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約我去動物園

我一直相信,那個在不知就裏下約我去動物園約會的男人,一定會是我的真命天子。

朋友覺得我又在講廢話,說我是迷信,但我卻硬要給這一個無稽之談加上一點理性的分析。

認識作者的人都知道米多莉愛喝酒又愛講粗口,是大公司的上進員工,天天忙碌夜夜笙歌。如果你想約作者出去約會,正常都會選擇酒吧﹑居酒屋﹑小餐廳,甚至是時鐘酒店(才不要﹗),也不會想到要約我去動物園。

只有認真的認識我,聽清楚他要說的話的那個人,才會選擇這樣別出心栽的約會地點。

如果有一天我們摸著酒杯底,在談著琴酒的歷史時,慢慢說起邊喝酒邊閱讀的樂趣,再聊聊最近閱讀的作品,我們的對話可能會發展至有關於大笨象的話題。我愛大笨象,我閱讀了幾本關於象的書藉。我喜歡了解自然,我愛登高愛海灘,愛看災難片,我喜歡大自然與人類的互動。

我好歹也曾是個人類學家,好多好多人都不再記得這件事了。

如果有一天我們聊到這,而這個人因為看到我比較敏感的一面而覺得有趣,甚至給他的肚子灌了一堆小蝴蝶,那個人,應該要約我去動物園﹑水族館﹑甚至是一個公園。

停留在表面,只看到我風花雪月﹑像瘋孩子一樣跳舞的人,也就一直只能停留在表面而矣。

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人,看破了我的臉皮。我掘了一個洞,自己跳進去了。

寧濫勿缺

假如我找不到真正能廝守的男人那麼我就在小鮮肉堆中糜爛的生活到死去吧。

這是我最近的覺悟。

有些人主張寧缺勿濫,有些人則寧濫勿缺。對於我來說,二者並沒有衝突。
就算我們身邊有很多人來來往往,那也不代表我們找到了愛的那一個,因此即使被稱為「濫」卻其實依然是「缺」。我們自然可以一邊泛濫的與一些發展不下去的人交往,一邊等待真愛的出現。

真正的寧缺勿濫是一份很奇怪的執著,你口裏說著要等待真愛的出現,到一個地步是你不約會認識其他的人,那真愛在那裏浮現出來呢?在石頭裏爆出來然後突然告訴你「我是你的真愛﹗」然後在不知就裏的情況下就結婚生子幸福快樂下去嗎?

我非常鼓勵「約會」。在外國多年,我有留意到亞洲人普遍對「約會」看得太認真。約會,不能於有了責任;見見面,吃吃飯,聊聊天,是加深認識的機會。合則來,不合則去,沒有甚麼山無陵天地合的委身。

在我十分喜歡的電影<與莎莫的五百天>中,女主角抛棄男主角後在一家咖啡廳裏與上了真命天子。他們愉快的談話,發現好感度倍增,然後約會﹑相戀﹑訂婚。假如你真是一個寧缺勿濫的古代人,那你一定不會像女主角那樣願意與街上的陌生人對話,那你就錯過了真愛的來臨了。

若果你的腦袋裏定義「濫」為性愛,「缺」為真愛,那麼兩者根本就沒有關係,你本人也把人與人的關係看得太極端了吧?

我濫交朋友,因此我交遊廣闊;我寧缺,因為我信仰愛情。不是所有人也由不認識一下子跳到床上或是教堂上;愛情,甚至婚姻,是需要付出與培養。去認識人吧﹗去約會吧﹗放輕鬆一點,愛情,總在不為意的時候來到。

我的咖啡店王子,你會不會在某一天我買黑咖啡的時候跟我聊聊cortardo 和piccolo 的分別,然後我們吃蛋糕﹑聊個起勁呢?

激情. 愛情. 感情

本週跟好幾位拍了拖兩年以上的人聊天,想了解關於愛情,在濃情蜜意淡化後是如何進化成感情。我會這樣問,是因為我的戀愛總是不能持久,每每幾個月後我看著他,就想走了。

他們不約而同的說,一開始的激情大部分都是時間上的緊密和床弟上的甜蜜。那是因為滿滿的新鮮感充斥著腦海,二人的大電波活躍的流動。因為當中有大量的第一次,第一次拖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一起喝到酩酊大醉翌日見到對方醜醜的模樣。

像小孩子一樣,對方跟玩具沒有甚麼分別,純粹有好多好多的趣味而矣。他們說,不要誤會了,那些激情不是愛情。

所以我說,那麼濃情過後留下的不是感情,而是愛情?我們一至以為愛情淡了,留下感情,或是甚麼都沒有了,就分手。

這我才明白,激情過後沒有進化成愛情的,叫分手;激情過後細水長流的感情,叫愛情。我一直以來把愛情看得太短促,追求著剎那就消逝的激情。

那不純粹是名詞上的差異,重點是,一開始我們都不能說二人之間有「愛情」。我們不能以為那是愛情,因為愛情是需要培養的,而且不是過過電上上床就會建立的。我們要讓激情淡化後,用耐性去觀察,愛情的小花有沒有萌芽。

