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幸福

去了一個婚禮。

當新娘慢慢的步向台前時,我看到新郎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愛人的婚紗,美麗的她要成為他的妻子了,那一份強大的震撼和幸福感。

我看到在簽好結婚證書後,他輕輕為新娘弄好裙子,牽著她的手領她回坐。

歌頌上帝的樂章奏起,我沒有跟著唱。我聽著歌詞,感受到一份很純粹的快樂。這一天,就算婚禮有甚麼混亂出錯,踏入婚姻的這兩個人是最快樂的。

我雖然感受到這份幸福感,卻沒有成為新娘子的慾望。我不想穿婚紗,不想宣誓,不想成為眾人的焦點,不想說我願意。

我明白到剛才體會到的婚姻的幸福,離開我十分的遠。

我也希望快樂,可是我要的幸福或許不從婚姻裏來。我呷著香檳,看著大家為新人切蛋糕、親人的speech而感動,我有「首先要知道自己要怎樣才幸福」的頓悟。

這一刻,我連愛情長跑也不想跑,更枉論到達終點昇華至婚姻。我想找一個人令我不知不覺的踏上跑道,卻容許我從容的漫步,甚至讓我偶然停下來喝喝水,甚至讓我出去跑道再回來。

如果有一個讓我這樣任意莽為的人,那麼我就找到我要的幸福了。有關這一點,我想再寫一篇文章,聽聽大家的意見。

(PS 整天觀禮下來,讓我笑得最開心的,竟然是當我不小心帶了一隻鐵叉子離場,因為它滑稽的附了在我手袋的磁鐵上。你説,我是不是很無聊,而且immune to 婚姻的幸福感?)

中毒愛情

拖拍得好,人會像飛魚一樣,甚麼事都幹得俐落。帶著幸福的微笑面對生活的壓力,依然可以勇敢的向前行。

最近我游水卻無力,常常被人超過。我不甘心,奮力的游,身體卻著載著沉重,著中毒一樣墮落在水的深處。 那是因為拖拍得不好,我帶著緊皺了的眉頭面對愛情的壓力,肩膀負擔愈來愈沉重,累了。

這令我明白,不愛著卻勉強維繫著的感情,是痛苦的,是有毒的,我們應該敬而遠之。

早前在倫敦看了話劇<Shakespears in Love>。話劇說到莎士比亞戀愛了,卻不能得到那令他夢牽魂縈的女人,因為她出身顯赫,在那年代只能下嫁門當戶對的人,這促使他寫了<羅蜜歐與茱麗葉>這套悲劇。茱麗葉喝下假毒藥裝死,羅蜜歐卻誤會了,以為愛人已故,把心一橫,喝下真的毒藥;高潮迭起,茱麗葉見情郎真逝,立馬用刀刺腹部,不能同一日生,卻能同一日死。細心想想,羅蜜歐與茱麗葉對於莎士比亞來說還算是一場喜劇,至少他們一起死亡;相反,現實生活中他卻要眼白白的看著深愛的人下嫁他人。

中毒的愛情,是一場悲劇,卻不是結局。

我們都是平凡的人,尋找的,也是平凡的幸福快樂。在屬於我們的舞台上,就讓我們編寫自己的故事,對自己好一點。  我們的舞台,或許上演過一場悲劇,在二人分手的那一刻告終,分手總要在雨天,傷春悲秋一輪,聽著中文歌哭了一段時間後,也大概曲終人散了。隨著時間,中毒的慢慢復原,陰天慢慢轉晴,尋找著幸福的人們,雨過境新,又上進的演出浪漫喜劇。

最後我真的擺脫了中毒的愛情。在下水的一刹那,我輕盈的衝破人群,像小金魚一樣快樂的游來游去。分手要狠,幹得漂亮。

老實說,有關下一場戀愛,我們不知道甚麼時候這套喜劇才會開始,因為愛情是兩個人的事,而那對的人甚麼時候出現,誰知道。可樂觀一點吧,那是好的,等待雖然有時有點無聊有時有點漫長,但時間帶來歷練,歷練帶來智慧,回首一看,總比悲劇來得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