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約我去動物園

我一直相信,那個在不知就裏下約我去動物園約會的男人,一定會是我的真命天子。

朋友覺得我又在講廢話,說我是迷信,但我卻硬要給這一個無稽之談加上一點理性的分析。

認識作者的人都知道米多莉愛喝酒又愛講粗口,是大公司的上進員工,天天忙碌夜夜笙歌。如果你想約作者出去約會,正常都會選擇酒吧﹑居酒屋﹑小餐廳,甚至是時鐘酒店(才不要﹗),也不會想到要約我去動物園。

只有認真的認識我,聽清楚他要說的話的那個人,才會選擇這樣別出心栽的約會地點。

如果有一天我們摸著酒杯底,在談著琴酒的歷史時,慢慢說起邊喝酒邊閱讀的樂趣,再聊聊最近閱讀的作品,我們的對話可能會發展至有關於大笨象的話題。我愛大笨象,我閱讀了幾本關於象的書藉。我喜歡了解自然,我愛登高愛海灘,愛看災難片,我喜歡大自然與人類的互動。

我好歹也曾是個人類學家,好多好多人都不再記得這件事了。

如果有一天我們聊到這,而這個人因為看到我比較敏感的一面而覺得有趣,甚至給他的肚子灌了一堆小蝴蝶,那個人,應該要約我去動物園﹑水族館﹑甚至是一個公園。

停留在表面,只看到我風花雪月﹑像瘋孩子一樣跳舞的人,也就一直只能停留在表面而矣。

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人,看破了我的臉皮。我掘了一個洞,自己跳進去了。

拆解男人

人的感應力真的不能小看。

與一個男子吃飯,他告訴我閱女多年,發現有些女子可能不是美若天仙,卻因為心地好,愈看愈美麗;也有人花很多錢和時間打扮自己,表面上看似成功,男人卻看穿她的內心空洞而且不純正。男生普遍用字簡單,在後者的情況下,他的形容為一字記之曰:醜。

男性雖然有時候頭腦簡單,卻不是笨。他們有時能看懂女生的想法,只是做不做對方婉轉要求的行動而矣。

男生都熱愛自由,被一個女人綑綁著可說是人生的墳墓。偏偏求婚的通常是男人,走到這一步,男生就做好感悟了,戴上戒指就是希望一輩子被那女的抓住,做個好女婿、好爸爸。

因此desperate,急著搵仔的女人他們是辨識得出來的。不論你是隔多久才回覆短信,不論是外出吃飯吃貴吃便宜,女生的動靜眼神甚麼的都傳遞著男人要接收的信息。因為他們害怕自由被奪,因此尋找desperation的雷達特別靈敏。

最後,男生都是傳統的狩獵者,這點我們都知道,他們喜歡追求自己覺得心地好、身材好、外表好、desperate 程度合適的女人。因此,女人你太主動玫擊也沒有用,要留空間給他們追求一下,要來便來。

男人,就是一個主動狩獵能能抓住自己的女生。

當然一篇文章不能道破關於男人的一切,可是女生,那怎麼辦呢?最好還是花多人點功夫調整自己。我不知道心地壞的人會不會本性其實是好的,但內心修養還是可以鍛鍊。把焦點放在提升自生素質身上吧。讓甘願被你鎖鏈扣上的男人狩獵你。

別擔心,不是還挺幸福的嗎?