激情的離場,像在一場瘋狂的派對後,一個人孤身坐的士回家的感覺。有一點落漠,有一點回味,有一點意猶未盡。翌日可能有一點宿醉,有點痛苦而討厭,那是激情和愛情之間最難過的一點,因為頭痛而且心情糟糟的,但那不是容許你頹廢的時刻。

可是宿醉總會過去的,愛情就是回首一看,微笑的感嘆,你有一個很好的週末。有激情的快感,宿醉的頭痛,卻有休息,可能做了一些運動,感覺充了電,準備好人生更多的挑戰。愛情的路不是一個勁兒的順暢,但你要客觀的想想,總的來說,是不是生活變更好了?

這就是愛情了。

或許現在你想著要分手,可是你只是因為激情太猛烈而宿醉糊塗了而矣。不要隨便的放棄,你不會知道愛情的到來,但當你耐心等待後,回首一看,或許愛情的舒暢就一直在你們之間蘊釀著了。

喜歡你的我不是無用,只是喜歡你矣

喜歡上不喜歡自己的人,而且久久不能放手,我不禁感到自己十分沒有用,想拍醒愚蠢的自己。

可是為甚麼責備自己呢?喜歡上別人又不是我們選擇的。喜歡就是喜歡,原來是如此被動的一種感情。

不被愛上本身已經十分凄涼,沾了一趟渾水,流了不知多少的眼淚,還無法抽身,只有可憐可悲。

同樣地,不能責怪對方不回應你的感情。愛不上來就是愛不上來,也是十分被動的。

只有一樣事情可以主動的選擇去做,就是接受現實,並不做任何再傷害自己的傻事。

知道他半夜想念的不會是你,就別去給他打電話了;知道他不會回你的短信,就別老看著電話了;他沒有看你的面書,你也別沉醉在他去玩的照片裏去了;他決定不出席派對,你也不要因此而無法投入了。

或許換個角度看,把自己,和他,淡然開來。生活一定有其他事情可以做,要不看個書吧,要不爬個山把,要不去個旅行吧。

天災人禍,偉大奇觀,政治突變,甚至是別人的故事,都令我們曉得愛你不是一切,我們是何等渺小。

一定會擺脫成功的,隨著時間,坡口其他人的出現。讓他不珍惜你吧!讓他不做任何事,我會走開的。一定走得開的。

想你呢,所以我寫博客;總有一天,我看著你的臉不會想哭想嘆氣的。

做錯甚麼了

說分手的時候十分困難,對方傷心的問我說︰「我做錯甚麼了?」

你沒有做錯甚麼。如果你做錯了,到今天也不知道做錯的是甚麼,那沒有好好溝通的我,也有造成分手的責任。

如果你真的做錯了甚麼,好像是出軌﹑家暴,或是工作太忙沒有抽空陪我等等,那麼你也應該心知肚明,這問題不必要問。

突如其來的分手,總是提分手那一方的心思,那個人在看似風平浪靜的時候想了很多,想著想著,覺得不能這樣下去了,所以分開。這是沒有人的錯,有的愛情是這樣,快來快去,在愛情裏的二個人卻感受著不同的風速,不搭調不合襯不應該在一起。

會問這種問題的,多半是男生,被可愛的女朋友狠狠摔倒心靈,可憐的問,我做錯甚麼了。

這時候的男生不漂亮不帥氣,很弱很弱,只會令我覺得自己分手的決定更是正確。

色慾都市裏有一個很出名的詞語叫SA SA ZU,意謂喜歡上別人心如塵撞的感覺。有時候這一份心情很強烈,令我們誤以為是愛情,當SA SA ZU 消逝後,才發現那是一時三刻的濃情而矣。

沒有了SA SA ZU 後依然愛著對方的不漂亮是最可愛的,那就是愛情;沒有了SA SA ZU 後拍拍屁股想離開的,就是現實了。

沒有誰對誰錯的。

中毒愛情

拖拍得好,人會像飛魚一樣,甚麼事都幹得俐落。帶著幸福的微笑面對生活的壓力,依然可以勇敢的向前行。

最近我游水卻無力,常常被人超過。我不甘心,奮力的游,身體卻著載著沉重,著中毒一樣墮落在水的深處。 那是因為拖拍得不好,我帶著緊皺了的眉頭面對愛情的壓力,肩膀負擔愈來愈沉重,累了。

