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色情

一早起床,臉書充斥著一名女童的寫真照片。封面所看,我不覺得意淫,只是覺得這個女生多少歲呢?出寫真?走成熟風?

然後我看到不同人士口諸筆伐,說寫真裏的照片是軟性的兒童色情,當然又有人罵小童的母親賣女,攝影師變態。

我看了幾張照片,硬說的話,是沒有露出任何性器官,也沒有性行為的動作。可是,有一張只影穿著內褲的彎腰動作,焦點放在張開的雙腿,滴著雪糕,含著草莓,不期然令我聯想到周秀娜的寫真。娜姐的寫真,絕對是軟性色情。

所謂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會不會是我多心了呢?或者一如民眾所言,你本身要思想污穢,或有性意識,才會察覺到有問題,把小孩天真的照片聯想到那裏去。

於是我上網做了一些資料搜集,英國法律define兒童不雅照片包括兒童裸露,即使沒有被侵犯或騷擾。嗯,沒錯,這樣說來,正常的法律途徑可能不會批判這輯照片為色情刊物。如果我們把這事告上法庭,可能最後也不了了之。

可是,那是一個活生生的小女孩。站在她的角度來想,這女孩出了名,有機會當模特兒,出書,有人幫她扮靚靚,拍照,她一定會說好的。這樣年幼的女生,對色情和騷擾會有甚麼理解呢?因此她的母親絕對不能無恥的推塘得到小孩的同意才做。記得大人常說「金魚佬」的故事,咸濕叔叔問你要不要去看金魚,小孩說好便跟著去;難道你說小孩同意了,金魚佬便無罪嗎?

荒謬。

小時候,每個父母都會拍下孩子一些裸照,或尿布照,作為成者的紀錄。可是那是私人用途,當小孩長大後,他們就有選擇把這些照片公開或不公開的權利;而每個人的定義也不同,不單純因為色情,可能我覺得小時候很醜樣,不想分享也不一定。成年人的同意跟六歲的同意可是完全不一樣呀!

這個寫真集引起了牽然大波,在港爸港媽橫行的香港,那女童在學校會遭到怎樣的排斥?你以為她現在不知道社會在這樣討論著她嗎,她對我們的論說可能一知半解,但她可以相信她媽媽嗎?我們可以肯定她的安全嗎?她的成長和心理育成會被扭曲嗎?長大後,懂事後,看到報道和寫真會有甚麼感想?會留下一生不能磨滅的瘡疤嗎?

我不敢想像。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為寫真集已上架,照片傳遍滿城,要落入戀童的人手中已落入。

By the way,製造和擁有兒童色情刊物的人都屬違法。我希望大家不要再分享這些照片,當然也不要買這本書來贈興。這件事一點也不好笑,我們連保護小孩的能力也沒有,這是一個多麼不文明的狀況。

最好的朋友

我有兩位最好的朋友,在倫敦,我們三位一體,常常到那裏去都是在一起的,姑且稱他們為T君和L君。

銀行假期的時候,我們最喜歡一起賴在L君的家,吃L君的食物,喝L君的酒,看L君的電視。T君雖然在修讀法律要溫習,但也會坐在我的身邊,一面聽我們講廢話,一面讀書。

有時常省錢我們不坐車,改為踏單車。倫敦到處都有單車租,L君和T君就會迫沒有戴眼鏡的我跟著他們,我一面大叫驚慌,一面堵塞城市的交通,一面跟著他們向目的地前進。其實也不過是二十分鐘的路程,但因為我的膽怯,總是生亂子,連小孩子看到也會笑我。

T君就是不膽怯。因此他去了加拿大潛水,然後不見了,現在也不知道能不能回來。

我很感謝各位友好在擔心T君的家人的同時,也會想到L君和我,因為我們是公認的三人組。

能夠成為T君最好的朋友,我和L君都覺得十分幸運。因為在我們鬼話連篇的時候,T君總是會聆聽,但同時會說些狠話,當頭棒喝。然後我們就繼續前行,做一個不稱職的基督徒。

我的母親聽到T君的消息也哭了,她不斷的給我發信息,說我不要假裝沒有不開心。

我沒有假裝,而我也是真的不開心。可是L君和我如常的生活,吃我們的飯,上我們的班,做運動,喝酒。我們也流淚,再喝一口GIN,大概也頂得住。

我們三個人的關係就是這樣,對大家的生日或是甚麼都漠不關心,見面的時候各有各講自己的事,T君聽著聽著,又說一些奇怪的話,大家嬉嬉笑,日子就是這樣快活。

或許以後就只剩下L君和我兩個人了,三人組可能變成孖公仔。但是對於T君,他依然會存在的。因為我們跟他很熟,我們知道他要說甚麼。

就是關於這件不幸的意外,我們大概也猜他會說︰「你看我們多渺小,神要做甚麼就做甚麼,我跟那些在911, 7/7 恐佈襲擊無故失去生命的人一樣而矣。起碼,我在溫哥華潛過水。」然後就繼續跑跑跳跳,像小猴子一樣。

