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多莉的寄宿生活

十六歲的米多莉考完香港公開試,拿著傲人(!) 的成績來到英國威爾斯一個叫Monmouth的小鎮,入讀傳統的女生寄宿學校

今天,米多莉已經二十六歲了,也已經由小鎮搬到倫敦,成為在霧都裏自由奔走的美女(咳咳)。最近十分懷舊的看起櫻桃小丸子這套卡通片來,想起自己十六七歲的寄宿生活,真希望自己像小丸子一樣,可以永遠都活在那兩年啊。

014

在威爾斯的生活十分美好,雖然也有很多令人汗顏的事情發生,但撇開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那兩年真是最幸福的日子呀。又不用被媽媽管束著,初戀在那裏發生,又有很多驚人的生活冒險。這樣想起來,不老老實實寫下來又怎麼行呢?

老實說,住在英國小鎮,跟住在倫敦或香港這類大城市的生活真是大相逕庭,可能跟小丸子在清水市的生活比較相似也不一定。

先說說購物的生活,香港的店鋪不到晚上九時十時也不會關門,倫敦的大概六七時會關門,可是威爾斯呢…大概四五時就要收工,星期天就是要到超市購物,也一定要在中午前做好,要不然就會摸門釘餓肚子。要買東西的話,放課後就要立馬收拾衝到小鎮去,不然,又要等到第二天了,真是十分麻煩。

download<–幸福的美味,家鄉的滋味(欸這是韓國拉面…)

然後說說食的生活,來到像這樣的小鎮,除了一家中國外賣店,一家印度菜,整個鎮幾乎都是英國酒吧(pub)。英國的食物,對,就是大家深深了解的炸魚薯條﹑漢堡和辣椒牛肉飯(你不知道這個是甚麼嗎?我下次再告訴你!),還有酒,無限的酒,喝到你掛完又掛的酒,米多莉愛小酎的生活習慣也一定是由未成年喝酒的寄宿年代開始的…

因為食物的選擇跟香港比較起來真是少得可憐,起初我的行李箱都是一些有用沒用的護膚品等東西,但往後經驗增長,每次回港就橫掃即食面,行李箱就變成食物儲備庫,韓國﹑中國﹑日本各式不一樣的面條,以好好安慰吃得不好的肚子。沒有即食面朋友們,在寄宿學校的日子一定會因為思鄉和肚子餓而變得非常凄慘呀…

最後,說說睡覺的生活吧,寄宿時代的米多莉不是看電視就是睡覺(欸等一下…其實現在也是一樣…),夏天的英國九時十時再天黑,早上五時就已經天光。有時候,明明已經到了校監關燈的時間了,可是天還是亮亮的,就覺得如此早睡好像太對不起自己青春的人生呀﹗於是就拿出在香港下載好的日劇來看(這樣顯然沒有浪費青春…),看著看著就好夜才睡了。第二天起床,發現原來不只我一個人是這樣,我的鄰房,就是我寄宿時代最好的朋友,小醫,竟然因為看電視而完全起不了床。我和另一位最要好的朋友,工工,就這樣一咕嚕坐在小醫的身體上,以暴力叫醒她,令我們可以準時到canteen 食早餐為止。

米多莉﹑工工﹑小醫,和在英國小鎮遇上的好朋友們,就是這樣渡過了最快樂的寄宿生活。還有很多故事想跟大家分享唷﹗

大人的嚎哭

在我成為大人以後,就是十八歲成年開始,我只嚎哭過兩次。

第一次是當與一個很重要的男朋友分手後,我在朋友的家,像一個幼稚園的小孩一樣凄楚的大哭。
第二次是昨天,哭了十八個小時。

我已經二十六歲了,很難不停的哭。我發現,在傷心的期間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忙得不可開交,又要接聽電話,又要處理問題,一放鬆下來,我卻不由自主的痛哭。
哭了一會,連我都望著天訕笑,真是了傷心的時間也難能可貴呀。

今天,我愉愉的在辦公室的小廁格裏哭,我不停的喝水,就不停的躲進廁所。也不能大聲的暢哭,只能呆坐,呆哭,用冷水拍醒自己的臉,整理一下面部表情,就回到座住上,不住的工作。

大人的淚,只能在最熟悉的人跟前流,不會在公眾場所上淚流滿面;考慮到別人的感受,盡量不去給人添麻煩。我們已經不是小孩了,我們就這樣忽然成熟了,連哭的權利都被剝奪。

下午四時十七分,我這樣間斷的流淚三十多個小時了。我發現我的面部肌肉好痛,有點像去了PERSONAL TRAINER 那裏做GYM一樣的痛,卻一併的衝進臉部的肌肉裏,入心入肺。

除了哭,我就只剩下祈禱,和工作。

還可以做些甚麼呢?我抬頭看著辦公室的電燈膽,好不近人情的光線。

我懷疑自己能不能夠鎮作起來,我甚至焦慮,會不會真正的悲痛還沒有到來。

我想告訴別人我為甚麼流淚,開了口,欲語淚先流,眼眶溢滿淚水,為了忍,我別個了臉,輕印一印眼角,又放棄分享的念頭。

就是想到你,我也會痛。

我好想念你,你可以回來嗎?我們每一個人好想念了,聽著大家流淚的聲音,我怕我不能再堅持下去。
你在哪裏?親愛的,你在哪裏?

