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得最認真的一次

那一年,大學三年級,二十一歲,倫敦。

我們在Angel區生活著,聽著Red Hot Chilli Peppers的音樂,他打鼓,我唱歌。偶然我們上上課,在圖書館讀讀書,吃著學校便宜的薯條雞蛋堡,喝啤酒。

啤酒只需要三鎊,有一種特別的飲料要Snakebite,蛇咬的毒血色,是在金黃色的啤酒裏加了桑莓汁的緣故。

我從來沒有寫過關於這一段日子的事,那可算是我愛得最認真的一次。

我再沒有見其他朋友的興趣。他給我帶來很多新的見聞。我為他喜歡上跳舞,喜歡上賽車,喜歡上巴塞足球隊。在我們戀愛的日子裏,我們的世界就只有我們兩個人,倫敦的夏天哼著歌,綠草閃閃發光,我們戀愛了。

分手後有足足兩年的時間我只想起最後令人難過的時光,那傷感的﹑疲倦的﹑醜陋的﹑殘忍的時光。

今天倫敦的陽光明媚,新聞說比西班牙還要炎熱,我在烈日下吃著午餐,泰晤士河的水閃閃生輝,我想起我大學三年級的戀愛,我想起來了,那段幸福的日子。

時間是這麼強大而微妙的東西,在不同的時間裏我們的回憶曝露著不同的過去。同一段的感情,同一樣的人,四年後和兩年前,卻有著如此不一樣的回憶。現在我回到過去,回憶的味道是甜的,氣味是清新的,有著我與小鳥一起跳舞飛翔的感覺。我無法記起那段黑暗的分手日子。

太久了,或許沒有必要再想起來。痛過愛過錯過,今天我大學的回憶剩下甜美。

中毒愛情

拖拍得好,人會像飛魚一樣,甚麼事都幹得俐落。帶著幸福的微笑面對生活的壓力,依然可以勇敢的向前行。

最近我游水卻無力,常常被人超過。我不甘心,奮力的游,身體卻著載著沉重,著中毒一樣墮落在水的深處。 那是因為拖拍得不好,我帶著緊皺了的眉頭面對愛情的壓力,肩膀負擔愈來愈沉重,累了。

這令我明白,不愛著卻勉強維繫著的感情,是痛苦的,是有毒的,我們應該敬而遠之。

早前在倫敦看了話劇<Shakespears in Love>。話劇說到莎士比亞戀愛了,卻不能得到那令他夢牽魂縈的女人,因為她出身顯赫,在那年代只能下嫁門當戶對的人,這促使他寫了<羅蜜歐與茱麗葉>這套悲劇。茱麗葉喝下假毒藥裝死,羅蜜歐卻誤會了,以為愛人已故,把心一橫,喝下真的毒藥;高潮迭起,茱麗葉見情郎真逝,立馬用刀刺腹部,不能同一日生,卻能同一日死。細心想想,羅蜜歐與茱麗葉對於莎士比亞來說還算是一場喜劇,至少他們一起死亡;相反,現實生活中他卻要眼白白的看著深愛的人下嫁他人。

中毒的愛情,是一場悲劇,卻不是結局。

我們都是平凡的人,尋找的,也是平凡的幸福快樂。在屬於我們的舞台上,就讓我們編寫自己的故事,對自己好一點。  我們的舞台,或許上演過一場悲劇,在二人分手的那一刻告終,分手總要在雨天,傷春悲秋一輪,聽著中文歌哭了一段時間後,也大概曲終人散了。隨著時間,中毒的慢慢復原,陰天慢慢轉晴,尋找著幸福的人們,雨過境新,又上進的演出浪漫喜劇。

最後我真的擺脫了中毒的愛情。在下水的一刹那,我輕盈的衝破人群,像小金魚一樣快樂的游來游去。分手要狠,幹得漂亮。

老實說,有關下一場戀愛,我們不知道甚麼時候這套喜劇才會開始,因為愛情是兩個人的事,而那對的人甚麼時候出現,誰知道。可樂觀一點吧,那是好的,等待雖然有時有點無聊有時有點漫長,但時間帶來歷練,歷練帶來智慧,回首一看,總比悲劇來得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