T君其實過得很好,他做過很多我們這輩子也沒有想過的事,當過兵,又做警察,又做過白金瀚宮的導賞員,又在國會工作過,真是皇室的好寶寶。

這幾年,T君常跟我說,我改變了。

我猜,T君在與我們一起混的日子,分了他那顆善良的心給我。

我的憤世嫉俗,我的反叛性格,在與T君的交流下,慢慢都褪色了。我喜歡現在的自己,我喜歡想到T君心會有點痛的自己,我喜歡自己會擔心L君支不支持得住的自己,還有不同的其他朋友,我都有擔心著陪著。收到T君的消息時,我也自動的去關心媽媽和男友,希望他們安全。

T君已經把他最好的一部分傳送到我身上了,我希望你們在我的身上看到一點一點的T君。

我希望T君現在依然在海上飄著喘著氣,然後發現一個珊瑚礁或石頭,附在它的身上,一直很有勇氣的等待著救援。因為T君就是這樣充滿生命力的人,我真的很愛他,很想他可以回來。

#rescuetimo

大人的嚎哭

在我成為大人以後,就是十八歲成年開始,我只嚎哭過兩次。

第一次是當與一個很重要的男朋友分手後,我在朋友的家,像一個幼稚園的小孩一樣凄楚的大哭。
第二次是昨天,哭了十八個小時。

我已經二十六歲了,很難不停的哭。我發現,在傷心的期間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忙得不可開交,又要接聽電話,又要處理問題,一放鬆下來,我卻不由自主的痛哭。
哭了一會,連我都望著天訕笑,真是了傷心的時間也難能可貴呀。

今天,我愉愉的在辦公室的小廁格裏哭,我不停的喝水,就不停的躲進廁所。也不能大聲的暢哭,只能呆坐,呆哭,用冷水拍醒自己的臉,整理一下面部表情,就回到座住上,不住的工作。

大人的淚,只能在最熟悉的人跟前流,不會在公眾場所上淚流滿面;考慮到別人的感受,盡量不去給人添麻煩。我們已經不是小孩了,我們就這樣忽然成熟了,連哭的權利都被剝奪。

下午四時十七分,我這樣間斷的流淚三十多個小時了。我發現我的面部肌肉好痛,有點像去了PERSONAL TRAINER 那裏做GYM一樣的痛,卻一併的衝進臉部的肌肉裏,入心入肺。

除了哭,我就只剩下祈禱,和工作。

還可以做些甚麼呢?我抬頭看著辦公室的電燈膽,好不近人情的光線。

我懷疑自己能不能夠鎮作起來,我甚至焦慮,會不會真正的悲痛還沒有到來。

我想告訴別人我為甚麼流淚,開了口,欲語淚先流,眼眶溢滿淚水,為了忍,我別個了臉,輕印一印眼角,又放棄分享的念頭。

就是想到你,我也會痛。

我好想念你,你可以回來嗎?我們每一個人好想念了,聽著大家流淚的聲音,我怕我不能再堅持下去。
你在哪裏?親愛的,你在哪裏?

洋人和港女

萬眾期待,我要寫有關食洋腸的事。

最近臉書充斥有關一名外藉男子寫關於在港溝女一夜情的書藉的討論。有人當然反對,說港女祟洋才會被佔便宜;有人覺得不外如是,港女都要享受才會食洋腸食過番尋味,是港男在性愛上沒有才能。

唉,究竟,喜愛食洋腸的港女是不是淫婦呢?是不是崇洋呢?是不是被佔便宜呢?
而寫下東洋尋春記的這名外藉男士,還有那個搶人地條女回家扑野再把影片上載上網的鬼佬,及一眾沒有出書而在這個半島享受魚水之歡的外國人,是不是世紀賤男呢?
再加上,在網絡上表達意見的港男港女,究竟對食洋腸這事了解多少呢,又有沒有看過那本書呢?