不愛早起的他在我的身旁呼呼大睡。早上六時半,我靜靜的躺在他的身邊玩手機。

我不怎麼吃東西也不怎麼睡覺,只要有好看的書和電視,有有趣的派對,我都可以徹夜不眠。他,單是工作,已經佔據了大部分時間,電視買了,也沒有看過。

我們倆都是大忙人,怎麼辦呢,在初認識的階段就看到這麼多的差異。

從前類似的事也發生,看到情侶間的不同,悲觀的我先焦慮起來,心裏決定要麼我改變要麼你改變,不然怎麼辦,我們的戀愛一定被瑣事謀殺掉。

慢慢卻明白到不要被還沒發生的問題擔憂,那樣,沒有發生的問題就會成真了。

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建立自己一套生活習慣,有的愛吃大早餐,有的一杯黑咖啡就成;有的喜歡抱著睡,有的喜歡裸著睡;有的放工後只愛宅在家裏打機,有的派對動物天天玩耍。

不要驚慌!Things will work out on its own。就算再一致的生活方式也不一定會有幸福,也有見過有人因為彼此都太文靜而無趣分手,也有人因為性格剛烈而天天大吵分手不再見。

深呼吸,享受當下的美滿。他抱著我入睡,我在寫文章。這一刻,別擔心,不是還挺幸福的嗎?

寧濫勿缺

假如我找不到真正能廝守的男人那麼我就在小鮮肉堆中糜爛的生活到死去吧。

這是我最近的覺悟。

有些人主張寧缺勿濫,有些人則寧濫勿缺。對於我來說,二者並沒有衝突。
就算我們身邊有很多人來來往往,那也不代表我們找到了愛的那一個,因此即使被稱為「濫」卻其實依然是「缺」。我們自然可以一邊泛濫的與一些發展不下去的人交往,一邊等待真愛的出現。

真正的寧缺勿濫是一份很奇怪的執著,你口裏說著要等待真愛的出現,到一個地步是你不約會認識其他的人,那真愛在那裏浮現出來呢?在石頭裏爆出來然後突然告訴你「我是你的真愛﹗」然後在不知就裏的情況下就結婚生子幸福快樂下去嗎?

我非常鼓勵「約會」。在外國多年,我有留意到亞洲人普遍對「約會」看得太認真。約會,不能於有了責任;見見面,吃吃飯,聊聊天,是加深認識的機會。合則來,不合則去,沒有甚麼山無陵天地合的委身。

在我十分喜歡的電影<與莎莫的五百天>中,女主角抛棄男主角後在一家咖啡廳裏與上了真命天子。他們愉快的談話,發現好感度倍增,然後約會﹑相戀﹑訂婚。假如你真是一個寧缺勿濫的古代人,那你一定不會像女主角那樣願意與街上的陌生人對話,那你就錯過了真愛的來臨了。

若果你的腦袋裏定義「濫」為性愛,「缺」為真愛,那麼兩者根本就沒有關係,你本人也把人與人的關係看得太極端了吧?

我濫交朋友,因此我交遊廣闊;我寧缺,因為我信仰愛情。不是所有人也由不認識一下子跳到床上或是教堂上;愛情,甚至婚姻,是需要付出與培養。去認識人吧﹗去約會吧﹗放輕鬆一點,愛情,總在不為意的時候來到。

我的咖啡店王子,你會不會在某一天我買黑咖啡的時候跟我聊聊cortardo 和piccolo 的分別,然後我們吃蛋糕﹑聊個起勁呢?

激情. 愛情. 感情

本週跟好幾位拍了拖兩年以上的人聊天,想了解關於愛情,在濃情蜜意淡化後是如何進化成感情。我會這樣問,是因為我的戀愛總是不能持久,每每幾個月後我看著他,就想走了。

他們不約而同的說,一開始的激情大部分都是時間上的緊密和床弟上的甜蜜。那是因為滿滿的新鮮感充斥著腦海,二人的大電波活躍的流動。因為當中有大量的第一次,第一次拖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一起喝到酩酊大醉翌日見到對方醜醜的模樣。

