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錯甚麼了

說分手的時候十分困難,對方傷心的問我說︰「我做錯甚麼了?」

你沒有做錯甚麼。如果你做錯了,到今天也不知道做錯的是甚麼,那沒有好好溝通的我,也有造成分手的責任。

如果你真的做錯了甚麼,好像是出軌﹑家暴,或是工作太忙沒有抽空陪我等等,那麼你也應該心知肚明,這問題不必要問。

突如其來的分手,總是提分手那一方的心思,那個人在看似風平浪靜的時候想了很多,想著想著,覺得不能這樣下去了,所以分開。這是沒有人的錯,有的愛情是這樣,快來快去,在愛情裏的二個人卻感受著不同的風速,不搭調不合襯不應該在一起。

會問這種問題的,多半是男生,被可愛的女朋友狠狠摔倒心靈,可憐的問,我做錯甚麼了。

這時候的男生不漂亮不帥氣,很弱很弱,只會令我覺得自己分手的決定更是正確。

色慾都市裏有一個很出名的詞語叫SA SA ZU,意謂喜歡上別人心如塵撞的感覺。有時候這一份心情很強烈,令我們誤以為是愛情,當SA SA ZU 消逝後,才發現那是一時三刻的濃情而矣。

沒有了SA SA ZU 後依然愛著對方的不漂亮是最可愛的,那就是愛情;沒有了SA SA ZU 後拍拍屁股想離開的,就是現實了。

沒有誰對誰錯的。

不是愛情,是遊戲而矣

我們在玩遊戲。

我給你傳個短訊,等待,你給我傳一個短訊,等待。無日無之的互發一些不著邊際的話,心底裏要說的,講不出口。

這種與男生曖曖昧昧的關係,我與不同的人發生了好幾次。我以為我喜歡他們,愛得很深,所以好想好想做點甚麼去延續這微妙的火花。

這樣不到邊的話撐不了多久,火花最終滅了,我流淚;淚流乾了,我工作;工作久了,我去玩;新的男生出現了,唉,一開始令我流淚的人呢?我慢慢地,連他們的名字也忘記了。

我開始懷疑,真正的愛情並不在這種兜兜轉轉的遊戲裏產生的。調情的話總是孰真孰假,甜言蜜語總是自欺欺人。

我們不像自己說的那樣瀟灑愛流浪,也不是想像中在床上那樣的瘋狂。我們有工作到嘔電的時候,也會賴在床上甚麼都不想做。遊戲是虛構的,愛情卻是真心的交托。

我以為我想跟你玩遊戲,卻發現我我好想跟你說說話。在一個安靜的小酒館,喝著琴酒講真話;或是一探人氣的拉麵館,讓熱氣濛糊慾火焚身的雙眼,看不到你的臉,不被你電得頭暈轉向。這樣,我們可能會更明白對方多一點,愛情或許會來也不一定。

假如我們任何一方表達了愛玩的任性,想愛的那一方就會迷茫,得出了我們追求的東西不同這種放棄的結論。

如果愛玩的一方這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想談戀愛,那麼,棋子就行錯了。

唯有祈禱棋局可以重開,前非可以被原諒,時間可以沖淡壞印象,我們可以從朋友開始。

那個可愛的男生,我喜歡你,可以再一次,和我去吃個晚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