戀愛泡菜

不知你是不是跟作者一樣,會突然對一種食物狂熱起來,尋根究底,要知道它的來歷、做法、甚麼才稱為正宗好食。

最近作者迷上的是韓國泡菜,於是經常試食,又上網學習泡菜的製作和歷史。在研究的時候,忽然感到愛情也真像泡菜是咪達(笑)。

你可能也知道,韓國家裏的阿朱媽都會在年初做很多很多泡菜以供家人食用和贈送親友。在製作的過程中,把娃娃菜塗抹大量的鹽助奇脫水,然後要打開娃娃菜,一層一層的用手給每一塊葉子塗上腌料,這樣繁瑣的工序要準備最少兩天的時間。甚麼都不做,把一個又一個娃娃菜變身成甜酸咸辣,味道豐富的泡菜;放進灶埕後,也需要等待一段時間才可以吃用。這是從遠古一直傳下來的食物保鮮技術。

成熟的愛情,大概就像用心去準備,耐心去等待的韓國泡菜一樣令人著迷。即使每家的做法也不同,一如每一段的戀情也不一樣,可是當中需要的關注、愛心、甚至是一種付出和認真的態度卻是不相伯仲。

我總是沒有耐性,剛做好的泡菜未腌好就被我抽出來吃。味道不是不好,就是菜有點硬,腌料也未被菜吸收,有點不對味。我在戀愛也同樣如此,還未成熟的感情就速速的給予「拍拖」的框框,不久後就發現二人有太多分歧,壓根兒不適合成為戀人,又速速的分手,浪費了心思和時間。

雖然大部分的泡菜也跟戀愛一樣需要時間和耐性,但在今天甚麼都要求速食的世代,韓國人也製造了速食的泡菜,弄好了就能吃。世間上也有這種速食,快來快去的關係。大部分是有性無愛,但有時候也不過是想有個人陪陪吃飯看看電影。一路上,我們可能吃過速食的泡菜,或是質素普通的泡菜,可是當最美味的臨到,一切就變了樣了;真愛駕臨了,又怎能隨便的降下層次。走回那些不值一提的次品愛情裏去呢?

速食始終是速食,傳統始終是有實力。溫馨,始終是那一份放了心血時間和愛的美味。我們可以「食住先」,但心裏很清楚那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終願意廝守到老的,等一等吧!努力去尋找吧!那個最上等最美滿的愛情泡菜。

我們的愛沒有如果

在香港的時候我想起離開了倫敦的你。那個我起初很喜歡,後來發現性格有點龜毛的你。

我想起我們倆吃過一頓飯,但我到今天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一場約會。我也記得我後來的瘋癲和無禮一定令你十分不高興,或許我欠你一句對不起。

對不起,我猜每個人也有其缺點。在月圓月缺的時候我有時會不受控制的變成一個非常可怕的人。不單是刻薄,更是口賤又高傲,以為自己是武則天。我希望你可以原諒我,我也希望可以再收到你的臉書訊息問句好,做個朋友。

不知道你過得怎樣?我呷著梅子酒的時候在想,如果你看破我的瘋癲,而我也看破你的缺點,或許我們會有機會更加了解對方也不一定。

可是如果沒有如果,如果成真了就不是如果。你看著我的刻薄板起了臉,我看著你的脾氣反了白眼,結果像你這麼帥的男生就離開了,當時我也沒有在乎。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想到這裏,就算你原諒了我的臭脾氣,我體諒了你的小缺憾,一次又一次的忍,最後還是會爆發,分手收場。或許,從一開始我們就注定走不下去,說到底,這就是有緣無份了。

電視上播放著去里斯本的旅遊節目,我記得你十分喜歡這個城市,因為它像極了寧靜平和的澳門。每次有人提起葡萄牙,我就會想起你。當然不是那種刻骨銘心的掛念,只是一種淡淡的,我有認識這麼一個人的聯想。

有一天我會忘了你的名字。在我們短暫的交流你帥帥的臉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你可能是我見過最傻氣卻聰明、最覇道卻溫柔的人了。可是有一天你的樣貌也會變得模糊,在我的腦袋裏你也像霧一樣在虛與實之間,而且對我往後的生活其實一點影響力也沒有。

只是一個如果不能成真,沒有進化成愛情的朋友而矣。

如此脆弱的關係。

沒有在一起也不是壞事,一開始就明白不能在一起更好,這總比付出了心血和時間卻甚麼也失去了為佳,那時候的代價更高,淚也白白流了。

我在找的是誰呢?是一個見過我的缺點和歇斯底里,心傷了,指著我罵我是沒有心肝的雪人後,依然無條件的愛著我的人。這有點像父母與孩子的關係,無條件的支持著我,用愛令我有動力變好,因為不想再傷害他了。

你說有沒有這樣的人?托你的福,倒也是有的。

你見過我的可怕便離開得遠遠的,那大概就證明我的魅力和好處不夠強大的去把你吸引回來。同樣的,你也沒有重要到我打著自己的臉追悔失去了你。

我們要去珍惜的,就當然是那個沒有因為自己醜丑的一面而落跑的人了;而不是那只認識片面就離開了的陌生人。

希望你的生命中也有一個這樣的人,希望你喜歡香港,才這個乾柴烈火的城市找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