像小孩子一樣,對方跟玩具沒有甚麼分別,純粹有好多好多的趣味而矣。他們說,不要誤會了,那些激情不是愛情。

所以我說,那麼濃情過後留下的不是感情,而是愛情?我們一至以為愛情淡了,留下感情,或是甚麼都沒有了,就分手。

這我才明白,激情過後沒有進化成愛情的,叫分手;激情過後細水長流的感情,叫愛情。我一直以來把愛情看得太短促,追求著剎那就消逝的激情。

那不純粹是名詞上的差異,重點是,一開始我們都不能說二人之間有「愛情」。我們不能以為那是愛情,因為愛情是需要培養的,而且不是過過電上上床就會建立的。我們要讓激情淡化後,用耐性去觀察,愛情的小花有沒有萌芽。

激情的離場,像在一場瘋狂的派對後,一個人孤身坐的士回家的感覺。有一點落漠,有一點回味,有一點意猶未盡。翌日可能有一點宿醉,有點痛苦而討厭,那是激情和愛情之間最難過的一點,因為頭痛而且心情糟糟的,但那不是容許你頹廢的時刻。

可是宿醉總會過去的,愛情就是回首一看,微笑的感嘆,你有一個很好的週末。有激情的快感,宿醉的頭痛,卻有休息,可能做了一些運動,感覺充了電,準備好人生更多的挑戰。愛情的路不是一個勁兒的順暢,但你要客觀的想想,總的來說,是不是生活變更好了?

這就是愛情了。

或許現在你想著要分手,可是你只是因為激情太猛烈而宿醉糊塗了而矣。不要隨便的放棄,你不會知道愛情的到來,但當你耐心等待後,回首一看,或許愛情的舒暢就一直在你們之間蘊釀著了。

三十歲的處女

我的好姐妹突然告訴我她三十歲了還是處女。那時候我們在食飯沒有喝酒,我把口中的魚生差點吐了出來。

在巴黎長大的女人,到了三十歲還是處子之身,簡直浪費了巴黎男人的肉體和浪漫。巴黎和性愛,這等同掛鈎的二字,在好姐妹身上只剩下遺憾。

隻身來了倫敦,她說到了這個年紀,沒有男人願意跟她衝破阻礙了。大家都說,尊重她把貞操保持到這個年紀,希望把這寶貴的女性之物奪去的,是一個真正愛她的,會和她廝守一生的人。然後每個拒絕她的男人都自稱是流氓,悻悻然的在姐妹的生活中消失。

我明白那些男人的心態。他們都三十多四十歲了,除非是真愛,很難跟著處女的步伐。又怕她痛,又要溫柔,又要有技巧。他們不再是十七歲了,那時候血氣方剛,跟初戀情人曳曳時愚拙莽撞,不顧一切的衝了進去,就算女的哭了,大家都還是充滿實驗性,痛幾次就沒事。現在老了,瞻前顧後的,不敢冒險。

我懂姐妹的惆悵,也明白那些男人的猶豫。無論姐妹守著貞操的原因為何,我覺得這還是難得。很多事不由得我們控制,既然成了事實,也就順其自然吧。

我說,到了三十歲,知己心靈上的相交跟性愛同樣重要,因為已是有思想和智慧的人了。那個跟你心靈契合的、獨一無二的,才值得與你一起共赴巫山。

如果你的破處經驗比康僧取經更曲折離奇,so be it。快樂,舒服,甘心的性愛,比草率的bang bang 要美好得多了。最要緊的,是別在不情願下做出令自己後悔的事。

喜歡你的我不是無用,只是喜歡你矣

喜歡上不喜歡自己的人,而且久久不能放手,我不禁感到自己十分沒有用,想拍醒愚蠢的自己。

可是為甚麼責備自己呢?喜歡上別人又不是我們選擇的。喜歡就是喜歡,原來是如此被動的一種感情。

不被愛上本身已經十分凄涼,沾了一趟渾水,流了不知多少的眼淚,還無法抽身,只有可憐可悲。

同樣地,不能責怪對方不回應你的感情。愛不上來就是愛不上來,也是十分被動的。

只有一樣事情可以主動的選擇去做,就是接受現實,並不做任何再傷害自己的傻事。

知道他半夜想念的不會是你,就別去給他打電話了;知道他不會回你的短信,就別老看著電話了;他沒有看你的面書,你也別沉醉在他去玩的照片裏去了;他決定不出席派對,你也不要因此而無法投入了。

