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愛沒有如果

在香港的時候我想起離開了倫敦的你。那個我起初很喜歡,後來發現性格有點龜毛的你。

我想起我們倆吃過一頓飯,但我到今天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一場約會。我也記得我後來的瘋癲和無禮一定令你十分不高興,或許我欠你一句對不起。

對不起,我猜每個人也有其缺點。在月圓月缺的時候我有時會不受控制的變成一個非常可怕的人。不單是刻薄,更是口賤又高傲,以為自己是武則天。我希望你可以原諒我,我也希望可以再收到你的臉書訊息問句好,做個朋友。

不知道你過得怎樣?我呷著梅子酒的時候在想,如果你看破我的瘋癲,而我也看破你的缺點,或許我們會有機會更加了解對方也不一定。

可是如果沒有如果,如果成真了就不是如果。你看著我的刻薄板起了臉,我看著你的脾氣反了白眼,結果像你這麼帥的男生就離開了,當時我也沒有在乎。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想到這裏,就算你原諒了我的臭脾氣,我體諒了你的小缺憾,一次又一次的忍,最後還是會爆發,分手收場。或許,從一開始我們就注定走不下去,說到底,這就是有緣無份了。

電視上播放著去里斯本的旅遊節目,我記得你十分喜歡這個城市,因為它像極了寧靜平和的澳門。每次有人提起葡萄牙,我就會想起你。當然不是那種刻骨銘心的掛念,只是一種淡淡的,我有認識這麼一個人的聯想。

有一天我會忘了你的名字。在我們短暫的交流你帥帥的臉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你可能是我見過最傻氣卻聰明、最覇道卻溫柔的人了。可是有一天你的樣貌也會變得模糊,在我的腦袋裏你也像霧一樣在虛與實之間,而且對我往後的生活其實一點影響力也沒有。

只是一個如果不能成真,沒有進化成愛情的朋友而矣。

如此脆弱的關係。

沒有在一起也不是壞事,一開始就明白不能在一起更好,這總比付出了心血和時間卻甚麼也失去了為佳,那時候的代價更高,淚也白白流了。

我在找的是誰呢?是一個見過我的缺點和歇斯底里,心傷了,指著我罵我是沒有心肝的雪人後,依然無條件的愛著我的人。這有點像父母與孩子的關係,無條件的支持著我,用愛令我有動力變好,因為不想再傷害他了。

你說有沒有這樣的人?托你的福,倒也是有的。

你見過我的可怕便離開得遠遠的,那大概就證明我的魅力和好處不夠強大的去把你吸引回來。同樣的,你也沒有重要到我打著自己的臉追悔失去了你。

我們要去珍惜的,就當然是那個沒有因為自己醜丑的一面而落跑的人了;而不是那只認識片面就離開了的陌生人。

希望你的生命中也有一個這樣的人,希望你喜歡香港,才這個乾柴烈火的城市找到幸福。

#米多莉不思考

#米多莉不思考 #essaysinlove

我生下來就是個悲觀的哲學家,愈思考,愈悲觀。
早前跟火腿小姐吃飯,她認為自己是個簡單的女人。與其憂慮枕邊人是不是真愛,她接受十年後的事沒有人知道,今天自己有沒有被呵護還是最要緊;與其在快樂和悲傷的情緒中反覆飄蕩著,她做愛做的事好讓自己不後悔。
她說:「我不想回首一看,十年間只是不停地做著無謂的思考,而沒有創造和享受任何真實的經歷。」 一言驚醒夢中人,我就是想得太多,才感到不安,因為不安未知的未來,才一次又一次離開那今天就已經對我很好的人。
我建立了#米多莉不思考 這個hashtag 把學習不想這個很玄的哲學寫下來,學習不執著,學習放鬆,建立像旁觀者一樣的耐性和清心。哲學家不思考,十分詭異,像走進了懸疑theme的過山車一樣。

做錯甚麼了

說分手的時候十分困難,對方傷心的問我說︰「我做錯甚麼了?」

你沒有做錯甚麼。如果你做錯了,到今天也不知道做錯的是甚麼,那沒有好好溝通的我,也有造成分手的責任。

如果你真的做錯了甚麼,好像是出軌﹑家暴,或是工作太忙沒有抽空陪我等等,那麼你也應該心知肚明,這問題不必要問。

突如其來的分手,總是提分手那一方的心思,那個人在看似風平浪靜的時候想了很多,想著想著,覺得不能這樣下去了,所以分開。這是沒有人的錯,有的愛情是這樣,快來快去,在愛情裏的二個人卻感受著不同的風速,不搭調不合襯不應該在一起。

會問這種問題的,多半是男生,被可愛的女朋友狠狠摔倒心靈,可憐的問,我做錯甚麼了。

這時候的男生不漂亮不帥氣,很弱很弱,只會令我覺得自己分手的決定更是正確。

色慾都市裏有一個很出名的詞語叫SA SA ZU,意謂喜歡上別人心如塵撞的感覺。有時候這一份心情很強烈,令我們誤以為是愛情,當SA SA ZU 消逝後,才發現那是一時三刻的濃情而矣。

沒有了SA SA ZU 後依然愛著對方的不漂亮是最可愛的,那就是愛情;沒有了SA SA ZU 後拍拍屁股想離開的,就是現實了。

沒有誰對誰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