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s in Love

兩種出軌 – 第二種

令人不能自已的那個人,你以為不會來了。

怎知道,她/他來了。一席飯,你的內心憾動得不得了。你珍惜他,想到自己的狀況,不敢前進;可是,已經沒有一刻不能與他不親近了。在無意識間,你們還是花了很多時間在一起。怎麼辦,有無限的話題可以聊,童年時的回憶、年青時的夢想、通通都活靈活現,真實的自己理直氣壯的在我們快枯萎的成年人身軀中忽然像像火箭一樣爆發,威力無窮。在不自覺的一剎那,對方也有著同樣的感覺,然後吻了下去,不期然的,自然的,就吻了下去。

世界只餘下我們,那份感覺不是初戀一百分的青澀,倒是刧後重生的衰老感,難以言喻的finality,終於到結局了。我的人生高潮,在結局終於出現,等了好久好久。像一本很長很悶的書,作者到最後才給你一個驚喜,感謝你捱了這麼久,真有耐性。

I have never thought you exist. I cannot believe I have found you.