或許換個角度看,把自己,和他,淡然開來。生活一定有其他事情可以做,要不看個書吧,要不爬個山把,要不去個旅行吧。

天災人禍,偉大奇觀,政治突變,甚至是別人的故事,都令我們曉得愛你不是一切,我們是何等渺小。

一定會擺脫成功的,隨著時間,坡口其他人的出現。讓他不珍惜你吧!讓他不做任何事,我會走開的。一定走得開的。

想你呢,所以我寫博客;總有一天,我看著你的臉不會想哭想嘆氣的。

愛得最認真的一次

那一年,大學三年級,二十一歲,倫敦。

我們在Angel區生活著,聽著Red Hot Chilli Peppers的音樂,他打鼓,我唱歌。偶然我們上上課,在圖書館讀讀書,吃著學校便宜的薯條雞蛋堡,喝啤酒。

啤酒只需要三鎊,有一種特別的飲料要Snakebite,蛇咬的毒血色,是在金黃色的啤酒裏加了桑莓汁的緣故。

我從來沒有寫過關於這一段日子的事,那可算是我愛得最認真的一次。

我再沒有見其他朋友的興趣。他給我帶來很多新的見聞。我為他喜歡上跳舞,喜歡上賽車,喜歡上巴塞足球隊。在我們戀愛的日子裏,我們的世界就只有我們兩個人,倫敦的夏天哼著歌,綠草閃閃發光,我們戀愛了。

分手後有足足兩年的時間我只想起最後令人難過的時光,那傷感的﹑疲倦的﹑醜陋的﹑殘忍的時光。

今天倫敦的陽光明媚,新聞說比西班牙還要炎熱,我在烈日下吃著午餐,泰晤士河的水閃閃生輝,我想起我大學三年級的戀愛,我想起來了,那段幸福的日子。

時間是這麼強大而微妙的東西,在不同的時間裏我們的回憶曝露著不同的過去。同一段的感情,同一樣的人,四年後和兩年前,卻有著如此不一樣的回憶。現在我回到過去,回憶的味道是甜的,氣味是清新的,有著我與小鳥一起跳舞飛翔的感覺。我無法記起那段黑暗的分手日子。

太久了,或許沒有必要再想起來。痛過愛過錯過,今天我大學的回憶剩下甜美。

做錯甚麼了

說分手的時候十分困難,對方傷心的問我說︰「我做錯甚麼了?」

你沒有做錯甚麼。如果你做錯了,到今天也不知道做錯的是甚麼,那沒有好好溝通的我,也有造成分手的責任。

如果你真的做錯了甚麼,好像是出軌﹑家暴,或是工作太忙沒有抽空陪我等等,那麼你也應該心知肚明,這問題不必要問。

突如其來的分手,總是提分手那一方的心思,那個人在看似風平浪靜的時候想了很多,想著想著,覺得不能這樣下去了,所以分開。這是沒有人的錯,有的愛情是這樣,快來快去,在愛情裏的二個人卻感受著不同的風速,不搭調不合襯不應該在一起。

會問這種問題的,多半是男生,被可愛的女朋友狠狠摔倒心靈,可憐的問,我做錯甚麼了。

這時候的男生不漂亮不帥氣,很弱很弱,只會令我覺得自己分手的決定更是正確。

色慾都市裏有一個很出名的詞語叫SA SA ZU,意謂喜歡上別人心如塵撞的感覺。有時候這一份心情很強烈,令我們誤以為是愛情,當SA SA ZU 消逝後,才發現那是一時三刻的濃情而矣。

沒有了SA SA ZU 後依然愛著對方的不漂亮是最可愛的,那就是愛情;沒有了SA SA ZU 後拍拍屁股想離開的,就是現實了。

沒有誰對誰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