷著香檳,看著大家為新人切蛋糕、親人的speech而感動,我有「首先要知道自己要怎樣才幸福」的頓悟。

這一刻,我連愛情長跑也不想跑,更枉論到達終點昇華至婚姻。我想找一個人令我不知不覺的踏上跑道,卻容許我從容的漫步,甚至讓我偶然停下來喝喝水,甚至讓我出去跑道再回來。

如果有一個讓我這樣任意莽為的人,那麼我就找到我要的幸福了。有關這一點,我想再寫一篇文章,聽聽大家的意見。

(PS 整天觀禮下來,讓我笑得最開心的,竟然是當我不小心帶了一隻鐵叉子離場,因為它滑稽的附了在我手袋的磁鐵上。你説,我是不是很無聊,而且immune to 婚姻的幸福感?)

他約我去動物園

我一直相信,那個在不知就裏下約我去動物園約會的男人,一定會是我的真命天子。

朋友覺得我又在講廢話,說我是迷信,但我卻硬要給這一個無稽之談加上一點理性的分析。

認識作者的人都知道米多莉愛喝酒又愛講粗口,是大公司的上進員工,天天忙碌夜夜笙歌。如果你想約作者出去約會,正常都會選擇酒吧﹑居酒屋﹑小餐廳,甚至是時鐘酒店(才不要﹗),也不會想到要約我去動物園。

只有認真的認識我,聽清楚他要說的話的那個人,才會選擇這樣別出心栽的約會地點。

如果有一天我們摸著酒杯底,在談著琴酒的歷史時,慢慢說起邊喝酒邊閱讀的樂趣,再聊聊最近閱讀的作品,我們的對話可能會發展至有關於大笨象的話題。我愛大笨象,我閱讀了幾本關於象的書藉。我喜歡了解自然,我愛登高愛海灘,愛看災難片,我喜歡大自然與人類的互動。

我好歹也曾是個人類學家,好多好多人都不再記得這件事了。

如果有一天我們聊到這,而這個人因為看到我比較敏感的一面而覺得有趣,甚至給他的肚子灌了一堆小蝴蝶,那個人,應該要約我去動物園﹑水族館﹑甚至是一個公園。

停留在表面,只看到我風花雪月﹑像瘋孩子一樣跳舞的人,也就一直只能停留在表面而矣。

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人,看破了我的臉皮。我掘了一個洞,自己跳進去了。

別擔心,不是還挺幸福的嗎?

不愛早起的他在我的身旁呼呼大睡。早上六時半,我靜靜的躺在他的身邊玩手機。

我不怎麼吃東西也不怎麼睡覺,只要有好看的書和電視,有有趣的派對,我都可以徹夜不眠。他,單是工作,已經佔據了大部分時間,電視買了,也沒有看過。

我們倆都是大忙人,怎麼辦呢,在初認識的階段就看到這麼多的差異。

從前類似的事也發生,看到情侶間的不同,悲觀的我先焦慮起來,心裏決定要麼我改變要麼你改變,不然怎麼辦,我們的戀愛一定被瑣事謀殺掉。

慢慢卻明白到不要被還沒發生的問題擔憂,那樣,沒有發生的問題就會成真了。

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建立自己一套生活習慣,有的愛吃大早餐,有的一杯黑咖啡就成;有的喜歡抱著睡,有的喜歡裸著睡;有的放工後只愛宅在家裏打機,有的派對動物天天玩耍。

不要驚慌!Things will work out on its own。就算再一致的生活方式也不一定會有幸福,也有見過有人因為彼此都太文靜而無趣分手,也有人因為性格剛烈而天天大吵分手不再見。

深呼吸,享受當下的美滿。他抱著我入睡,我在寫文章。這一刻,別擔心,不是還挺幸福的嗎?

激情. 愛情. 感情

本週跟好幾位拍了拖兩年以上的人聊天,想了解關於愛情,在濃情蜜意淡化後是如何進化成感情。我會這樣問,是因為我的戀愛總是不能持久,每每幾個月後我看著他,就想走了。

他們不約而同的說,一開始的激情大部分都是時間上的緊密和床弟上的甜蜜。那是因為滿滿的新鮮感充斥著腦海,二人的大電波活躍的流動。因為當中有大量的第一次,第一次拖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一起喝到酩酊大醉翌日見到對方醜醜的模樣。