這是一個包含多重社會學和人類學的問題,我覺得沒有一個人可以在一篇千多字的文章把港女﹑洋腸和港男的三角關係說得清。所以這篇文章不講愛情,只講一夜情。

首先,我們要弄清楚一點。不是說港女如果喜歡一夜情就只會撘上鬼佬,因為也有與港男發生一夜關係的港女。喜歡與鬼佬激戰的港女,也不過是一個喜歡夜夜笙歌,不喜歡戀愛的慾女而矣。假如一個港女不停的跟不同的港男發生關係,那麼她也是個慾女。所以我們不能只看到與食洋腸的港女,而忽略食唐腸的港女。

基於這個唐腸和洋腸皆有港女食的情況,我們也可以反過來看,有與港男拍拖結婚生仔廝守的港女,也有與鬼佬白頭到老的港女。

如此一來,在洋腸和鬼佬;唐腸和港男的設定下,我們不能認定跟港男在一起就一定要談情說愛,而跟鬼佬在一起就一定只會共赴巫山。這是一個中肯的論點,對吧?

而一個人只能在一個情況下「被佔便宜」︰如果A喜歡B,而B在明知A的心意,卻繼續和A做愛,做完就離開了,這就是所謂的「被佔便宜」了。女方投懷送抱,男方老蘭尋歡,二人同意做愛,這個情況下沒有人被佔便宜;相反,如果其中一人在沒有同意的情況下被迫上床,那則叫「強姦」,是犯法的。因此,在老蘭裏沒有打算戀愛,而雙方都同意做愛的男女,誰都沒有佔誰的便宜。

因此我們無法斷定每一個尋歡的港女的想法,但我覺得千萬不要強加「被佔便宜」這樣委屈的心情在這些港女身上。可能她們在連夜的大戰後得到充份滿足,才沒有你們口中所說的委屈凄涼呢。

Bryan+Greenberg+Jamie+Chung+Jamie+Chung+Boyfriend+RrLVyqTKpXSl

至於為甚麼有這麼多港女喜歡週末夜蒲老蘭,谷胸露腿等被帶走呢?那可以是因為她們單純的熱愛性愛;也可能是她們有心理障礙,無法投入感情;也可能是因為貪玩;我不知道,這是一個很深層的問題,而且每個人也不一樣。不論她們的動機是怎樣,她們都沒有被佔便宜,這更加跟她們選擇食甚麼腸也沒關係的。

洋腸印度腸唐腸還是黑腸,不過是一種口味。

一個男人看女人,先看的通常是外表,覺得那個女人樣靚身材好,就喜歡人家了,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我們時常都聽到一個帥哥搭上一個樣貌普通的女子的故事,難道我又走去罵那個帥哥︰「欸﹗你明明五官端正,為甚麼這樣重口味呢?」可能那個官仔骨骨的老襯就是喜歡這種的。帥哥沒有被佔便宜,肥妹也愛得天經地義,你們這樣論斷別人,會不會有點好管閒事?

既然每個人的口味也不一樣,為甚麼要不屑港女愛洋人呢?我也看到有作者(不知道是不是港男),說港女看不起港男沒有錢沒有風度身材太矮太瘦云云,因此要轉投鬼佬紳士風情的懷抱。我不禁要懷疑,說到底,會不會是港男們自卑心過重,妒忌鬼佬在老蘭比自己吃香呢?說著一些吃不到葡萄就是酸的話,說那些口味西化的港女是淫蕩崇洋雙重標準。如果是這樣,也許你的妒忌心,或自卑感,說不定就是你在老蘭挫敗,情場失意的原因了。

或許那個寫東洋尋春記的鬼佬是一個心懷不詭﹑甚至有同一時間看低種族和女性的賤男 (我並不是說他是這樣的人,因為我還沒有閱讀他的書),但他肯定是個口味唐化的鬼佬。一個喜歡鬼妹的鬼佬,可能也會用同樣的謊話和媾女的把戲來調情,只是好味和對象不同而矣。同樣,一個男人要趙完鬆,跟他的國藉一點關係也沒有,港男也可以輕佻好性不好好戀愛。

因此這個世界各花入各眼,每個人的口味也不同,每個人的愛情觀也不同。不要看不過眼別人的床上生活,那跟你沒有關係。如果你是個媾不到女的宅男,不妨像日本真實故事<電車男>一樣,虛心學習,努力改變形像,並建立自信,有一天你也可以得到女神,或者左擁右抱,視乎你的口味如何。妒忌別人擁有的,最沒有大度,可說是最令女生看不起的缺點呀。

下一期,可以討論一下我看到的港男,鬼佬,和當中最吊詭的男子漢 – 海歸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