這令我明白,不愛著卻勉強維繫著的感情,是痛苦的,是有毒的,我們應該敬而遠之。

早前在倫敦看了話劇<Shakespears in Love>。話劇說到莎士比亞戀愛了,卻不能得到那令他夢牽魂縈的女人,因為她出身顯赫,在那年代只能下嫁門當戶對的人,這促使他寫了<羅蜜歐與茱麗葉>這套悲劇。茱麗葉喝下假毒藥裝死,羅蜜歐卻誤會了,以為愛人已故,把心一橫,喝下真的毒藥;高潮迭起,茱麗葉見情郎真逝,立馬用刀刺腹部,不能同一日生,卻能同一日死。細心想想,羅蜜歐與茱麗葉對於莎士比亞來說還算是一場喜劇,至少他們一起死亡;相反,現實生活中他卻要眼白白的看著深愛的人下嫁他人。

中毒的愛情,是一場悲劇,卻不是結局。

我們都是平凡的人,尋找的,也是平凡的幸福快樂。在屬於我們的舞台上,就讓我們編寫自己的故事,對自己好一點。  我們的舞台,或許上演過一場悲劇,在二人分手的那一刻告終,分手總要在雨天,傷春悲秋一輪,聽著中文歌哭了一段時間後,也大概曲終人散了。隨著時間,中毒的慢慢復原,陰天慢慢轉晴,尋找著幸福的人們,雨過境新,又上進的演出浪漫喜劇。

最後我真的擺脫了中毒的愛情。在下水的一刹那,我輕盈的衝破人群,像小金魚一樣快樂的游來游去。分手要狠,幹得漂亮。

老實說,有關下一場戀愛,我們不知道甚麼時候這套喜劇才會開始,因為愛情是兩個人的事,而那對的人甚麼時候出現,誰知道。可樂觀一點吧,那是好的,等待雖然有時有點無聊有時有點漫長,但時間帶來歷練,歷練帶來智慧,回首一看,總比悲劇來得美滿。

女情聖出手失敗故事一則

一男一女在地下酒吧喝著精緻的cocktail,聊著彼此的事。女生嫵媚的看著男生的眼睛,用熟練的勾人微笑吸引著男生,偶爾輕輕的用指尖掃著他的耳背,又順帶拍拍他的肩膀,回應他說的話題。

這個女生,不是甚麼港女觀音娘娘,純粹是愛調情的女情聖而矣。不只男生喜歡以做愛為最終目的,也有女生不談情只談性的。

是夜這個女生出手,也是希望抱得美男歸,大幹一晚一夜情。

可是說著說著女生發現這個男生的單純,俊俏的外表下不卑不亢的待人態度,真誠表達與家人和睦的關係,認真想知道女生的一切,關心她與父母千絲萬縷的畿絆。

女生的談情宗旨是談心只是前戲,做愛才是主菜,吃完即走生活愉快。為了防止自己掉進愛情的陷阱,女生邀男生夜蒲。

男生準時出席,女生買酒豪氣。幾shots下肚,音樂擺動,是時候出手了,把頭靠近男生,鼻子誘導男生的嘴脣。男生的手早已圍繞女生小腰,雙目輕閉。女生暗爽,得米!

怎料男生一手將女生的頭靠在自己的肩上,手指輕抓女生秀髮。女生既懊惱卻又甜絲絲,強勁的拍子他但相擁卻交織成小步舞曲。

This is the moment.

是夜十二時一過,情人節來了。女生心想,姑且讓愛情勝了此局。

沉重的處女

最近綾賴遙、玉木宏的新劇《今天不上班》不錯看的。綾賴小姐三十歲才初戀,還要跟經驗豐富的年青帥哥拍拖,誠惶誠恐,怕自己成為個沉重無趣的女友。

說實話,沒有拍過拖不代表沉重;可是,可能對愛情會有比較不現實的憧憬。

男女在曖昧追求熱戀的階段故然落足本錢、出盡法寶給對方好印象。化好妝,gel好頭、選當紅餐廳…紫醉金迷,務求令對方神暈顛倒,正常不過。可是,一如明星都要屙屎,帥哥都會放屁的道理一樣,日子久了,成為了身邊的人兒,就會看到對方真的一面。

表面如落妝後擠暗瘡、或沒有剃鼻毛的模樣;到花好多時間工作沒辦法隨傳隨到,這些對對戀愛有不實際憧憬的人士構成浪漫崩潰的局面,以為對方騙他、不愛他了。

因此單純之女不好惹。

有些男人蒲盡中港台,口口聲聲說老蘭的女人風塵庸俗,要找個安靜愛看書的清純之女。其實他們沒有想過,自己都己經見過世面了,己經很難回到過去,就是手指尾扣到都心亂如麻的那一段青䓤歲月。

這些男人也對愛情有不切實際的奢想,還是找個聊得來,生活相處的夾,讓你出去玩得開心的女人罷。有些老蘭姐姐反而比較大方,有品味會說笑,獨立自主不黏身。

你們憧憬的不是女人的清純,而是對處女無限放大的幻想而矣,一晚,處女之身就告終了,成為個需求龐大的「清純」之女,毫不吸引。

當然也有黏身的老蘭姐姐、獨立的清純妹妹,青䓤的派對哥哥,世事無絕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