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幸福

幸福,我找了你很久。
小時候胖胖的我沒有男人要,以為幸福就是變漂亮後有人喜歡。

可是找到了,一個又一個愛與喜歡的人,卻不覺得幸福。
然後我又以為,工作上的出色加上美滿的家庭,才是真正的幸福。

早前在高級餐廳豪氣的吃著料理,酒隨意的倒下來,朋友說你現在活得多好。
我吃了一口海膽刺身伴魚子醬,不錯,這一口美食令我很幸福,但五秒後就沒有了。
我現在有活得多好了呢?

在倫敦某大樓的四十樓居高臨下喝著美酒吃著魚子醬的我,踏著jimmy choo,活得著從前崇拜的作家王迪詩,突然發現自己沒有資格說還在尋找幸福這種無禮傲慢的話。

無論在任何的景況裏,不看到自己擁有的而只看到自己沒有的,這種人只看到錢幣的一面。當自己得到想一要的東西的時候,卻還是看不到幸福,看不到擁有的現在式的快樂。這樣循環下來,一生只有尋找,卻沒有享受的機會,叫可憐。

人之所以不快樂,正是因為他們不容許自己浸淫在現在的美好裏。像個白痴一樣在池邊想爬出去,卻忘記了游進池中心裏,享受美麗的泉水。

我愛著你的,存在著

我以為我好愛你,愛到快要忘記我自己了。

我買衣服的時候會擔心你喜歡火辣型還是清純型;我食辣年糕過足癮的時候會想萬一你見到我流汗流鼻涕的話怎麼辦;我上班穿上性感的高跟鞋,幻想你被我S型的曲線迷倒。

有一天我盯著手機螢幕看,當然是你的臉來著。忽然,我醒過來,過著猜度你喜好的生活,真的,會令我把自己的存在都忘掉。我的世界中心是你,你的聲音像空氣粒子無處不在,呼喚著你的名字,像白雲一樣心曠神怡。

我把整杯啤酒咕㖨咕㖨的倒進口裏,啪,空杯子擱在桌上。愛到看不見自己真的好累。

假如我放屁打呼挖鼻孔,素顏有暗瘡腰間有肥肉,你會看上我嗎?還是要等我變成女神,醜女大翻身的一天呢?

我的世界有你,但我真實的存在著。愛我,就愛當自己的我。誰知道呢,明眼人,就能看到你的可愛。若果你愛上這樣的我了,那我就是你的女神。

因為你,我能成為更好的人嗎?

因為遇見了一個心地很好的人,喜歡上他和他的世界,一切有了希望,覺得自己可能也可以變成一個心地好一點的人。

我也希望將來的感情,是與一個心地很好的人交往。

在環境背景等等的問題下成長為一個扭曲的人,在陽光的微笑背後隱藏著可怕的陰暗面。有時候陰暗的一面大得不受控制,對一些路上無辜的人也會發瘋也不一定。

我別過了臉,翻了一下白眼,就變成一個殘酷刻薄的人,說盡悲涼的話,不至要勝過別人,更要失敗者一蹶不振。無論我怎樣努力去微笑,也只是迎合而矣,是一個面具。

有時候,我看著灰色的天空,也問說,為甚麼我腦子裏的想法這麼不近人情?一如荀子和孔子在五千多年前問的一樣,我們的人性,是本善還是本惡呢?或者沒有一個統一的答案。

我們遇見一個心地很好的人的時候,那個人其實沒有把我們變好,而是因為有愛,而把我們心底真實純真的一面領出來。

因為我們可以相信倚靠這種心地美好的人,他們不會傷害我們,所以我們才不用保護自己。

我戴著一配好人的面具,底下埋藏著陰暗苛刻的一面,在陰暗苛刻的一面下究竟是海量的好,還是海量的黑,那是天知道的事。像我一樣是個扭曲的人,雖然沒有資格與一個素直善良的人在一起,但還是暗暗的期待這個人的出現,也盼望蘊藏在一切傷感的過去底下的,真正的自己是一個純真的好人。

那麼倒過來看,因為我們期待可以變成一個更好的人,這就顯示了其實你有可能變好,如果想變好,那人性也應該是本善,不是本惡。

有沒有人會不想變得善良一點呢?會不會有人希望終日說他人壞話,心腹叵測,誠惶誠恐的生活下去呢?我們可以看Gossip girl,也可以看TVB的大龍鳳膠劇,可你想演嗎?你想性本惡嗎?

我不要做惡女。

沒有戀愛的日子

Essays in love 開博至今已經四年多了,作者的戀愛生活都一一在這裏記載,差不多毫無間斷。回首一看,才發現,自己的生命與戀愛密不可分,幾乎是被戀愛主導的生活。

假如不是在談戀愛的時候,我一定會有一個甚麼的人在曖昩中,或在單戀,或在失戀後療傷的狀態當中。工作被放在愛情的後面,是為了不去煩惱愛情事用的;運動,也是分心用的,順便令自己線條好點,好吸引白馬王子;寫文章,當然也是關於愛情;去餐廳用膳只有兩個原因,一是約會,二是與密友討論男人的事。

最近沒有任何男人緣。沒有喜歡的人,沒有人喜歡我,沒有拍拖,沒有分手的痛楚。這種「沒有」的狀態我十分不習慣,睡前沒有牽掛甚麼,醒來也沒有甚麼情緒。

這些年來我總弄不明白別人說「做自己」是甚麼意思。因為沒有一個我需要去迎合,最近真的深深明白「做自己」原來蠻爽的。

不再為了討好別人而裝模作樣,不在乎別人眼光的自然的狀態,能夠專心在當做的事上,不再為了設定的形像而做自己沒有興趣的事,吃愛吃的,游泳變得好舒暢…

真驚奇,為愛情和男人活著這樣扭曲的生活竟然持續這麼久的時間,Essays in love,現今才有了真正的焦點,因為迷惑過的作者終於從愛情的困局裏走了出來,清醒了頭腦。感覺,是多麼清新透氣。再一次跟大家打招呼,你好,我是在過沒有戀愛的日子,認真生活著的Mido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