像小孩子一樣,對方跟玩具沒有甚麼分別,純粹有好多好多的趣味而矣。他們說,不要誤會了,那些激情不是愛情。

所以我說,那麼濃情過後留下的不是感情,而是愛情?我們一至以為愛情淡了,留下感情,或是甚麼都沒有了,就分手。

這我才明白,激情過後沒有進化成愛情的,叫分手;激情過後細水長流的感情,叫愛情。我一直以來把愛情看得太短促,追求著剎那就消逝的激情。

那不純粹是名詞上的差異,重點是,一開始我們都不能說二人之間有「愛情」。我們不能以為那是愛情,因為愛情是需要培養的,而且不是過過電上上床就會建立的。我們要讓激情淡化後,用耐性去觀察,愛情的小花有沒有萌芽。

激情的離場,像在一場瘋狂的派對後,一個人孤身坐的士回家的感覺。有一點落漠,有一點回味,有一點意猶未盡。翌日可能有一點宿醉,有點痛苦而討厭,那是激情和愛情之間最難過的一點,因為頭痛而且心情糟糟的,但那不是容許你頹廢的時刻。

可是宿醉總會過去的,愛情就是回首一看,微笑的感嘆,你有一個很好的週末。有激情的快感,宿醉的頭痛,卻有休息,可能做了一些運動,感覺充了電,準備好人生更多的挑戰。愛情的路不是一個勁兒的順暢,但你要客觀的想想,總的來說,是不是生活變更好了?

這就是愛情了。

或許現在你想著要分手,可是你只是因為激情太猛烈而宿醉糊塗了而矣。不要隨便的放棄,你不會知道愛情的到來,但當你耐心等待後,回首一看,或許愛情的舒暢就一直在你們之間蘊釀著了。

尋找幸福

幸福,我找了你很久。
小時候胖胖的我沒有男人要,以為幸福就是變漂亮後有人喜歡。

可是找到了,一個又一個愛與喜歡的人,卻不覺得幸福。
然後我又以為,工作上的出色加上美滿的家庭,才是真正的幸福。

早前在高級餐廳豪氣的吃著料理,酒隨意的倒下來,朋友說你現在活得多好。
我吃了一口海膽刺身伴魚子醬,不錯,這一口美食令我很幸福,但五秒後就沒有了。
我現在有活得多好了呢?

在倫敦某大樓的四十樓居高臨下喝著美酒吃著魚子醬的我,踏著jimmy choo,活得著從前崇拜的作家王迪詩,突然發現自己沒有資格說還在尋找幸福這種無禮傲慢的話。

無論在任何的景況裏,不看到自己擁有的而只看到自己沒有的,這種人只看到錢幣的一面。當自己得到想一要的東西的時候,卻還是看不到幸福,看不到擁有的現在式的快樂。這樣循環下來,一生只有尋找,卻沒有享受的機會,叫可憐。

人之所以不快樂,正是因為他們不容許自己浸淫在現在的美好裏。像個白痴一樣在池邊想爬出去,卻忘記了游進池中心裏,享受美麗的泉水。

因為你,我能成為更好的人嗎?

因為遇見了一個心地很好的人,喜歡上他和他的世界,一切有了希望,覺得自己可能也可以變成一個心地好一點的人。

我也希望將來的感情,是與一個心地很好的人交往。

在環境背景等等的問題下成長為一個扭曲的人,在陽光的微笑背後隱藏著可怕的陰暗面。有時候陰暗的一面大得不受控制,對一些路上無辜的人也會發瘋也不一定。

我別過了臉,翻了一下白眼,就變成一個殘酷刻薄的人,說盡悲涼的話,不至要勝過別人,更要失敗者一蹶不振。無論我怎樣努力去微笑,也只是迎合而矣,是一個面具。

有時候,我看著灰色的天空,也問說,為甚麼我腦子裏的想法這麼不近人情?一如荀子和孔子在五千多年前問的一樣,我們的人性,是本善還是本惡呢?或者沒有一個統一的答案。

我們遇見一個心地很好的人的時候,那個人其實沒有把我們變好,而是因為有愛,而把我們心底真實純真的一面領出來。

因為我們可以相信倚靠這種心地美好的人,他們不會傷害我們,所以我們才不用保護自己。

我戴著一配好人的面具,底下埋藏著陰暗苛刻的一面,在陰暗苛刻的一面下究竟是海量的好,還是海量的黑,那是天知道的事。像我一樣是個扭曲的人,雖然沒有資格與一個素直善良的人在一起,但還是暗暗的期待這個人的出現,也盼望蘊藏在一切傷感的過去底下的,真正的自己是一個純真的好人。

那麼倒過來看,因為我們期待可以變成一個更好的人,這就顯示了其實你有可能變好,如果想變好,那人性也應該是本善,不是本惡。

有沒有人會不想變得善良一點呢?會不會有人希望終日說他人壞話,心腹叵測,誠惶誠恐的生活下去呢?我們可以看Gossip girl,也可以看TVB的大龍鳳膠劇,可你想演嗎?你想性本惡嗎?

我不要做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